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復健中
目前大帝二世/韋伯深陷中,糧食吃光只好自耕

Fate-帝二世/帝韋伯《教授,請教我魔術》

*時鐘塔背景,FGO終局後征服王因為某些原因仍然准許留在現界,BUG有

*事件簿人物出沒

*作者文風持續不安定

*作者好餓想吃肉(?



教授,請教我魔術(帝二世/帝韋伯)

 

 

  昨晚批改論文至深夜,今天清晨還有早課的君主·埃爾梅羅Ⅱ世頂著一張睡眼惺忪的臉龐,走在現代魔術科的大本營斯拉──名為”埃爾梅羅教室”的學院的走廊上。長期的睡眠不足且日積月累的疲憊令青年看上來比實際的年齡要蒼老得多,縱使如此在時鐘塔學生中,人氣方面可以說是有增無減,尤其是女性的學生。每一堂課都座無虛席的狀況已經是司空見慣。

 

  君主·埃爾梅羅Ⅱ世忍住想要抽一口雪茄提神的衝動,推開了埃爾梅羅教室的大門。在講師到達前,大多數早到的學生都會閒聊或者進行學術討論打發時間,可是今天卻意外的以某兩個資深學生為中心,圍成一圈在討論。

 

  在外圍的考列斯似乎察覺到埃爾梅羅Ⅱ世來到,他轉過身來禮貌地道安,其他學生聽見也陸續的散開返回自己的座位。

 

  「教授早。」

  「……師傅早安。」

  「老師──!」

  「弗拉特!斯芬!我數到三你們還沒有返回座位的話,今天的課業量就加三倍。」

  「可是…──」

  沒打算聽弗拉特的辯解,埃爾梅羅Ⅱ世已經開始了倒數。

  「一。」

  「不不不,老師你先聽我說…──」

  「──二。」

  當埃爾梅羅Ⅱ世即將要人數到三的時候,有人拉扯了一下他的外套下擺,他往旁邊一撇,便對上他的內弟子格蕾那欲言又止的表情。

 

  「格蕾,怎麼了?」

  「……師傅,那邊…──」

  「──?」

 

  格蕃抿嘴,不善言辭的個性令她難以解釋。思忖了一下決定實際讓埃爾梅羅Ⅱ世看一眼會比較容易明白現狀。所以她指出了一個方向──方才被學生們包圍著的中心點。

 

  隨著格蕾指出的方位一望,埃爾梅羅Ⅱ世幾乎眼前一黑。剛才因為時間關係焦急地吞下肚的早餐在他的胃中翻攪,隱隱作痛。

 

  那裡坐著一個無論是身高還是樣貌都與埃爾梅羅教室格格不入的男人。他身高約兩米,一頭紅色短髮配搭紅色的瞳孔彷彿在訴說著主人那如火的熱情個性,那魁梧的身軀幾乎一人獨佔了兩個座位的位置。穿著白色印花T恤的他露出來兩邊扎實的肌肉的存在感龐大得讓人離不開視線。

 

  這樣豪邁奔放的男人,在埃爾梅羅Ⅱ世的一生中,只此一人。

  更何況,會穿著”大戰略”世界地圖的印花T恤出門的,也就只有他宣誓一生效忠的王──伊斯坎達爾。

 

  他的王,就這樣在沒有任何預警下,突然”咻”地憑空出現在他的教室裡。

 

  就連那個經歷過好幾次殺人事件現場也可以從容不迫的”偵探”,也不得不因為此情此景陷入了驚愕當中。

 

  把大家的人氣老師埃爾梅羅Ⅱ世定格了的始作俑者似乎對埃爾梅羅Ⅱ世的心境變化毫無頭緒,沐浴在上百的學生的視線下,征服王·伊斯坎達爾自顧自地說道:「喲小、…咳咳,是叫老師什麼的?可以開始上課了嘛?」

 

  「……師傅。」格蕾在一旁以只有埃爾梅羅Ⅱ世才能聽見的聲線說道,「這個人果然是師傅的…──」

 

  「──好了。」終於從靜止的時間中恢復過來的埃爾梅羅Ⅱ世匆匆的瞥了一眼伊斯坎達爾,確定不是中了幻覺魔術後,他像隱忍著什麼似的,站到講座上清了清喉嚨,打開課本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翻開課本第187頁。」

 

  ──完全視若無睹?!

