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DRRR-靜臨《無價的情報》

*要是說是臨也生日賀的話作者覺得會被無數小刀刺死所以這篇是預祝丟啦明年一月二期開播的短篇

*作者神隱了好一段時間文風變得連自己都不認識(掩面哭

 

 

 

無價的情報(靜臨)

 

 

  今天新宿的情報販子,心情好極了。

  為什麼?──那還用問的嗎?

  凝視著電腦螢幕的墨黑眸子閃爍著宛如發掘出奇珍異寶的光芒,嘴角含著的卻是燦爛得讓人背脊發寒的冷笑。

  機械的效果音響起表示在他顧著發呆的同時,聊天室跳出了新的一則通知。

  情報販子迅速將最新的訊息從頭掃了一遍後,新宿某區的公寓頓時被一發不可收拾的笑聲所覆蓋。

 

  「啊哈哈哈哈都什麼年代了啊居然還問我要這種情報?池袋的幹架人偶──小靜的弱點?哈!再笨也要有個限度啊這不就跟某個天生的單細胞一樣嗎?這樣的情報根本不用勞煩我啊?自己撫心自問不就行了?反正都是笨蛋單細胞弱點都一樣吧啊啊莫非是搞不清楚自己的弱點在哪這樣的話就沒辦法了啊我也…────」

  「煩死了。」打斷情報販子──折原臨也那彷彿無止境的讀白是他的職場助手波江。「既然你把話說得偉大,那你應該已經掌握了不少平和島靜雄的弱點才是,為什麼事到如今對方還蹦蹦亂跳著呢?」

 

  面對波江那像每日茶飯一樣的毒舌的嘲諷,臨也罕有的沒有用他煩人的本領繼續滔滔不絕地說下去,反之陷入了無言,闔上雙目沉思。

 

  嘴角的弧度卻沒因而消減半分。

  波江察覺到青年身上所散發出來的警戒氣息比平時有所緩和,玩味地瞇起眼睛盯著自己的顧主。

嘛,應該只是錯覺罷了。畢竟可是提及了那個平和島靜雄的名字啊?

 

  「……知道喲。」

  「嗯?你剛剛說了什麼?」

  「沒什麼。」

  臨也彷彿不再感興趣一般關掉了聊天室的畫面,轉過身去提起了杯、嘗了一口波江為他泡製的摩卡咖啡。知道顧主暗示著不想繼續進行同樣的話題,波江為免破壞顧主的好心情而導致免費加班的後果,決定不再追問下去。

 

        在舌尖將要嘗到味道之前,咖啡濃郁的香氣已經撲面而來。焦糖和咖啡獨有的苦澀味巧妙地融合的濃黑液體沿著食道滑下,滋潤著打從早上就說個不停的喉嚨。

  今天的工作也告一段落。忙碌的一天如常地以一杯咖啡畫上了休止符。臨也離開了辦公位置,把大半身的重量都倚靠在沙發上,眼神漸漸開得渙散起來。

 

  「……弱點……嗎?」

 

 

  大概除了父母和幽君以外,就只有我知道吧。

  沉溺於莫名的滿足感中,情報販子笑了。

 

 

 

###

 

 

 

  今天來神的幹架人偶,心情糟透了。

  為什麼?──那還用問的嗎?

  當然是因為那隻又煩又吵的跳蚤混蛋啊────!!

  事到如今,他仍然想不透為什麼自己的好朋友岸谷新羅會將這個人品爛到極點的傢伙介紹給自己認識,當然更加想不透為什麼他們可以若無其事地成為了朋友……不過那也算是朋友嗎?管他去死。

  總之,他今天一定要殺了那傢伙──!!

  此刻滿腦子僅有這一想法驅動著這個少年。身穿來神學校海藍色的學生外套和長褲,來神的幹架人偶──平和島靜雄,手持的不是教科書、參考書或者背包,而是與衣著十分不搭的儲物櫃。

  正確一點的描述是,把裝滿了重物的儲物櫃,輕鬆地單手舉起了。

 

  「臨──也──!」

 

  在學園的運動場外圍移動中的金髮少年邊大吼著那個讓人生厭的名字,邊尋找那抹黑色的身影。由於兩人引發的騷動,使原先放學時候水洩不通的人流在一瞬間就蒸發似的,以往的火警以及地震演習的成果結果在這種時候居然會派上用場已經是見怪不怪的事了。來神的學生無論是誰也不想被捲進這場無益的戰爭裡。

  臨也那傢伙竄來竄去真的和跳蚤一樣煩人──!沒能捕捉目標的靜雄低聲咋舌。這是厭倦了追逐戰玩起了捉迷藏?開什麼玩笑!那傢伙絕對正在打什麼鬼主意吧。

 

  「給我滾出來臨也──!」

 

