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復健中
目前大帝二世/韋伯深陷中,糧食吃光只好自耕

Fate-帝二世/幼帝二世《好事成雙》

*基本設定:大帝靈三再臨發生與二世一樣的情況,返老還童。外在變成紅髮美少年,但內在仍然是大帝w

*幼帝雙子好吃(O

 

 

 

好事成雙(帝二世/幼帝二世)

 

 

 

  君主·埃爾梅羅Ⅱ世從不覺得自己的個性適合帶孩子。就算加上在他體內沉睡著那個揚名四海的軍師諸葛孔明,也毫不見得能搭上邊。

  縱使在人理燒卻之前,在倫敦的時鐘塔任職教授,擁有出眾的教導才能也罷,帶孩子什麼的工作他只會敬謝不敏。

 

  但是當實際的情況發生在他的王身上,便讓他無法斷然謝絕。

 

  過了晚飯時間,君主·埃爾梅羅Ⅱ世罕見被羅曼醫生召集時,靈敏的嗅覺已經告訴他將會有麻煩事發生。老實說,甫出完任務回到房間休息的他大可以無視號召,但一想到睡著後被打擾的可能性,他選擇了自投羅網。

  君主·埃爾梅羅Ⅱ世甫踏進醫務室的房間,便看見他的御主藤丸立香笑盈盈地看著他。他無表情地瞄了一眼四周時,不由得因驚訝而瞠目。

 

  「……這是……怎麼回事?」

  「老師晚上好。」

 

  在御主旁邊站立著的是少年時期的馬其頓國王──亞歷山大。他倆在迦勒底並非第一次見面,所以他在場並非是造成埃爾梅羅Ⅱ世震驚的原因。

 

  而是與亞歷山大並肩站立著的紅髮少年。

  無論是髮色、外貌、身高還是穿著都像一個模刻劃出來的──另一位亞歷山大。

  埃爾梅羅Ⅱ世愣住了,雖然他曾聽說過部份的英靈擁有分裂的能力,可是作為亞歷山大的導師兼未來的臣下的他一次都沒聽說過他的王會分裂啊?!

 

  他的疑問在另一位亞歷山大開口說話的瞬間被解開了。

 

  「哈哈哈靈基再臨什麼的原來有返老還童的效果?喲小子,聽說你之前也發生過相同的情況?余相當感興趣啊!」

 

  少年變聲期的聲線多少帶著幾分稚嫩,那是他熟悉的亞歷山大沒錯。可是會以”小子”稱呼他的,迄今為止卻只有征服王──伊斯坎達爾一人。

  埃爾梅羅Ⅱ世這下更加無法掩飾動搖,一代的軍師難得的啞口無言。代替靜默不語的他回應是抱著看戲心態跟過來的藤丸立香。

 

  「對啊!說起來當時變成了少年時期的君主還披著和Rider你一模一樣的紅色披風,那個可愛的模樣真的很難讓人相信長大後會是…──」

  藤丸立香趁著當事人還沒回過神來,便一個勁地爆料。但她也是聰明人,考慮到君主日後會有罷工的可能性,衡量得失後話鋒一轉:

  「咳哼,總之當時君主曾一度以為是三女神的惡作劇,後來才發現原來是靈基再臨的影響。」

  「哦有這樣的事?」

  伊斯坎達爾邊說邊看向埃爾梅羅Ⅱ世。後者察覺到王包含著玩味的視線,仍然沒說什麼。征服王是把喜歡吃的食物留在最後才品嚐的人,他決定暫且不追問披風一事。

  「可是,軍師現在不是成長後的模樣麼?」

  「那是因為靈基作出了調整。」羅曼醫生回答,「可是現在我們暫時無法幫您切換靈基。」

  「為何?」

  「技術班現在人手有點不足……」羅曼醫生面有難色,「……需要一些時間。」

  「──所以就拜託您了,君主。」

 

  藤丸立香拍了拍埃爾梅羅Ⅱ世的肩,豎起了拇指。她的力度雖不如伊斯坎達爾般強大,但把還在發呆中的埃爾梅羅Ⅱ世喚醒還是充足的。

 

 

  「為什麼?」他極力不讓自己的聲音聽上來是顫抖的。

  「就算能力值沒有受到影響,可是為了避免有其他異樣發生,所以總得有人看著他吧?說到和伊斯坎達爾有因緣的從者,最先不是會想到君主你嗎?不過,如果你真的不願意我也可以找別人…──」

  話已至此,埃爾梅羅Ⅱ世知道御主沒有給予他拒絕的餘地。況且他並不希望其他人搶走屬於他的位置。

  「…我明白了。」

 