 

  儘管有不少學生仍然對這個顯然不是埃爾梅羅教室的學生的男人持有疑問,可是埃爾梅羅Ⅱ世的課堂有多寶貴對此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大部份學生都決定先專心聽課要緊。

 

 

 

 

###

 

 

  埃爾梅羅Ⅱ世不記得他是怎樣上完這兩節課。

  不過畢竟他也在時鐘塔擔任了講師有一段的年資,作為一名專業的講師,就算發生突發的事情,亦能夠好整以暇面對。或者是身體的條件反射,令他可以分毫不差地完美解答學生的問題。

  整節課伊斯坎達爾有沒有在聽,他聽了有沒有懂,埃爾梅羅Ⅱ世並不知道。因為他為免分神,除了最初的第一眼之外,他一次也沒有往王所在的地方望去。就算內心因為王的來到而焦躁不安,他丁點都沒有外露出來。

 

  在解答完最後一位學生的問題後,埃爾梅羅Ⅱ世終於可以暫且緩一緩──可是現實卻是殘酷的。

 

  平時總是說出一些勁爆發言而令埃爾梅羅Ⅱ世忍不住爆粗口的問題學生伊薇特·L·雷曼笑盈盈地看著他。埃爾梅羅Ⅱ世就覺得今天她異常安份,竟然沒有對他找碴,原來只是在等待機會。

 

  「老師,我有問題!」伊薇特甩了甩她那自滿的粉色長髮,皮笑肉不笑地指著伊斯坎達爾:「他是誰?和老師你是什麼關係?」

  「………少管閒事。」埃爾梅羅Ⅱ世捂住開始隱隱作痛的太陽穴,挪開了視線。

  「誒──!?」伊薇特驚呼大喊,「我知道了是情敵吧!我可是老師的情婦,看人的目光可是準確無誤。」

  「哦?」伊薇特的發言讓一直保持沉默的伊斯坎達爾忍不住插話:「小子成長了呢。沒想到沒見你一會,連情婦都有了。」

  「當然,我伊薇特可是對床上的老師了如指掌,用這張小嘴把老師他的那裡服侍得貼貼服服!」

  「FU*K!」埃爾梅羅Ⅱ世已經搞不清楚到底是胃痛還是哪裡痛了,他只想趕快離開這是非之地,他決定無視伊薇特,對蹲在一角的格蕾示意:「格蕾,我們走。」然後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轉頭:「還有伊、…你也是。」

 

  「誒──要把伊薇特一人留在這裡嗎?老師真過分!放置PLAY嗎?吶──」

  「哈哈,丫頭妳也不容易啊。」

 

 

 

###

 

  「雖然余瞞著你去了你工作的地方的確略有不當,可是小子喲,需要這麼生氣麼?」

  「……在下沒有生氣。」

  「看上去不像呢。」

 

  坐在沙發上的埃爾梅羅Ⅱ世嘆了口氣,今天除了某個自稱是他情婦的人外,沒有任何學生有就伊斯坎達爾的事過問一句。那也僅僅是他用氣場壓抑住罷了,想像到明天他會怎麼被學生包圍質問,他的胃袋又開始痛了。

 

  「在下只是好奇,為什麼您在沒有我准許下,自作主張離開這裡?」

  「唔……用打遊戲的說法說明就是,余想點亮一下地圖。」

  「哈啊?」

 

  「因為余實在忍不住好奇心啊。小子你每天在怎樣的地方工作,你那班引以為傲的學生是怎樣的人,你授課是怎樣的模樣,授課的內容全部全部──余都想要掌握。」

  「然後,碰到你的義、義妹?那丫頭說可以幫我安排聽課。」

  埃爾梅羅Ⅱ世默默地在莱妮絲的帳簿上記上一筆。

  「……說什麼呢,您又不是魔術師,為什麼會對在下的講課有興趣啊……在下講授的又不是軍事戰略,您聽了也沒有懂原理吧。」

  「的確是呢。」伊斯坎達爾哈哈大笑了兩聲,接著說:「可能余也只是想學小時候的余那樣,叫你一聲”老師”看看。」

  「……」

 

