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聲優-野神《優先次序》

*神谷浩史2015.1.28生賀

*生腐有注意不喜者請自行回避

 

 

 

優先次序(onkm)

 

 

 

  「辛苦了!」

  「各位辛苦了──」

 

  今天收錄的工作圓滿結束後,返回自己的座位上收拾台本的小野大輔,剛好瞄到躺在包包裡的智能手機正在閃爍著白色的亮光,看來是收到新的訊息。他把台本塞進去,掏出手機打開手機螢幕。

  寄件人是HiroC,然後郵件的內容相當簡潔精要,或許應該說異常地短的內容使小野在打開的瞬間便已經湧上不祥的預感。

  然後郵件短短一行字的內容在下一秒便證實他的預感。

 

  “SOS 我在家”

 

  小野被這三個英文字母嚇得不輕,臉色赫然一變,全身的毛孔都在一瞬間倒立,抓起背包,沒來得及與同事道別便箭一樣衝出錄音室。

 

  小野邊奔跑,邊在察看神谷浩史最後發給他的郵件,郵件寄出的時間顯示為一小時前,因為工作期間不能察看手機,所以現在才發現。期間他不斷地回撥神谷的手機號碼,卻無人接聽,他焦急得甚至把手機捏出聲來。

 

  可惡……到底浩史發生什麼事了?一小時前……還能趕得及嗎……不不不不不要亂想啊小野大輔!現在要做的事就是盡快趕到浩史的家確定他的平安!

 

  「……可惡……給我趕上啊啊啊───」

 

 

  小野在走廊上全力衝刺狂奔,無數路人向他投向怪異的目光,但他一心只想著要趕到神谷身旁的,把旁人全數無視,乘上計程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連告訴司機目的地的力氣也沒有,連喘著氣。來到神谷桑的公寓前,放棄等待升降機,直接爬了好幾十層樓梯。來到神谷家的門前,小野大喘著氣,邊按門鈴邊大喊著神谷的名字。

由於好一陣子也沒人應門,當焦急極了的小野正打算用蠻力撞開門扉的同時,門終於打開了。

  應門的是小野極為擔心其安危的本人,神谷他面無血色,正想開口說點什麼的時候就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裡。

  神谷身體一顫,把剛才想要說的話忘個清光,老實地被小野抱住不放。在胸前傳來的,陣陣的嗚咽聲從胸前傳來,小野像個與父母失散的孩子,把不安透過聲音、觸感傳遞了給神谷。

  他緊揪著神谷胸前的外套不放,斷斷續續地直唸著神谷的名字。

 

  「神谷桑……神谷桑……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剛剛瞥了一眼,發現神谷並無憑肉眼可見的外傷,可是小野還是無法安心,像要確認對方的存在,死死地摟住神谷不放,想要藉此從肉體的溫度安慰自己受到驚嚇的心情。

 

  「……小野君、…我沒事……快點放開我……我不知道你誤會了什麼,可是我現在分秒必爭,我們邊走邊說吧。」

 

  小野抬頭一看才發現神谷已經一副外出的打扮,神谷輕顫的語調以及斷句的不自然地方正讓小野感到奇怪之際,他便對上那雙濕潤的蜜褐色眼眸,頓時心頭一緊。

 

  然而,沒來得及詢問事態,小野便被人挽起手臂、拖著離開了公寓。神谷會主動挽起自己的手的事實,若然是平時,絕對會一臉愉悅。可是現在事態的嚴重性奪去了小野大部份的思考能力,他呆呆地被神谷拖著跑。

 

 

  掌心傳來的溫度使小野暗自吁了一口氣,懸空著的心在得知到自家戀人的平安後總算放下了。

 

 

###

 

 

  「誒……?娘桑不見了?!」

  「我回家的時候便已經看不見娘桑的身影,起初還以為牠在哪裡躲了起來,可是用食物當餌也沒有出來我就心感不妙了。門和窗都有好好的鎖上了牠到底是怎樣跑出來的……而且以前都沒發生過這樣的事……莫非娘桑是出了什麼事嗎以前曾經聽說過家貓要是知道自己的生命快將要完結的時候,會逃到外面去遠離主人…」

  「神谷桑!神谷桑!這樣也不像平時的你啊,先冷靜一點……」

 

  小野打斷了說個不停且越來越往悲觀方向思考的神谷,把手按在神谷顫抖的肩膀上,可是下一秒便被神谷毫不留情地拽開了。

 

  「娘桑不見了的現在你叫我要怎樣冷靜啊?!」

 

  神谷朝小野怒後,馬上便驚覺自己失言,陷入短暫的沉默後,他深呼吸一口氣,試圖令自己急速躍動的心跳緩和下來。

 

  「抱歉,明明是我叫你來的…」

  「沒關係,這些之後再說吧,如今找到娘桑才是首要的事,神谷桑知道娘桑有可能會去的地方嗎?」

  「嗯,有幾個娘桑喜歡去的地方,時間不多了,我們不如分頭去找吧?我去公園那邊,小野君你去…────」

  「神谷桑危險────!」

 

