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DMMd-Noiz蒼《REview》

 *DMMd FAN DISC 兩小口去見外婆後,啟程去德國前的捏造

 

 

 

REview(椅子蒼)

 

 

  碧島.舊住民區。

  昨天的瀨良垣蒼葉想也沒想過,今天與一個時隔三個月不見的青年的再會,會對他的人生有怎麼樣的影響。又或許應該說,在被他看上、被拉進萊姆的強制開戰起,他的人生便已經產生大幅度的波動了。

 

  兩人在幾乎沒有任何商討要怎樣跟外婆說明的前提下,由Noiz帶領就移居德國而展開的嚴峻話題。無論是Noiz的衝擊告白和謝意,還是外婆從話語中表現出對自己的疼愛,無一不讓蒼葉他感動得熱淚盈眶。

 

  話題結束後,多惠婆婆邀Noiz留下來三人一起共度晚飯。Noiz邊扒飯、邊對外婆的手藝讚不絕口,嘴邊還黏住飯粒說”我要添飯”,一直懸垂的心總算開始穩定下來。還記得首次Noiz、外婆與紅雀他們同桌用餐的契機緣自於Noiz的入侵,那個時候坐如針氈的感覺和畫面與現在實在大相徑庭。這樣三個完全沒血緣關係的人能夠如家人一樣融洽共處,實在相當難得。

 

  而這頓飯所代表的意義亦相當重大。

  ──外婆瞭解我們、接納我們、同意我們。

 

  晚飯後,Noiz與蒼葉一起返回他的房間。面對久違的兩人獨處,蒼葉眉間的皺紋也經已消失不見。現在比起再三重複確認自己的決心,他更加想了解Noiz在自己看不見的地方是怎樣度過這三個多月。

  

  「吶Noiz,不如我們到陽台那邊聊吧?」想出外面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的蒼葉提議。

  「不用。」

  「不去吹一下風?」

  「在這裡就好,我不喜歡那兒。」Noiz用比剛才更強硬的語氣拒絕了。

  「誒……?啊……哦……嗯沒事。」

 

  蒼葉聽罷,才猛然記起Noiz好像一直抗拒到小陽台那邊去。至於原因嘛……蒼葉大致上猜到究竟。

  有一次,蒼葉如常到病院探Noiz的時候,談話間提及到他的青梅竹馬紅雀。他嘰嘰喳喳地說起勁時,貌似有提及到紅雀到他家總喜歡在他的陽台抽煙。結果,Noiz聽完他的話當場整張臉也黑了,還不知怎的怪罪到他身上在醫院連續要了他好幾次……(蒼葉:啊啊啊啊別提了說好不提這個的!)。之後才理解Noiz其實純粹吃紅雀的醋後,蒼葉覺得這樣暗自吃乾醋的Noiz有點可愛。

 

  既然Noiz不想出去陽台吹風,蒼葉自然沒有堅持。他坐在床上,雙臂伸直放在背後支撐著身體的重量,朝早已經脫下西裝、當自己家似的躺在床上的Noiz搭話。

 

  「把環全都拿掉的時候不會好痛嗎?」

  「不會啊?一般。」

  「誒?真的嗎?但你只是剛剛恢復痛覺沒多久啊…」感受到的痛覺應該會相當的清晰吧,他只是想像都覺得好痛啊?

  「嗯,就發了一下炎。」

  「……哈啊?什麼叫發了一下炎!發炎處理得不好可不是小事這麼簡單啊!」

  這傢伙處理傷口有多笨拙蒼葉他可是親眼感受過所以最清楚不過了,所以才會如此的緊張。

  Noiz不想讓蒼葉擔心,轉換氣氛半開玩笑地在他的耳際輕聲說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可是最喜歡痛啊。」

 

  因為Noiz的話引起了蒼葉在那一瞬間回想起一連串羞愧的畫面…────

 

  「唔~~~~變態!笨蛋──!我可是在認真的問你啊!」

  「好吧,既然你這麼好奇想知道,不考慮試一下自己試一遍?感覺挺良好的啊。」

  「不不不不……我又不是好奇只是擔心你好嗎!」蒼葉有氣沒氣的說道:「真的沒事?發炎的地方有好好處理嗎?還是讓我看看吧。」

  「誒……」Noiz露出帶點邪魅的笑容開始調侃著愛人:「沒想到才三個月不見你就變得這麼大膽……」

  「哈啊?」

  「我是沒所謂啦,你真的要看?多惠婆婆還沒睡吧?」Noiz瞥了一眼狀況外的蒼葉,為了讓他能準確明白自己的意思,他把手放在腰間準備解開褲子的皮帶……

  「不不不不不不會吧?」

  的確他知道Noiz那時候瘋狂到連自己的”老二”也穿了環,但蒼葉沒想過發炎的地方是在那裡啊!

