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彈丸論破-狛日狛《獻上名為”希望”的”未來”》日向創2015生賀

*2015年1月1日向創生賀

*CP:狛枝↔日狛,沒有明顯攻受之分

*一個不小心就爆字數了^q^

 

 

 

 

獻上名為”希望”的”未來”(狛日狛)

 

 

 

  當狛枝凪斗在約定的時間來到未來機關的專屬會議室時,數十張很久不見的熟悉臉龐便呈現在眼前。沐浴在超高校級的大家的視線下真是受寵若驚──狛枝臉上寫著就是這樣的感想。

 

 

  「既然已經齊人,那麼事不延遲我們開始今次的緊急會議吧。」會議的發起人十神白夜在狛枝進入會議室的同時對在場的各人分秒必爭地說。

  「啊喇?我是最後?我看不是還差一人麼?」

 

  狛枝拉開在左右田旁邊唯一空著的椅子坐了下來,目光一掃狹小的會議室內那的人數,發現沒有看見那突出的呆毛後,嬉皮笑臉地朝臉無表情的十神發問。面對狛枝的質問,十神只是輕輕挑起了眉,似乎沒有打算回答,繼續推進會議進程。

 

  「什麼啊,狛枝君你不知道嗎?這次緊急會議召開的目的。」

 

  坐在狛枝右手邊的超高校級的攝影師──小泉真晝略感意外地向狛枝搭話。狛枝搖了頭搖:「我只聽說這次會議必須出席而已,這和日向君不在這裡有什麼關係嗎?」

 

  「大有關係了!應該說,是刻意不讓日向君參加的。說到這裡狛枝君應該有些眉目了吧?」

  「………?」狛枝先是一頭霧水,但把小泉所提供的線索綜合在一起後,很快就得出結論的他失笑:「哈哈……什麼啊是這麼回事吧。」

 

  「──日向君的慶生會吧。」

  「Bingo!不過日向君大概一小時左右就會到了,我們刻意把會議的時間約早了一小時,所以才要盡快決定各種事項。」
  「真是意外呢。連我也被邀請進這種充滿”希望”的慶生會籌辦去真的沒有關係嗎?有可能會因為我的關係而把一切都搞垮哦?」

  「──到那個時候,狛枝君也一起再想辦法就好了,不是嗎?」

 

  回答狛枝的不是小泉,亦不是坐在他左手方的左右田,而是剛好在他們身後經過,正在派發著會議文件的苗木誠。

 

  「……不愧是”超高校級的希望”的苗木君呢,真是充滿希望的反論啊。」

  「啊啊從剛才開始被迫旁聽就覺得煩死了!狛枝你這傢伙只需要選擇參加或者退出就好了很簡單吧!?要參加的話就快點加入討論,退出的話就快點滾吧!」

  「左右田桑!不能對同伴用這種語氣說話啊!」

  「是是是!索妮亞小姐說得真對!不──我只是為會議的進度想著而已啊哈哈…──」

  「那麼,狛枝君是怎樣想的?」苗木微笑問道。面對自己所仰慕的”超高校級的希望”直截了當的發問,狛枝少有沒有即時的答覆,陷入沉默。

 

  「………既然都受到了邀請,在這裡中途退出怎麼說也會踐踏了”希望”啊,那就請讓我參與吧。」

  「嗯,太好了呢。」十分滿意狛枝的回覆的苗木看來鬆了一口氣,似乎就連他也不知道若果被拒絕的話要怎麼辦。

  「──苗木還是一樣天真呢,這句話還是留在慶生會順利結束後再說好了。」

 

  恰好聽見了對話內容的霧切響子朝苗木走了過來,手肩上他的肩膀上丟下了這麼一句話就走開了。與霧切共事一段日子的苗木,理解這是她獨有的激勵方式之一後,也含笑回應────

 

 

  「會順利的,一定。」

 

 

  狛枝伸出沒有配戴黑色手套的右手,拿起了注入了咖啡的杯子靠近嘴邊,輕吮了一口黑咖啡,對苗木以及霧切的對話不予置評。



 

###

 

 

 

  「──那麼,以上就是慶生的時間、地點以及內容,如果沒有異議的話,接下來我們就著物資方面再討論。」

 

  日向創的慶生派對的討論進程至今仍相當的流暢,儘管偶爾會因為情緒高漲而離題,不過十神每每都在巧妙的時機把話題順利拉回來,所以還有充分時間。各人都相當的積極參與是次的討論,不管實際上可行與否,還是提出各種意見供大家參考──除了狛枝。