  從早上開始隱忍著的埃爾梅羅Ⅱ世在聽到伊斯坎達爾的理由後怔了半晌,他終究還是控制不住情緒爆發開始自暴自棄,話間連對王的敬語也省略了。

 

  「………我說你的征服心是不是用錯地方了啊!?你可知道我為了在時鐘塔隱藏你的存在做了多大的努力啊笨蛋!」

 

 

 

  「──做得很好。」

 

 

 

  伊斯坎達爾邊說,邊用手大把揉了揉埃爾梅羅Ⅱ世的頭髮。他展露出燦爛的笑容,稱讚著他的臣子兼御主。

  突然得到王沒由來的讚賞,埃爾梅羅Ⅱ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抬起臉對上那雙火熱的眼眸。

 

  「我…──」

 

  接下來的話全都被男人覆蓋吞噬。嘴唇在表面停留了只消片刻,便探進了甜美的口腔深處。以往,伊斯坎達爾的吻有著王的風范,與本人如出一轍帶著濃烈的征服和侵略性,埃爾梅羅Ⅱ世抵抗不住刺激,總是被吻得淚眼婆娑。現在,吻褪去些許的霸道,卻增添了幾分柔情玩味,宛如要證實剛才伊斯坎達爾的話而給予的賞賜。甘甜的感覺隨著他的王施予的,化為電流傳遞全身。被吻得措手不及的埃爾梅羅Ⅱ世腰身開始軟了下來,伊斯坎達爾伸手扶住他才不至於滑倒。

 

  獨處的兩人不會理會深吻持續多久,彷彿要其中一方投降才會放手。耐久力只有E的埃爾梅羅Ⅱ世自然處於下風,沒過多來就開始朝伊斯坎達爾厚實的胸膛上捶打起來。

  聽見象徵勝利的號角響起,征服王滿意地咧嘴笑開了。他執起埃爾梅羅Ⅱ世的下顎,迫使他對上自己的眼睛。在瞳孔的倒影中看見被吻得意亂情迷的埃爾梅羅Ⅱ世,伊斯坎達爾禁不住調侃。

 

  「真不知道你的學生,還有剛才你那個小情婦,看到你這副為情所動的模樣,會作何感想呢。」

  

    「──唔!那是她胡說八道、──」埃爾梅羅Ⅱ世羞紅了臉,偏過頭去不看作弄他的王。

  「哈哈哈這種事余當然知道。」伊斯坎達爾不但沒有吃醋,反而笑得更開,他厚顏無恥,臉不紅氣不喘,理直氣壯地作出宣示────

 

 

 

  「因為你是余的情婦啊。」

  「誰是你的情婦啊你給我好好查過字典了解正確的意思再給我說一遍啊笨蛋大笨蛋──!」

  「唔唔唔?不對嗎?那麼老師?知己?愛人?伴侶?你想要一個怎樣的稱呼,你選一個吧。」

  「嗚、──」

 

 

  若果可以,埃爾梅羅Ⅱ世恨不得現在就對他的王下暗示,讓他把今天發生的一切所有全都通通忘掉重置。

 

  假設他真有那樣的勇氣和能力,可是他也捨不得讓他的王忘記與他一同經歷的,那怕僅僅是一秒鐘。

 

 

  回憶起剛才唇瓣上的溫度,埃爾梅羅Ⅱ世拭擦眼角,他抬起頭直視伊斯坎達爾後,莞爾一笑。

 

 

  「──叫我韋伯就好。」

 

 

  那是他自以君主·埃爾梅羅Ⅱ世自稱的那一刻起,沒有准許過任何一人直呼的,他的名字。

 

 

 

 

-完-

 

 

<2018.04.04 22:22 星>


评论(14)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