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彈丸論破-狛日《Hold On, Pain Ends》03

Hold On, Pain Ends -3 (狛日)

 

 

 

第三日

 

 

  「哈、哈嚏────」

 

  日向創是被清晨的低溫冷醒的。

  由於野外露宿緣故,昨晚整得不太安穩且沒有進入深層睡眠的日向,睡的地方又是濕氣過重的草地。即使把身軀蜷縮著保暖還是抵受不住再往下降的氣溫。

  所以在山上遇難事件後的翌日清晨,是由一個大大的噴嚏開始。

 

  ………真的是最糟糕不過了。

 

  霧氣濃厚的清晨使原先已經朦朧的視野更加不清晰,日向用手揉了揉微帶紅腫以及搔癢不已的鼻子坐了起來,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胸口附近滑落到腹際。視線順而往下望,發現那是理應在狛枝凪斗身上披著的軍綠色兜風帽外套。

 

  「啊,早上好日向君。已經醒來了嗎?」

 

  誇張的噴嚏聲引來了比日向更早清醒的狛枝的注意,他似乎在日向睜開眼睛之前便朝氣蓬勃地做著伸展的運動,他保持著將兩臂提高至頭頂的上方交疊、拉動肌肉的動作,僅僅少幅度的轉過頭來,瞥了一眼還還在發呆的日向。

  日向隨著聲音發出的方向望去,可以看見外套果然不在身上、僅穿著單薄的白色T恤的狛枝。單看著都感覺到寒冷,日向的視線往下一瞥,恰到好處地目睹狛枝的衣服因延展運動而往上縮導致T恤底下露出來的腰際線條……

 

  日向紅著臉地挪開了目光,結果又看到了靜靜地遮在膝蓋上的外套。心情複雜地朝狛枝道安。

 

  「………早上好。」

  「日向君著涼了嗎?剛才的噴嚏很響亮哦,就連在那邊的小鳥也被日向君嚇到飛走了呢。」

  「呃……應該沒什麼大礙。」還沒完全清醒的日向聲線佈滿慵懶的氣息,對狛枝那聽起來就像調侃的話並沒有放在心上,視線反而一直離不開膝蓋上的外套。他拿起狛枝的外套站了起來接著說:「……倒是狛枝你……這外套是什麼時候……?」

  「嗯?啊啊這個呢。」狛枝貌似在看見日向拿著自己的外套的剎那才想起來:「昨晚日向君大概不記得了,睡到半夜的時候聽見日向君連打好幾個噴嚏,所以我想你該不會著涼了,就擅自把外套披到你身上了,抱歉吶隨便就把這臭氣沖天的外套披到你身上。」

  「不……這不是要道歉的事啦……而且也沒有臭味啦。」對明明應該是被訴之感謝的事道歉,日向感到汗顏。

  「誒?真的嗎?」狛枝高興得喜形於色,用幾乎是衝過來的速度奔跑過來再一秒緊握住日向雙手。

  「……誒?啊……真的啊……」對於狛枝那意外地直白且熱情的反應,日向按捺不住笑出聲來:「謝謝,外套還你。」

 

  日向把外套重新套在狛枝身上。因為在不久前還在日向的大腿躺,所以上面還殘留著微微的體溫傳給狛枝。

 

  「怎麼了?」

  「……不,沒什麼。」

 

  狛枝拉了一拉快要下滑的外套兩沿,垂低頭刻意不對上日向的目光,試圖掩飾臉上的表情。

 

 

 

##

 

 

 

  兩人路經一地發現了正在流動可供飲用的山水,補足充滿的水分滋潤乾渴的喉嚨後,狛枝和日向兩人再度出發往山腳前行。

  接下來的一段路都是狹小的山路,只能供一人行走的寬度。左邊是岩石山壁,而右邊則是向下延伸的山坡地。帶頭的日向小心謹慎地扶著岩壁而行,深怕只要有些少的差池踏了個空,就會滾落到宛如無底深淵。

 