  平時多話得教人好想把紙團往他的嘴巴裡塞的狛枝,在討論的時候居然安靜到這種程度,反倒會讓人懷疑他是不是在暗地裡策劃著什麼。

 

  「說起來,日向君喜歡吃什麼口味的蛋糕?」

  「無論是什麼口味都沒有關係!三磅的話這個人數應該差不多吧?無論是上面小嘴還是下面的小嘴我都會讓日向滿載而歸的全都放心交給我吧──!」

 

  在眾人都因為花村輝輝那貫徹始終的黃色笑話而汗顏的頃刻,一直沉默不言的狛枝作出了他會議上首次針對慶生派對的發言。

 

  「嘛,有”超高級的料理人”在的話,我們在食物方面的確不需要擔心,不過,蛋糕的數量至少也要有二個吧?」

 

  重點在這裡嗎──?!

  眾人仍然未能第一時間作出反應,所以率先回應狛枝的只有花村。

 

  「為什麼?除了蛋糕我還想做好~多的其他派對料理啊,兩個的話就算有兩個小嘴也吃不下啊?」

  「嗯?沒有為什麼,因為其中一個不是同來吃而是用來砸的吧。」

 

  ────?!!

 

  這是在開玩笑嗎?那個狛枝嗎?不不不那張表情無論怎樣看都不像是說笑啊?

 

  「……哈啊?」

  「啊喇?我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會議室突然鴉雀無聲,狛枝一臉無辜地笑著問。

  「……我說,狛枝你這這傢伙和日向是有什麼私人恩怨?」日向不在的話,吐槽役的擔當基本上就只剩下左右田了,他忍不住問。

  「沒有啊。嗯?生日那天壽星要被砸蛋糕不是定番?」狛枝瞠大灰眸,好奇地直逼左右田,嚇得對方立馬往後退避三舍。

  「原來如此!日本的風俗真是充滿了意外驚喜呢!」聽罷,金髮的馬尾王女雙眼發亮,讚嘆地說道,左右田馬上加以糾正:

  「索尼亞桑別吸收奇怪的日本文化啊!一般而言生日是不會砸蛋糕的!」若然這不是在開玩笑的話,狛枝那傢伙自今到底過著怎樣的生日才會有這樣的認知啊?

  「……不我開笑玩而已,請不用在意我繼續討論吧?」

  「順帶一問,小凪斗如果在生日當天被砸蛋糕也不會生氣嗎?」坐在狛枝對面的澪田唯吹歪著頭問。

  「儘管是我也開心不起來,不過為什麼要生氣?」

 

 

  好可怕啊這個人…………

 

 

  苗木臉上的笑容在會議裡首次出現了僵硬,他求救似的把目光投向一旁的霧切以及十神,可是無論是霧切還是十神都好像刻意不看去他似的,避免了他的視線。

 

 

  ────前途多難啊日向君。

 

 

  苗木在心底,做了一個雙手十合的動作,為日向祈禱。

 

 

###

 

 

  一月一日當天,午後五時。

  身穿白恤、黑西裝的日向創,準時來到了會議室。就著今天的討論議題的資料閱覽過無數次,預備在會議的時候提出意見。

  日向抱著緊張的心情打開了會議室的門扉,可是會議室內漆黑一片,全無人的氣息。

 

  ────嗯?今天是我最早到嗎?平時開會一定會最早到達的十神君是有什麼事嗎?

 

  日向一邊想,一邊往會議室邁出一步,擦得閃亮的黑色皮鞋踏在地板上發出清脆的”呯”一聲,彷彿以此作為指示聲,會議室的燈光在同一時間亮起來,下一秒傳進耳際的是響炮的連響聲音,以及────

 

 

  「生日快樂────!」

 

 

  來自十多位成員的合聲祝福。

  被噴了一身彩帶的日向,眨了眨眼睛,驚訝地看著面前數十張笑臉,一時間反應不過來愣住了。

  能夠看見這樣的日向,眾人用心預備的生日派對的驚喜充分達到了。日向在同伴的包圍下,總算反映過來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欣然地接受同伴們的祝賀以及禮物。

 

  從程序醒過來後,一同加入未來機關的他們就像高中或許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工作的上班族一樣,各散東西。儘管通訊見面以及開會亦能見面,可是見面的次數的確減少了不少,所以今天能夠看見同伴們齊集在一起,對日向而言已經是好棒的生日禮物了。

 

 

  可是────

 

 

  當他掃視了一遍派對的現場,發現無論在哪裡都看不見那個人。唯獨那灰白的身影不在,使日向從剛才開始便在意得不得了。但鑒於派對的氣氛使他沒有機會問出口來。

 