  在靜雄大吼的同時,一瞬殺氣倏地從後方傳來。身體條件反射地轉過頭一看,視野內卻不見有任何人。因為被他喚為跳蚤的少年,早在他反應過來的時候蹲下來,朝著靜雄腳下的支撐點來了一個回旋踢。

  臨也攻擊模式的轉換使對手變得措手不及,身體的平行稍為傾斜,雖即沒有被絆倒,但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殘破不堪的儲物櫃應聲倒下。

 

  ──這是臨也刻意要讓對方放下”武裝”的舉動。

  想當然爾,在盛怒下的靜雄沒想得那麼多。

 

  「吶吶小靜──難得的好日子,不考慮一下休戰一天?」

  「哈?你吃錯藥了不成?我可是決定了今天要好好的將你…────」

  臨也毫不留情地打斷靜雄。臉上掛著的是絕好的笑顏。看上去和心情極差的靜雄成了極端的反比。

  「嘛嘛別生氣啦小靜,啊比起這個呢──小靜你是不是有什麼東西要給我?」

  「……啊啊對啊我都忘了。」

  「果然有啊!來!快點給我吧!」

  「就是我的掌頭啊─────!」

  「哇啊!」

 

  揮出去的拳頭沒有擊中對手的手感,臨也持續著雙手插在褲袋、輕浮的微笑巧妙地避開攻擊,就好像預先已經知道對手的動作。

  臨也無聲無色地從後接近硬直狀態的靜雄,然後張開臂做出在旁眼人看來就像從後擁抱的情侶一樣的曖味姿勢。

 

  「好可怕──好可怕──都說了休戰麼,原來小靜你連國語都聽不懂哦?」

  「該死的!滾開!」

  「才不要。」臨也在靜雄看不見的角度浮現出的神情,就像萬聖節的時不給糖果就搗蛋,孩子的神情。「小靜一定有帶在身上吧,別藏起來了!」

 

  完全和臨也這傢伙不能溝通!我身上怎可能會有跳蚤的物件!僅是想像都覺得臭!

  「哼沒關係那我自己找。」臨也放棄似的嘆氣,然後搜身似的雙手在靜雄身上亂爬一通。

  「喂──!………噗。」

 

  ………噗?

 

  靜雄的反應和他預想的有所不同,臨也不解地停下來了動作,想要探索靜雄的表情,卻差點被對方丟開。

 

  ──該不會小靜他………

 

  死命抱住靜雄校服外套不放,臨也有種發現了一個驚世大秘密的感覺。為了得到確切的證據,他冒著性命的危險戳了戳靜雄的腰際────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

 

  儘管兩人笑聲代表的意義不同,但同時爆發出來的笑聲響徹空曠的操場,大概也傳到還待在低層的課室中學生的耳朵裡。

 

  「哈哈哈…原來小靜……哈哈……怕癢……怪物居然也會……怕癢哈哈不行太好笑了啊……」

  「那、那又如何!你夠了沒快放開我!」凡事都觀察入微的臨也又怎可能會把靜雄臉上泛起的微微紅色看漏。

  「小靜別掙扎哦,再掙扎下去我就會把小靜的弱點傳出去了?」

  「………嘖。」

  「太有趣了!真的是太有趣了啊!果然不是小靜就不行呢!哈哈好久沒笑得這麼誇張了。」

 

  才不會呢。怎可能會告訴其他外人。

  ──不過小靜是不會明白的吧,我的心情什麼的。

 

  「死跳蚤!你敢!?」

  「這真的是今天收到的最棒的”禮物”啊,謝謝你小靜。」

 

  臨也逕自的把這份得手的情報稱為”禮物”,嘴角的弧線按捺不住地上揚。說罷,便趁靜雄發愣的頃刻,迅速在對方的臉蛋上把自己唇瓣的形狀刻了上去。

 

  「&%$#%&*^!*%^#$@#&………────!」

 

 

  今天、五月四日。

  ──來神的事端製造者,心情好極了。

 

 

 

 

 

-完-

<後記>

相隔半年以上沒再次的執筆,有段時候還以為自己已經什麼都寫不出來,都要忘記自己是寫手了(掩面

前一段時間是因為在忙畢業論文,但現在

明明對作品和CP的喜愛都還存在的,然而居然還是停止了創作

一直覺得對不起臨也,生日賀趕不及,連DRRR宣佈要二期了我居然什麼都沒做QQ 雖說生賀遲了但預祝二期並不是太晚吧?w

說好了8月要出onkm本結果下週都已經是場次了…(掩面)

久違的創作感覺好像文風又向奇怪的方向去了……

說回這篇短篇,因為最近對某人搔癢好像上癮了所以產生了這個靈感(誒)想了一下自己以前好像都沒寫過ww其實除了靜臨外貌似在其他CP上也能發揮呢(你等等)

那麼感謝閱至此<(_ _)>

 

<2014.08.13 13:58 星>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