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彈丸論破-狛日《Hold On, Pain Ends》02

*二代ENDING後故事、捏他有



 

 

Hold On, Pain Ends -2 (狛日)

 

 

 

  照道理說,有狛枝的加入就像打了一枝強心針一樣,只要依靠狛枝的超高校級的幸運帶路的話,就算沒有地圖,能夠幫助打破迷路的僵局的可能性是挺大的。

  可是────

 

  「說起來,日向君那身的制服是希望之峰學園的學生呢,跟我一樣。」

  「哦哦……」

  「那麼也是有什麼超高校級的才能吧!所以才會被學園選中吧?」

 

  才能……

  又是才能………

  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才能。

 

 

  身為預備學科的日向當然不可能有什麼特別才能。

  就算有,那個人也不是他,而是曾經的”神座出流”。所以聽見才能兩字後,日向的氣氛明顯改變了。站在日向對面把他的神情盡收眼底的狛枝更是第一時間就發現了。

 

  「怎麼了日向君?哪裡不舒服嗎?」

  「………不告訴你。」

  「誒……?」狛枝一愣,似乎是沒想到會得到這樣的答覆。不過就算日向採取冷淡的態度還是無法撲滅狛枝他對超高校級的大家的執拗:「日向君小氣──說了又不會少塊肉。」

  「…………」

  「日向君不告訴我的話我也不告訴你了哦?」

  「沒關係。」

  「誒────雖然是一點也不值得一提的垃圾才能,可是被這樣秒答沒有興趣知道的時候,即使是我還是有點失落呢。」

 

  ──反正你的才能什麼的,我早就知道了也沒差。

 

  當時陷入低落的日向心想。然而不到一會就察覺到其實是有差的……

  因為不可以告訴這個狛枝自己其實只是預備學科,毫無才能。也不想說謊報稱不知道,但由於狛枝沒有告訴日向他是超高校級的幸運的話,那就無法依靠”幸運”去知道下山的正確道路了。

 

  儘管他們並肩而行,但每到分歧路狛枝都總會自然地退到後方一點,惡趣味地讓日向作出選擇。

 

  「日向君其實是超高校級的路痴吧…所以才會隱……啊痛。」

  頭頂被日向不留情地揍了一拳,那火焰似的不規則地延伸的銀白髮絲有點被壓扁,狛枝捂住被揍的頭頂仍然在傻呼呼地笑著。

 

  日向滿腹牢騷瞥見這樣的狛枝一眼,直直地望向那雙深不見底的灰白眸子,可是無論怎樣嘗試讀取當中的訊息也好,日向還是什麼也沒有弄明白。

 

  包括,現在不知道是隱藏著、還是沉睡著的……

  那個對希望為之瘋狂、病態的”他”。

 

 

 

###

 

 

 

  轉眼間,象徵夜晚的夜幕已經懸掛而上。

  一輪彎彎的明月在叢林間閃爍著令人難以忽視的光芒,可是對迷失方向的兩人而言,月亮的光芒無助於指示定位。徘徊於深山中的動物們不時發出咆哮聲,深夜時分的山路沒有自然光的照明,太過於昏暗。身上沒有攜帶任何照明物件,還在徘徊的話實在太過危險。

  經過商議後,日向和狛枝決定在正式入黑前,一處廣寬的草地上休息,並且露宿一晚。

  現正值夏季,幸好晚上氣溫和午間時候的溫差不太明顯,不然身上沒有任何可以保暖的衣物的他們,會在餓死之前首先冷死。

  狛枝把墨綠色的外套脫下來,白色T恤下露出一對白皙細長的手臂,那雪白的肌膚大概會引來不少女士們羨慕的目光吧。

  無論是精神上還是身體上都徹底累翻了的日向,以幾乎是昏倒的姿勢,面朝下的方向躺了下去。

  ……好像有雜草跑進嘴巴了。

  日向“呸”一聲把口腔內的雜草吐了出來,翻過身面朝上躺平在草地上。

 

  狛枝脫下佈滿樹葉的外套拍了拍,緊接著坐在日向君的右手邊。

 

  「日向君,不冷嗎?」

  「還好。」

  「可是你的手臂很冰啊。」

  「是你的手臂超出了常溫吧。」

  「怎可能,不過要是日向君你冷的話我可以給你穿啊。」

  「誰要穿你那滿是臭汗味的外套。」

  「……哈哈……日向君對初次見面的人嘴巴也一樣不留情呢。」

 

  ……才不是初次見面啊。

  日向抿嘴,因為不能夠直接把心裡所想的溢出嘴邊,所以他選擇了沉默。

 

  與狛枝的初次見面的時候的事,至今仍然讓他記憶猶新。

  因為是在這種非日常的異常事件發生的起始,還是因為是醒來第一個看見的人。

  可是,當他觸碰到自己體內的另一個存在,才如夢初醒的知道那並不是他倆的第一次見面。

  即使憶起在進入程式前、在船上的一些模糊的片段也好,那時候真的是他和狛枝的第一次見面嗎?