  也是呢,只不過區區是一個預備學科的生日派對,對他而言參與也僅是浪費時間吧。

 

  日向消極地想,然後不禁想到現在自己身處的是同伴為自己舉行的慶祝派對,因此他馬止抹去這種悲觀的想法,拼命地忘要自己忘記狛枝的缺席,被朋友所包圍的日向疲倦的臉龐上還是展露出愉悅的笑靨。

 

 

  ────無視心底那隱約刺痛的地方。

 

 

 

  苗木拿著兩片已經切好的蛋糕片,朝日向走過來,笑著送上祝福。

 

  「日向君,生日快樂。辛苦了,機關的工作量相當的多,今天就好好的休息一下吧。」

  「嗯,謝謝你苗木。」接過苗木幫自己拿過來的蛋糕片,日向卻沒有馬上品嚐味道,而把碟子放置在茶几一旁,支支吾吾地說:「那個……狛、狛枝他………不,你當我什麼都沒說吧。」

 

 

  「────狛枝君他有來哦。」

  「………真的?!」日向幾乎是整個人彈了起來,下意識地按住苗木的肩膀反問。

  「嗯……」身形較為嬌小的苗木,肩膀傳來的輕微疼痛使他不由得瞇起了眼睛,日向這才發現自己的反應過大,馬上鬆開了手。

 

  接下來,日向聽苗木娓娓道來事情的始末,他才知道原來狛枝從一開始便有參與這次的慶生驚喜,這使他感到相當的意外。

 

  「其實,狛枝主動提出了一人負責派對的現場佈置。可是,他好像在佈置完成後便失去了蹤影,後期無論大家怎樣聯絡他,他都沒有回應。我也一直擔心他會不會出了什麼事。」

 

 

  原來……會場是狛枝他佈置嗎?為了他的慶生會……狛枝他………可是為什麼要在派對開始前就把行蹤消除?因為不想看見我?不不,若果是這樣的話打從一開始就拒絕參與不就可以?這傢伙一如既往地難懂啊!

 

  ……不………

 

  日向的腦海裡突然冒出了某個場景的回憶片段,然後他使勁地緊捏住拳頭,才能使自己不至於因過度的情緒波動而爆發。

 

  日向闔上眼眸,再睜開的時候,剛才的陰霾全都一掃而光。他那直勾勾看著前方的眼神,就連在一旁的苗木也受到了那存在的吸引,一時間忘了要呼吸。

 

  啊啊真懷念。與在程序裡最後打倒”她”的時候,那個覺醒的日向君一樣的眼神呢。

 

 

  「抱歉,我要離席一會。」

  「嗯,加油啊日向君。」

 

 

  在苗木的鼓勵、以及眾人的疑惑注視下,日向沖沖往會議室外奔跑。

 

 

 

###

 

 

 

  事實上,日向看似一鼓作氣地飛奔了出來,但他對狛枝身處的地方基本上沒有任何的眉目。縱使如此,從苗木那裡知道狛枝有來到這個島嶼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他就有狛枝他還沒有離開、他還待在這個島嶼上的自信。所以才會產生了”要把那個鬧彆扭的傢伙找出來”的意念。

 

  走遍了島嶼數個狛枝經常待的地方也無果後,日向突然靈機一動,想到一個地方。然後禁不住朝那個不在這裡的人抱怨著。

 

  「不會吧?在這個季節?那傢伙是想感冒不成?」

 

 

  他想到的是他倆第一次相遇、以及在愛島程式裡最後一次見面的地方──沙灘。

  果然,來到了空無一人的沙灘,發現了他一直在尋找的身影。

  或許是由於狛枝身穿未來機關派發的黑色西裝的緣故,所以那頭銀白色的頭髮在入夜的海邊尤其奪目。

 

  日向徐徐朝狛枝接近,刻意的在狛枝先前在沙灘上留下的足印上,重新疊上屬於他的足跡。

  海浪拍打著岩石的聲音源源不絕,海風吹襲過來的時候寒徹骨底。可是,顧不上這些有的沒的,日向直直地向著狛枝所在的地方前行。

 

  然後,在不到十公分的距離駐足。

  似乎聽見了往接近自己的腳步聲,日向能看見狛枝的肩膀一震,可是他還是沒有回過頭來看向自己。

 

  「狛枝,你在這裡幹什麼啊?不冷嗎?」

  「嗯,如果我說冷的話,日向君會溫暖我嗎?」

 