  那個剛才還在說著扯著一些無聊的閒話的狛枝也乖乖自動地閉上了嘴,跟著日向的身後不發一言地前行。

 

  其實不說話藉以保存水分才是如今正確的做法────可是不知怎的狛枝和他也不說話,被靜謐所包圍的環境卻會加深日向那本應已沉寂下來的不安感。

 

  不過現在比起這個,額角隱隱傳來的疼痛感卻是一個使日向分神的重大因素。從剛才開始已經感覺到身體的違和感,每每踏出一步都無比的沉重,無力感就像有鼓重力襲擊而來,日向不由得要微微彎曲身體,扶著牆壁的手也隱隱約約地顫抖起來。

 

  不妙………

 

  一顆汗珠從滿是汗的額頭滑落到地上,把軟性的山地染上了一滴的深黑色再化開。前行的同時日向覺得自己連伸手擦汗的力氣都快要沒有了。但,在這裡連行走都不方便的地方根本無法安心坐下來休息,只好忍耐到狹窄的山路完結的時候了。

 

  下午烈日當空的太陽奪去了日向溫存下來的最後的體力,已經連續二十四小時沒有進食的日向比狛枝更早要到達體力的極限。驀地,眼前一黑的日向與身體的連接在瞬間切斷了。

 

  「日向君危險────!」

 

  眼看著日向的身軀毫無預警之下往右邊傾斜,狛枝大喊的同時眼明手快的伸手拉住日向的手臂,可是僅憑單手是無法抵接住一個身高179cm的男高中生體重。所以,縱使狛枝成功捉住了日向,但仍然無法回避地心吸力的定論,與日向雙雙滾下山坡。

 

 

 

 

###

 

 

 

  日向創是被身體上下傳來的疼痛感弄醒的。

  半睜開眼睛恢復了意識的他,最早看見的是狛枝沾上了泥土髒兮兮的臉蛋。

 

  狛枝他好像一直拼命的在叫喊著什麼。直至當看見自己清醒過來的時候才鬆了一口氣。

 

 

  「狛枝……?我……」

  「太好了,我還在想要是日向君一直不醒來的話,我是不是要人工呼吸急救了啊!」

  「……那真的是太好了呢,我能及早醒來。」狛枝的話使日向不知道應該要笑還是要哭,滿臉黑線和額頭浮現青筋的他說道:「總之可以先從我身上下來再說嗎?」

  日向就算不用審視都清楚自己和狛枝現在是以一個怎樣曖味的上下姿勢,因為剛剛狛枝抵在自己胯間的膝蓋,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已經一直在提示著他了。

  聽罷,狛枝迅速地離開了日向的身體,蹲在地上的他差點就要土下座了。

 

  「啊抱歉,只不過和日向認識不到數天的我實在太得意忘形了。」

 

  日向盡量去忽視腹部以下的燥熱感吞了吞唾液,在狛枝離開的時候審視了一下自己身上因從山坡上滾下去而造成的擦傷。

 

  幸好全都只是擦破了破的輕傷,沒有傷及骨。日向抬頭望向應該是他和狛枝原先在的地方,高度比想像中更高,只有擦破皮出血什麼的簡直是奇蹟啊。

 

  「狛枝你有受傷嗎?」

  「嗯?啊啊日向君不用擔心,我也只是普通的擦傷而已。」

 

  ……超高校級的幸運嗎?

 

  日向在內心默默地呢喃著。的確,對於這個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發動,連擁有的本人都不清楚的發動條件和連帶的連鎖效應……真的是棘手的能力啊。

 

  「日向君,能站起來嗎?」

  「嗯,沒事。我們繼續走吧。」

  「我建議還是先再休息一會吧,在中午這個烈日當空的時間走動的話實在過分地消耗體力呢。」

  「嗯好吧。抱歉因為我連累了你也白白浪費了體力。」

  「不會啊。因為換個說法,我可是多虧了日向君才可以少走一大段危險的路呢。」

 