  藤丸立香臉上寫著“就知道這樣說你一定會答應”,笑了笑便轉過身牽起瑪修的手,愉悅的離開醫務室。

  被留下來的埃爾梅羅Ⅱ世神情複雜地來回打量著亞歷山大(小)和亞歷山大(大帝ver.),那兩人似乎也感到新奇般在互相對視。埃爾梅羅Ⅱ世捂住額頭扶住牆壁,力不從心的他連吐槽都忘記了。

  在和另一個自己大眼瞪小眼的亞歷山大注意到他的老師皺頭皺得比平日還深,他小步奔跑過去,朝埃爾梅羅Ⅱ世莞爾一笑。

 

  「老師,加油吧。」

 

  埃爾梅羅Ⅱ世深深懷疑他的學生是不是對他使用了魅惑,不然怎麼他的胃會突然不痛了?

 

 

 

###

 

 

 

  儘管是保護兼監視,可是實際上埃爾梅羅Ⅱ世並不知道做什麼好。

  既然御主難得批准他休假,不用再面對外型奇怪的門和種火,他打算藉此好好放鬆一下。伊斯坎達爾似乎也有同感,他比房間的主人更早一步,開啟了電視遊戲主機的電源,抱著手柄悠閒地坐下來,接著把另一個手柄朝埃爾梅羅Ⅱ世遞了過去。

 

  現在伊斯坎達爾是維持少年時期的模樣,埃爾梅羅Ⅱ世多少感覺到些許違和感。因為他認識的學生是會抱著詩書而不是遊戲手柄和零食。

 

  他開始熟練地解開西裝的衫鈕,褪去襯衫後換上單薄的起居T恤,之後才接過手柄。當他正式坐下來之際,伊斯坎達爾已經連他的份一起把敵人百分之二十的陣地攻陷了,王勇悍的表現讓埃爾梅羅Ⅱ世心想是不是可以泡一杯咖啡再來也不晚。

 

  不過他的王可不是這麼想──

 

  「喂小子,你還在磨蹭什麼,你負責的領地快要被攻陷了!」這麼說的馬其頓國王並邊用不可置信的高速度敲著手柄,邊催促著他加入。

  「誰叫你都不等我就開始啊笨蛋──!」

 

  埃爾梅羅Ⅱ世憤憤對王的性急抱怨,便加入遊戲。操作了一會後大致了解目前己軍的情況以及戰利條件,不消一會便已經把侵略的敵軍擊退,開始跟上伊斯坎達爾行軍的速度。

 

  「幹得不錯嘛,韋伯。」伊斯坎達爾好整以暇地打開了仙貝的包裝大口大口咀嚼起來,有點口齒不清:「表現得完全不像以前嫌棄和抗拒玩遊戲的呢。」

 

  「稱讚還是挖苦我選一個啦……痛!」突如其來的衝擊令埃爾梅羅Ⅱ世不自覺鬆開了手柄,捂住紅腫冒煙的額頭。他設身處地的體驗了即使伊斯坎達爾的身軀縮小,作為英靈的能力值沒有倒退的事實。

  「笨蛋傢伙!余當然是在讚賞你的表現!這樣也聽不懂嗎?」

  「唔、…就算是也不用…──」

 

 

 

  「吶。」

 

 

 

  狹小的室內響起了一把不屬於他倆澄澈的聲音。埃爾梅羅Ⅱ世猛然想起差點被他遺忘的存在。

  便是自從進房間後便沒發一言,他的學生──亞歷山大。

  亞歷山大筆直地看向埃爾梅羅Ⅱ世,眼神裡盡是對知識的渴求和無窮無盡的好奇心,赤裸裸地具現化出來,對於戰略遊戲卻沒有表現出躍躍欲試。

 

  「我有一事想請教老師,關於上次老師借我看的兵法書。」尚在成長期的亞歷山大便已經有不亞於伊斯坎達爾的征服欲,想把一切都收納於掌心中,令他的求知欲日溢膨脹。

  然而,不用看也知道他的老師現在空不出手來解答他的疑問。

 

  「……抱歉,我正忙著,一會就來。」

  「哈哈哈說起來小時候的我是個悶騷呢。」

  「誰是悶騷啊!」明知道對方那僅是為了令他退讓的挑釁,可是亞歷山大還是忍不住賭氣起來。「欺負過去的自己有什麼好處嗎?再說到底這種玩意有什麼好玩的…」

  「好不好玩,你過來玩一下不就知道……啊,說起來只有兩個手柄。抱歉啊,這個位置余可不打算退讓。」

  「……我讓給亞歷山大吧。」埃爾梅羅Ⅱ世正準備放下手柄。

  「不行。」伊斯坎達爾不由分說一口拒絕:「你知道我不會帶新人。」

  埃爾梅羅Ⅱ世簡直懷疑自己的耳朵,堂堂的征服王伊斯坎達爾,軍士統領的天才,說自己不會帶新人?