  小野的叫喊聲被卡車的緊急剎車聲響掩蓋,司機的咒罵聲隨即傳來。神谷受到驚嚇,完全沒了反應,遲遲意識不了發生什麼事。全身的血液都被抽掉,幾乎在失去了所有的判斷能力,多虧手腕上的力度與溫度,才能把他的意識拉回現實。

 

  若然剛才不是小野君及時拉住他,沒看燈號的他差點就衝出了馬路。

 

  「神谷桑!振作一點!你這樣的狀態是要我怎樣可以放心讓你離開我的視野半秒?」

  「可是……」

  「浩史你聽我說──!」

 

  小野語急敗壞,用比剛才更響亮的聲音蓋過神谷欲反駁的微弱聲線,被小野的氣勢所震懾,神谷失去了言語,暗忖自己這次真的把那個很少會生氣的傢伙惹火了。而且還是非常的生氣。

  以為小野要對自己發火,神谷下意識地閉上眼睛,準備承受迎面而來的責罵。反而,小野看見神谷那幾乎不曾出現的弱勢表現,原先想要說的話全都忘了,怒火大半都被瞬間澆熄。

 

  小野像被這個模樣的神谷所吸引,忘我的朝他朝出手,輕撫著褐色的小腦袋。

  把聲線放柔得宛如哄嬰兒似的溫柔地說────

 

  「神谷桑,有時候我真的好妒嫉娘桑──妒嫉那個可以讓那個神谷浩史失去了一貫的冷靜,露出現在這種表情的娘桑。娘桑有可能隱約知道我這種醜陋的想法,所以才會一直沒有親近我、放不下對我的警戒。」

  「小野君……」

  「啊……我都在說些什麼啊……現在不是說這種事的時候!娘桑要緊!」當神谷正想說什麼的時候,小野突然覺悟,趕緊把話題的中心轉回到神谷的愛貓身上,「神谷桑,在分頭去找娘桑的時候,不如再想想有什麼其他可能被忽視了的線索?」

 

  聽罷,神谷點頭陷入了沉思。回憶起最後一次看見愛貓的時候的畫面,然後他藉此聯想起了一個小野感到意外的人物。

 

  「啊……說起來中村那傢伙,今天有來過我家呢。」

  「咦悠一?」

  「對,突然就跑過來我家留了一會,似乎今天他放假呢。之後因為我要出門,所以就直接把鑰匙交給中村,叫他走之前記得鎖好門窗……」

  「這樣的話說不定他會知道些什麼,聯絡他問一下比較好?」

 

  小野說的很有道理,神谷不禁心想自己的判斷力還真的下降到比小野君還要低,因而有點失落。

  當神谷正想掏出手機的同一時間,小野的手機響起了。

  小野掏出來一望,看見來電者是杉田智和,立馬按下接聽的按鈕。

 

  「喂喂,大哥有和你在一起嗎?」杉田的聲音從電話的對面傳來,背景音相當嘈 雜,差點沒聽見他在說什麼。

  「他就在我旁邊,怎麼了嗎?」

  「他一直沒有聽電話,我們還在擔心是不會發生什麼事呢。跟你在一起那就安心…──」

  「喂喂,該不會是小野君顧著揉胸所以沒空接電話吧?」另一把聲音插入了對話,小野一聽便知道那是中村悠一的聲音,似乎杉田和他在一起,他笑著調侃著小野。

  「哈啊?揉他個毛。」

 

  回話的同樣不是手機的原主人。因為小野為了讓神谷也能清楚聽見談話的內容,而把通知設置成了擴音模式。神谷一聽就憋不住沖著麥克風大聲吼回去。

 

  「不是吧?都已經用大氣電波坦白了,沒必要現在才害羞吧?」

  「我才沒有真的讓他揉好嗎!Radio那邊只是為了吵熱氣氛才說的好嗎!」

  「不……其實我也不是沒揉過…──」

  因為神谷全力地反駁,反倒讓一直在旁邊加入不了對話的當事人之一的小野有點不太高興,小聲地嘀咕。

  「小野君你給我閉上嘴!」

  「大哥,不用理那傢伙,他似乎有點喝醉了。」好不容易搶回手機的主導權,杉田邊推開中村,邊繼續說:「大哥,今晚的派對,你們不來了?」

  杉田問,他們兩人才記起今天晚上原本與”DG5”──杉田、中村、安元他們,在杉田家慶祝即將要踏入四十代、神谷慶生派對的約定。

 

  「不……抱歉,因為我們正在找不見了的娘桑,所以不來了。」

  「咦?娘桑的話不是就在這邊嗎?」

  「「………哈啊?」」兩人異口同聲。

  「因為怕你又用照顧愛貓的藉口不玩通宵,所以中村預先把娘桑帶到我家來了,說這樣你就會放心什麼的……」

  「這種事我第一次聽啊!」

  「啊,因為神谷桑的手機一直接不通,所以我拜託了安元…」

  「因為我剛好碰見杉田,杉田說會在下一場收錄會與神谷桑見面直接說啊?」

  「………」

  「喂杉田你別以為用顏藝就能蒙混過去!」

  「我被你們嚇死了笨蛋!我這就上來做好覺悟啊──!!」

 