  因為”他”的主人格已經不是他,而是”神座出流”。

  日向已經無法追溯真正的初次見面是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以什麼的形式、以什麼的互動,與狛枝凪斗交流。

 

  若要更準確地說,那麼在”更生程式”再次運行,而重新塑造出來的、這個沒有”希望之峰學園的記憶”,也沒有”互相殘殺修學旅行的記憶”狛枝的話,用初次見面的這個說法其實並沒有什麼不正確。

  可是,日向心底卻在無意識地想要去否認,不能打從心底認同。說是任性也好,說是鬧彆扭也罷──

  因為,”他們”全都是狛枝啊。

  ────都是狛枝凪斗本人啊。

 

 

 

  「說起來會出現嗎?」

  狛枝那沒頭沒尾的問題打斷了日向愈發深沉的思忖,回到了現實。那就像自言自詞的呢喃聲傳來的時候日向稍稍皺眉。

  這裡只有他和狛枝,那麼剛才的詢問是狛枝對他所提出的嗎?

  「………出現什麼?」他姑且的反問過去。

    「你看,在深山樹林的夜晚不是經常會出現嗎?」

  狛枝傾斜了身湊近日向,左手放在嘴角遮掩嘴形,在日向的耳邊低聲細語地說道。狛枝溫熱的氣息灑落在日向的耳畔使他肩膀一縮。

 

  狛枝那突如其來的舉動像極了女生們的耳語。然而,狛枝的話語以及其所營造的氣氛都只有讓日向感到背脊不由自主地一寒。

 

  會出現的……該不會是指幽靈吧?幽…幽靈這……這我倒是沒想過……呃現實世界的話可能真的難說,但這裡是系統裡啊?應該沒問題的………吧?

 

  日向吞了吞唾液。

  結果狛枝的回答完全意料之外。

 

  「──蛇。」

  狛枝的回答相對日向的假設實在科學得多,一時間日向失去了該有的反應。

  「……哈啊?蛇?!!」

  「什麼啊,日向君害怕嗎?」狛枝半開玩笑地道。

  「誰害怕啊!」

  「有一些還是會帶劇毒的呢。被咬到了的話可不是笑不出來啊……不過呢,聽說蛇其實是很怕人類的哦,若果不是我們特地去挑釁牠們的話,是不會隨便就出現襲擊人類哦。」

  「……嗯我知道。」

  「但不知道這種不幸會在什麼時候降臨,還是小心一點好哦,日向君。」

 

  狛枝那人畜無害的笑容以及爽朗的態度令日向總覺得怪怪的。大概是在互相殘殺的修學旅行中狛枝留下的最後印象實在是太過瘋狂的緣故吧。

  又抑或是他還沒對”陌生人”的他露出真我吧。

 

  「吶狛枝,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

 

  日向撐起上半身,把從剛才開始就一直在虛空中飄移的視線重新放在狛枝身上。不知道是否感覺到日向眼神中流露出來的認真一面,狛枝收起了掛在臉上的輕浮笑容。

  「嗯?隨便發問吧。」

  「你……沒有感到不安嗎?」日向頓了一頓,在腦海裡斟酌著用詞:「對我們身在的這個島一無所知,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突然就在這裡莫名其妙的地方醒來,一座山又像魔法似的突然出現在你眼前,為什麼還可以泰然應對?」

 

  狛枝眨了眨淡灰色的眸子,那模樣彷彿聽不懂日向在說什麼。

  「……別看我這樣,我也跟日向君一樣在不安哦。」

  「……咦?」

 

  狛枝雙手按在日向的肩膀上,灰色的眼瞳直勾勾地看進棕色眼眸的深處。

  「我呢,跟超高校級的大家不同,擁有的所謂的才能根本就不值一談,在這種情況下更加沒有能依靠的臨機應變的靈活性。明明是應該在夢寐以求的希望之峰學園入學的感動畫面在毫無預警下變成在亞熱帶的沙灘醒來什麼的,就算是經歷過不少異變的我,也會不安哦。」

  「那麼為什麼…────」

  「──不過呢日向君。」狛枝露出淡淡的笑容,這笑容與往日他露出讓人毛骨悚然的寒笑截然不同的溫度:「如果只有我一人的話,我可能會被不安壓倒吧。可是現在,我可是跟超高校級的日向君在一起啊,兩個人總比獨自一人更有希望吧?」

  被狛枝的話所震懾的日向不知道在何時屏住了氣息。

 

  「……就算連我的才能都沒弄明白也一樣嗎?」

  「嗯一樣啊。」狛枝拍了拍日向的肩膀,像是激勵他、讓他安心:「日向君擁有著我沒有的東西,所以不需要感到不安哦。」

 

  一樣……嗎?

  有時候,日向對於狛枝與生俱來的直覺予之信任的同時、卻不由得感到恐懼。

 

 

 

-TBC-

 

<後記>

 

 

雖然在上一章的後記裡很有自信地說了三遍這篇不是坑文的我……在短短不到一天的時候就把原先應該可以在這一章或下一章完結的短篇,延伸至了一個可以寫成中長篇長度的坑文了(爆)

我只不過是去了洗澡而已……靈感大神為什麼一直在揮手啊!我還有本子的稿沒趕完啊!(掩面

這種不自覺自己開坑了的感覺實在…比狛枝的直覺更可怕啊!(誒

這章完全是狛日的場合,不……應該說完全沒有可以給其他角色出場的機會啊^q^

滿滿的狛日太私心了我會好好反省的(土下座

那麼感謝閱至此w 要是有看完回覆感想的親我會很感激的!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