  狛枝慢條斯理的聲線傳進耳畔,由於狛枝始終不願意把面朝向他,所以看不見狛枝的表情、亦聽不出狛枝的話裡玩笑佔了多少分。

 

  「………我說你啊。」

 

  感覺到自己被狛枝耍著玩的日向微愠,日向拉起狛枝的手,強行把狛枝的身體扳了過來。

 

  「………手,果然冷冰冰的啊。」

  「彼此彼此呢。」

  「在感冒之前趕緊回去吧。」

 

  日向無可奈何地牽起了狛枝的手,可是無論如何拉扯他,對方還是分毫也不動。就算是日向親自來找他,看似仍是無法動搖狛枝無意回去的決意。

  日向嘆氣。

 

  「我聽說了,派對是你佈置的?」

  狛枝回以沉默,日向把這當成是默認了。

 

  「既然都來到了,為什麼不出席?」

  「……日向君才是,快點回去吧。看你這個樣子應該是突然中途離開派對吧?還是快點回去讓大家安心比較好吧?」狛枝笑著回避日向的發問,他推了推日向的背後,催促他別管自己。

 

  「────我還沒收到你的禮物。」

  「……誒?」

  「所以你不可以缺席。」

  「我可沒有準備什麼禮物哦?而且如垃圾蟲一樣的我,就算預備了禮物,日向收到也一定不會高興的。」

  「你總是這樣!在嘗試之前就先扼殺某些可能性!既然這樣那你就給我賞臉出席我的生日派對來彌補。」

  「真強硬呢日向君。」狛枝頓了頓,彷彿在思考,又好像什麼都沒在想。片刻後,他接著試探地反問:「----如果我說不呢?」

 

  「那我也不回去了。」

 

  …………

  …………………

 

 

  「啊啊當日那個看見我就臉色一變還退避三舍的日向君到哪裡去呢?」

  「那麼當日那個看見我就笑容可掬還如影隨形的狛枝到哪裡去了呢?」



  「好了好了我認輸。」狛枝高舉雙手投降:「那麼日向君想要什麼禮物?」

  「一般這個問題會在別人生日的當天才問嗎?」

  「抱歉抱歉。」嘴巴在道歉可以狛枝臉上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有歉意。

  「什麼也可以?」

  「嗯?」

  「想要什麼也可以嗎?」

  「嘛……我能力範圍可及的事都可以吧。」

 

  於是,日向認真的想了想。

  溢出兩個音節。

 

 

  「未來。」

  「……誒?」

  「我想要,你的未來啊。」

 

 

  狛枝的微笑稍縱即逝,靜謐降臨籠罩著兩人,這次的沉默相較剛才任何一次都要漫長,導致日向有一種身處的時空停擺了的錯覺。

 

  「………這算什麼?」

 

  狛枝面無表情地反問,明亮澄澈的灰眸映照著日向的神情,在那裡含蘊著的東西也許可以稱之為”期待”。

  日向把那個詞彙再重複清晰地說了一遍:

  「如果你覺得太過貴重的話,我就用你最愛的我體內沉睡的希望來交換吧。」他把右手放置在自己偏左的胸膛上,從掌心感覺到底下傳來的心臟的跳動聲。

 

  「不……我聽不太懂你的意思啊日向…──」

  「所以拜託了!」日向大吼,把狛枝的話以及他的思緒一拼切斷:「──別"回去"啊。」

 

 

  話音方落,日向感覺到在身前的狛枝他整個氣息都轉變了。這個氣息

  狛枝淡然地,勾起嘴角的弧度,然後那雙澄澈的眸子在轉眼間變成被黑色旋渦所吞噬,渾濁無比。

 

 

  「………………不愧是日向君,什麼時候察覺到的?」

  「就剛剛而已。而且只是推測,變成肯定的是現在。」

 

  ────狛枝與絕望的距離正在一步步地拉近,若果有一個差池的話,隨時轉變成為”絕望”也不奇怪的地步。

 

  「為什麼?我覺得我應該隱瞞得很完美才是。」

  「──因為你缺席了我的慶生會。」

  「只是這樣?」

  「……讓我記起了在程序裡,九龍頭重傷後康復回到我們身邊那時候的事。」日向臉色凝重地說:「那時候你沒有進去九龍頭的病房去吧,說感人的再會場面,要是垃圾的我在一定會破壞氣氛什麼的話,刻意回避了吧?」