  蒼葉陷入了混亂。

  這這這這這怎麼辦───?!但提出要看的人是他自己啊!而且沒有那種意思只不過是看看消炎了沒有罷了?沒關係的吧嗯沒關係的!

 

  「開個玩笑而已。」

  結果,對蒼葉內心掙扎毫不知情的Noiz慢條斯理地說了這麼一句話。

  「你……?!」蒼葉被Noiz捉弄得炸毛起來,咬牙切齒地怒瞪著他。

  「嘛就算真的是那裡發炎了,以我們的關係而言根本不需要害羞吧?我們互相不都把大家看光了?」

  即使Noiz說的只是事實但蒼葉是不可能可以臉不紅氣不喘地承認。

  「嗚───枉我真的擔心你!」蒼葉抿唇,氣鼓鼓雙手抱胸把頭撇去一邊。

  「不,發炎是真的,不過傷口早已經縫合了。」Noiz頓了一頓接著補充:「也沒有好痛,就有點發癢……」

  「是這樣嗎?那就好了。」

  「還不相信的話今晚就讓你看個飽吧?」Noiz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支起了身,湊近蒼葉的耳畔,輕輕的一呼氣。

  「不不不不不我信了!」用手掩住酥癢的耳朵,提高聲調的大喊:「…等等Noiz!你想幹什麼!剛才你也說了外婆還在啊!」

  而且他房間的牆身太薄外面的收音可是會很好啊--!!

  「婆婆也承認我們了,這點小事才不會介意。」為什麼你可以用肯定句啊!而且為什麼直喚婆婆了!?

  「而且…──」

  Noiz用充滿色氣的眼神把蒼葉全身掃瞄了一遍,玩味地凝視著焦急的他那垂涎三尺的粉唇,正在準備趁蒼葉不為意的時候隨時"偷襲"。

  「而且…?」

  「反正你也只是嘴口不誠實罷了,若然真的不想要的話為什麼不用你的"能力"反抗呢?」

  「笨蛋!我才不會主動去挑釁你的征服心啊!」

  「什麼啊……真不可愛呢。」

  「隨你說!」

 

  不瞭解的旁人乍看來還以為下一秒他們就要吵起來,空氣間彌漫著劍拔弩張的氣氛。

  "噗"的一聲,互相瞪視的兩人最先忍俊不住先笑出聲來的人是蒼葉。

  然後受其影響,Noiz也維持不住以往的撲克臉,沖著蒼葉笑了。

 

  「總覺得這樣和你拌嘴感覺真的很懷念。」

  「是啊。」

 

  --以後,我們還會像這樣一直拌嘴下去。

  外表改變了、環境亦轉變了,但是有那麼一樣的事物,我有信心,是一直都不會改變的。

  ────即使它是無形且無法查閱也好。

 

 

 

 

 

-完-

 

 

<後記>

 

終…終於寫出來了!!椅子蒼!是椅子蒼啊!!(到底在興奮個什麼

不過期間真的卡到要命啊啊啊真的是再一次的認知到第一次寫的CP即使寫的是短篇還有梗但就是好卡啊o<<

剛剛在打後記兩字之後我還在修飾開頭呢……總覺得修得還不太滿意QQ 果然文筆神馬的弱爆了

10月開始DMMd動畫化後好像增加了不少動畫黨,動畫的刪減雖然真的好多,但整體而言除了那偶然會崩的作畫外,基本上都沒有什麼不滿的了

Noiz真的可愛到要萌化別人啊啊啊!會動的大家也超棒!!(你夠了

說回來,今次的梗是我在看完動畫椅子線後點開FAN DISC的椅子HE突然浮出來的靈感,唯一覺得可惜的是我沒寫到最愛的兔子魔方!!!!好想寫一篇魔方視點的椅子蒼啊!!(誒

要是會寫下一篇椅子蒼的話一定要寫魔方!(超執著

最後的最後,我要求椅子蒼的同好!!!!!求求你們浮一下水讓我認識認識ww(暴動

 

<2014.09.03 11:24 星>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