  「……我又沒有說要玩。」覺得兩人無理他的意願逕自繼續話題而感到不滿,亞歷山大抿嘴。

  「行了行了。」率先舉手投降的被夾在中間的埃爾梅羅Ⅱ世,他打了一個呵欠,沒好氣地說:「什麼都不做了,睡覺去。」

 

  埃爾梅羅Ⅱ世的建議令亞歷山大X2一起沉默了兩秒鐘,結果兩人同時志同道合開聲反駁。

 

  「喂小子這局還沒打完!」

  「我還想看書。」

  「────都、給、我、去、睡、覺。」

 

 

 

###

 

 

 

  事到如今,埃爾梅羅Ⅱ世已經不打算追問亞歷山大為什麼要一起跟過來,亦不打算追究亞歷山大為什麼會鑽進他的床鋪緊黏著他睡覺嘴角還淌著唾液。

  埃爾梅羅Ⅱ世躺在床上,凝望著雪白的天花板。明明提出上床睡覺的人是他,他現在卻半點睡意也沒有。

 

  「──真讓余羨慕啊。」伴隨著亞歷山大穩定起伏的呼吸聲,另一邊,伊斯坎達爾的聲線徐徐傳來。

  「您指什麼?」挑起眉,他揣摩不到王的意思。

 

  原先背對著他的伊斯坎達爾轉過身,面朝上的和埃爾梅羅Ⅱ世望著同一個天花板。他若有所思地朝半空舉起了手,像是想要抓住什麼。

 

  「起初余以為這副還在發育時期的身體,多少會有不便,但余意外地發現了一個好處。」

  伊斯坎達爾再次翻身,感覺到視線的埃爾梅羅Ⅱ世一轉頭,便看見赤紅色的眼瞳直勾勾地望著他。兩人的呼吸近在咫尺,埃爾梅羅Ⅱ世的身體一顫,屏住氣息不敢亂動。他就算羞赧卻沒有回避王的視線,等待著伊斯坎達爾接下來要說的話。

 

  無論伊斯坎達爾的外表有多大的改變,他的內在,仍然是與他一起在戰場上奔馳、無可或缺的那個人。

  唯有他────

 

  伊斯坎達爾輕輕撫上他的臉頰,手的觸感和大小與往日有些許的不同。因長期握劍訓練指腹起了大大小小的繭,此卻令埃爾梅羅Ⅱ世有種莫名的安心感。

 

  「──就是可以對你撒嬌。」

  「什、…──」

 

  意料之外的詞彙從伊斯坎達爾的口中溢出,埃爾梅羅Ⅱ世難以置信地倒抽了一口氣。短短的一晚發生的盡是令他驚訝不已的事,他的思緒有點混亂。他闔上眼睛,片刻後睜開,伊斯坎達爾仍舊在看著他。

  兩人無聲的互相對望了一會,最終埃爾梅羅Ⅱ世按耐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眉間的皺紋在微笑下也緩和許多。

 

  「都幾歲了還吃醋,還是和年幼時的自己。」

  「哦…余這是在吃醋麼?」

  「還說不是嗎?」

 

  伊斯坎達爾臉上流露出困窘的表情令埃爾梅羅Ⅱ世哭笑不得,他突然想做一件臣下對效忠的王大不敬的事。他知道他的王事後也不會怪罪,所以最後任憑著衝動驅使──

 

  埃爾梅羅Ⅱ世用手朝伊斯坎達爾白晢的額角上,輕力一彈。

 

  「早點休息吧──我的陛下。」

 

 

 

 

 

-完-

 

 

小番外:

 

  早上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不知何時被踹了下床的埃爾梅羅Ⅱ世,朦朧間聽見上方傳來了爭執聲音。

  他揉著眼睛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從視野中出現了一大一小的亞歷山大帝身影,兩人現肆無忌憚侵占他的床舖。

 

  「我明明就看見了你趁老師睡著時偷吻他!還說沒有!」

  「年幼的余啊,你不也是有樣學樣的吻回去麼?這樣算扯平了吧,怎麼看?」

  「你、你口講無憑!」

 

  身為當事人的君主·埃爾梅羅Ⅱ世決定當什麼都沒聽見,睡他的回籠覺去。

 

 

 

-----

最近的我真勤力(笑

多久沒有一個月產三篇了(煙

 

 

<2018.04.14   11:31 星>


评论(7)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