  「…………」

  「那個時候因為滿腦子都是九龍頭的事所以沒有為意,可是現在想回來,你今天的舉動和那天不是有著相同的意義嗎?你在害怕吧──害怕自己的”幸運”連鎖。」

  「…………」

  「可是,”那件事”理應不會記得,所以我就在推測,狛枝你的記憶正在逐漸變得鮮明──無論是”第一次修學旅行”的事,還是”修學旅行前”的事。」

 

  再加上未來機關繁忙的工作,導致休息的時候減少,多多少少亦會有壓力。然後大概本人是知道的,所以狛枝才會有那樣的舉動,想要遠離日向和大家的舉動。

 

  「我說得對嗎?狛枝。」

  「──それは違うよ。」

 

  沒想到會乾淨俐落地被狛枝射出了論破的子彈,看著被子彈擊破四散一地的碎片,日向愕然後反駁:

 

  「那裡不對!?」

  「恢復記憶那邊的推測好正確呢,連我都不得不要感到佩服。可是,很可惜的是──我沒有日向君想像的那麼偉大,缺席日向君的慶生會的原因……純粹、真的只是純粹的私心罷了,所謂的”絕望”會不會傳播,我可是毫不關心呢。」

  「什、…──」

  「給猜中了一半的日向君獎勵,把我的私心告訴你吧。」狛枝湊近日向,輕挑地往前踏出了兩步,指尖在日向的恤衫上慢慢滑落至他的胸口:「──我只是在妒忌而已,想把被大家包圍的日向君奪走,在日向這個存在誕生紀念的這一天,把日向君佔為己有。」

  「……狛……」

  「怕了?所以可能我在追求的那種崇高的”希望”本體也僅僅是污衊的”絕望”而已,那麼醜陋的我的未來,日向君也不可能會想要吧?」

 

  「──你啊,到底要把自己,不……把我的本心踐踏到一個什麼地步才會滿足啊?」

 

  徹底被狛枝惹火了的日向差點就氣得想要放倒他,日向用力握住

 

  「你是一個怎樣的存在,我又不是今天才知道。也許一開始是很害怕你,不知道你在想什麼,可是還是在意你在意得不行!你的未來是怎樣醜陋也好,我的”未來”是不會被你所渲染的!所以放馬過來吧!」

 

  「噗……噗哈哈哈哈。」狛枝驀地爆發出笑聲,──不同於讓人背脊發寒的狂笑,那是純粹覺得好笑而笑。

  「等、……等等這裡是笑的地方?」

  「噗真的……該怎麼說呢………不愧是預備學科的日向君?」

  「要贊我還是損我選其中一個啊!」

  「抱歉吶。」

 

 

 

  把未來托付給日向君……嗎。

  將兩人的未來二合為一。

 

  這樣就可以了嗎?這樣左手的疼痛也能減低一點嗎?

 

  不……疼痛的地方是再往上一點的位置才對吧。

 

 

 

  那個現在洋溢了暖意的位置────

 

 

 

  「……拿去吧。」

 

  狛枝回握住日向抓住自己的手掌,置於自己的胸膛前。

 

  「嗯?狛枝?」

  「既然日向君說到那份上,我還有拒絕的理由嗎?」

 

 

  到底是絕望、希望、未來、幸運、還是不幸……────

  感覺什麼都沒所謂了。

 

 

 

  只要和你*&^%$@#$%^_的話…────

 

 

 

 

  「──生日快樂,日向君。」

 

 

 

 

 

 

-完-

 

<後記>

日向君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以及各位新年快樂ヾ(*・ω・)ノ゜+.゜★!!

作為二零一四年最後一篇的作品,寫的是狛枝和日向兩人真的沒有什麼的遺憾了!

賀文有大半篇的篇幅都是寫狛枝和日向的互動,把心思花在描寫兩人的對話部份,當然混合了不少原作個人的理解進去,比起一直對日向作出主動攻勢的狛枝,因為對自己能力的糾結而被動的狛枝也好棒呢/////////這就是我所理解的狛枝和日向,能夠寫出來真的好高興,也希望大家會喜歡(*´艸 `*)

(所以結果字數就一發不可收拾還差點就趕不及一月一日踩點了ry)

 

然後,今次苗木小天使可以猛刷存在感實在是太好了!這篇有好多彈丸角色都是第一次描寫ww特別是花村真的寫得好歡啊(笑)充滿了私心真對不起(掩面

 

不過現在才發現,這篇是除去狛日的中長篇坑外,首篇的狛日狛短篇呢!接下來要努力本子的校稿以及合志的稿子!若果時間容許的話會盡快填坑的ww(掩面

 

那麼感謝閱此至w

 

<2014.12.30 16:45 星>


评论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