  甫怒吼完,神谷不給他們道歉的時間,馬上切斷手機。

  知道是虛驚一場後,神谷幾乎被拔去了全身的氣力,腳一軟扶著牆壁蹲下了身子。

  小野衝上前,扶起搖搖欲墜的神谷。

 

  「神谷沒事嗎?還走得動嗎?」

  「嗯我沒事,謝謝。」

  「那麼神谷桑,我們走吧。」

  神谷拉住了那個想往中村家方向走的笨蛋。

  「小野君等一下。」

  「嗯?怎麼了?早點去見娘桑平安無事的身影吧,那樣神谷桑也會精神起來──」

  「的確是想,但既然知道了娘桑的平安,那現在有比起去見娘桑和杉田他們,更重要的事。」

  「嗯?」

  「我想釐清一件事。」神谷頓了頓,接著說:「娘桑是我重要的家人,牠的安危我會絕對優先,可是──!」

 

  說到這裡,神谷伸出雙手往小野的雙頰貼上去,冰冷的掌心瞬間被熱度所包圍,然後不由分說的同時往左右兩邊一扯。

 

  「痛!痛痛痛……加利亞桑?」

  「你也是一樣!要我在你們裡排優先次序根本毫無意義!吃醋個鬼啊笨蛋!」

  「誒?」

  「所以說你跟娘桑……是……一樣……」神谷因羞赧,愈往後說,聲線就愈小,幾乎都是聽不見,捏臉的力度也大幅的減少。

 

  ──我跟娘桑……是一樣?

  ──所以……我也是神谷重要的家人的意思?

 

  腦袋在重要關頭總是不太靈活的小野花了些許時間才理解到神谷言下之意。

 

  「所以我……小野君你的臉好噁心,還是把我剛才的話忘了吧!」

  「嘿嘿,怎麼可能會忘記呢?」

  「等等這裡可是在大街上啊!可以不要黏過來嗎?還有你要把我拉去哪?中村的家不是在這個方向吧!方向白癡!」

  「不不,方向沒有錯啊。我們這就回家嘛。」

  「哈啊?回家幹麼?!還有別說得那像是我們的家好嗎!」

  「因為我改變主意了──雖然對不起杉田他們,但我已經決定了要在浩史生日前夕獨佔你了。」

  「等等!我不要啊!你這傢伙根本還在生氣吧!」

  「生氣?我沒生氣啊。」

  「那就是妒嫉吧!」

  「浩史再繼續說的話莫怪我不客氣──把你那張可愛的小嘴封住喔?」

 

  ──不正常,不正常。這人絕對不正常啊!

 

  若然是平時的話,神谷絕對會反駁,不會甘於下風,可是他的六感告訴他,現在的小野是認真的,要是他吱一聲的話,小野是不會猶豫真的在大街上吻他的。

 

  開什麼玩笑,他剛才可是著急到連口罩都沒有戴出來呢!要是被人認出來的話豈不是會令聲優界引起一陣巨大的騷動嗎?

 

  「抱歉,我好像欺負過頭了。因為我實在是太開心了……神谷桑會主動出擊,自緋月最終回的書腰以來了呢。」

  「緋月的書腰我沒有特別的意思啊!」

  這一句聽起來簡直就像是”我對小野君沒有任何意見”一樣,遮羞罷了。

  「是的是的我明白。」

  「你根本沒聽懂啊!」

 

  小野不是沒有真的想在大街上吻上那片櫻唇的打算,而是剛才神谷的話如同嚐了口蜂蜜般,甜滋滋的感覺仍在口腔中擴散。

 

  他在那個人的心底裡,原來是處於優先事項最高的那一列,當產生了這種認知後,嘴角的笑意就無法制止了。

 

  現在,就先忘記在最高的那一列上,他事實上至少仍與一隻貓同一排的事實吧。

 

  神谷抱怨的聲音因現在他們雙手相牽而顯得沒有中氣,小野對抗拒在街上被親,但卻對自然牽手沒自覺的自家戀人,感到憐愛無比,他不自覺的又把手牽得再緊一點。

 

 

 

 

 

-完-

 

<後記>

差一點生賀就要趕不上了──!!神谷浩史様40歲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今年賀文的梗想了好久,結果最後選用了從親友那邊發生的愛貓失蹤事件去改編而成的梗希望喜歡ww

還有今天也是靜雄的生日呢!靜雄生日快樂!!每年因為某兩人的生日和靜臨角色互換的關係賀文,我每次都只有二擇其一寫一邊CP ryy 今年本來想說應該要神谷生賀和小靜生賀都寫起來但結果還是沒趕上ry

希望5月4日臨也生日的時候可以多寫一篇onkm給小野D的生賀!

本來想說onkm本的本宣也在踩點的時候同步發的,但因為還在趕賀文的關係,所以來不及,本宣還是待128晚上再開吧OWO/

能夠喜歡上神谷浩史真的是太好了,能夠認識到同樣喜歡他的朋友、一起吃飯、吃蛋糕慶祝本命生日真的是太好了

 

──今年も一生応援します

 

<2015.01.27 22:37 星>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