  接受了狛枝的建議,他們就在落下的地方,乾脆並肩依靠著身後的岩壁休息。這裡比起剛才他們經過的狹小道路要清涼一點,風吹過來的時候日向不由得閉上眼睛讓微風把體內的熱氣帶走。

  偶然,他們會看見山牛群經過和吃草。有數頭山牛似乎還不怕人類,走到了與狛枝和日向休息的草地附近尋找好吃的草坪。

  凝視著山牛那龐大的身軀,狛枝用手托住下顎,認真地說:

 

  「要是煮成牛排的話味道應該不錯呢。」

  「……別在這個時候談到食物啊!不是會更加餓嗎!」對狛枝那不切實際的想法感到無奈,日向毫不留情地吐槽。

  「說起來……肚皮在”嚕嚕”地叫了。」狛枝笑著補充:「日向君的肚皮。」

  「──?!你聽錯了吧!」

  「就當是聽錯了吧。」

  狛枝笑盈盈的表情使日向不滿的鼓起雙腮。

  「不過真的挺難熬呢……飢餓感。在山上我們又不能減少運動量,再這樣下去不用多久我們就會走不動了吧。」

  「嗯,所以在這之前我們一定要抵達到山腳的出口。」

  「──吶日向君。」狛枝喚起日向的名字,那是他想要改變話題的前奏,日向已經對突然被點名的事見奇不怪了:「怎麼了?」

  「你覺得有一股既視感嗎?」

  「什麼?」

  「唔……要怎樣解釋好呢……」狛枝欲言又止,好像真的在煩惱要怎樣將自己的感覺轉換成語言:「所以說我們像這樣忍受著飢餓的折磨,不知道什麼時候也好像發生過同樣的事……」

  「────?!」

  剎那,日向臉色一變。他難以置信地看著狛枝,褐色的眸子無法遮掩其飽受震驚的情緒。

  忍受飢餓、既視感。

  ────那不是在”互相殘殺修學旅行”,在驚奇屋裡黑白熊所製造的”殺人動機”嗎?直至出現了”互相殘殺”之前不給予任何的食物────

 

  狛枝還記得嗎?那個時候的事?!

 

 

  日向震撼得都要忘了呼吸。

  把日向的驚愕全數收在眼底的狛枝歪著頭,不解地問:「嗯……我說了這麼奇怪的事嗎?」

 

  「……只是錯覺吧?」日向正在努力壓抑自己的聲音聽起上來沒有顫抖,動搖地回答:「一、一定是和小時候也試過類似的事而記不清而已吧?」

 

  「嗯……錯覺呢……」

 

  不知道狛枝有沒有接受到日向的解釋,日向戰戰兢兢地想要規探狛枝的反應。倏地,狛枝站了起來,日向看著他走到自己的前方再蹲下身,視線與他平視。手按在日向身後的牆壁上,把他困在自己與牆壁之間。

 

 

  「對呢一定是錯覺……」

 

 

  狛枝的聲線放得很輕、很低,尾音隨風消逝散走,想抓也抓不住。

 

 

 

   良久,狛枝終於開口。

 

 

 

  「……不然──」

 

  狛枝玩味的聲線像隔著一層薄膜,竄進日向的耳朵裡,含著濃烈的笑意,既像嘲諷、亦像調戲。

 

 

  「────我怎麼會覺得日向君看起來好像相當美味呢。」

 

 

 

 

-TBC-

 

<後記>

 

 

劇情斷在這裡實在很抱歉!第三章真的是福利大放送回合啊ww

男友外套!推倒!開動(誒X)!

可以看出作者到底對狛日有多飢餓hshshshshshshs

嗯……為什麼這個結尾的氣氛這麼好呢?!有種狛哥要開動吃了創妹的錯覺啊?!沒錯只是錯覺吧wwww

一天之內擼了六千五字的我快虛脫了^q^ 明天還是要上早班不知道有沒有可能可以再擼多一章當存文呢

最後感謝閱至此w 作者好想被感想砸哦求感想www(抖M)


评论(1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