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東京喰種-月金《逐漸逝去的昨日》-上

*漫畫主線衍生,月金組隊的日常,請以輕鬆的心情閱讀w
*雖然取了個嚴肅的篇名但內容是鬧著玩的(不

 

 

 

逐漸逝去的昨日(月金)-上

 

 

00.

 

  五月二十一日。

  自從經歷了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去,金木研便再也沒有意識日子,或者慶祝節目等。尤其是諷刺的是,他拼命想要從記憶裡抹去的那一天,恰好就是他十九歲的生日。

  離開”古董”、組成新勢力在六區駐守已經數個月。當中搜集情報的同時,還要調查利世、以及加納醫生的事情,身為領袖的金木研自然是忙得不可開交。

  當萬丈數壹提出想為雛實慶祝生日的時候,他才後知後覺記起雛實的生日。居然把同伴的生日遺忘了,金木研對此著實感到慚愧。雛實年紀尚小,自己在她的歲數時,每年最期待日子非生日莫屬。若然是在”古董”的話,想必店長、董香醬,大家定會花盡心思給雛實一個盛大的生日驚喜吧。

  如今雛實卻選擇跟隨自己,一同離開”古董”──

 

  或許是想為雛實彌償什麼,又或者只是想讓自己的良心好過一點。所以當萬丈提出與雛實一起外出慶生的建議時,他甚至沒有考慮被青桐樹或者CCG發現的危險性,便點頭答應。

  另一方面,被告知今天一整天可以和金木研他們一起外出的雛實,眼瞳閃爍著顯而易見的期待,興奮得在基地中手舞足蹈。看見雛實臉上久違出現的笑靨,金木研覺得冒這個險也是值得的。

  既然要在非常時期一起外出,金木君多少的偽裝還是必需的。面對到現在還不能釐清到底是敵還是友──月山習的建議,金木研難得沒怎樣多思忖就表示同意,畢竟他對自己那頭白髮有多顯眼還是有自覺的。

 

  「可是,要怎樣偽裝?」總不能戴面具或是口罩吧那也只會引起不必要的注意,萬丈疑惑地問。

  「No problem!請交給我吧!我會為金木君特別預備裙子、化妝用品還有女性的內…痛──」

  月山習的腦袋吃了金木研厚實的一記手刀,在旁觀望著事態發展的萬丈,心想金木真熟習應付這種痴漢啊。

  「請幫我預備假髮。」

縱使金木研還是客套地使用敬語,可是平淡的語調中注入了無法讓人反抗的成份。聽罷,月山習淡淡地勾起嘴角,把手放置在胸前,朝金木研鞠躬。

 

  「……Yes My load。」

 

  金木研瞄了一眼垂低頭的月山習,當下總覺得剛才那抹笑有種說不出來的不協調,他頓了頓,沒有再深究下去。

 

 

01.

 

 

  同意月山習替他預備偽裝一事,金木研對此感到後悔莫及。

  他打量著月山習笑盈盈地交給他的假髮,長度及腰的黑色直髮。

 

  「……月山先生,可以請你解釋一下這是什麼意思嗎?」金木研邊問,笑得燦爛無比,可是眼裡沒有一絲的笑意,讓萬丈一行人感到背脊一寒。

  被笑著質問的月山習沒有露出一點的畏懼,態度泰然地道歉,同樣地,沒聽出一絲的歉意:

  「實在相當抱歉,金木君。上次去醫院時使用的假髮似乎弄丟了,能在倉庫裡找到的,很不巧,就只有這個。」

  「真的……是這樣嗎?」

 

  ──分明是你丟了吧!

 

  金木研語調中包含的憤怒誰也聽出來,額角冒出的青筋正在跳動,就算下一秒赫子從赫包中長出來也不奇怪。兩者之間的那劍拔弩張的氣氛使圍觀的萬丈嚥了嚥唾液,顫顫巍微焦急萬分。

  但是萬丈亦深知他們萬一真的打起來的話,根本不是他這種平凡之輩能夠介入的。

 

  「哥哥。」

 

  打破這種氣氛的是今天的主角,雛實。她若無其事地走進觸而即發的緊張空間之中,使冷汗直冒的萬丈深表佩服。雛實輕輕一拉金木研的衣服下擺,把他的注意力從月山習轉移到她身上。

  因此,金木研散發的殺氣在一瞬,便無聲色地褪去。

 

  「怎麼了?雛實醬。」

  「雛實覺得……就算是穿女裝,哥哥也一定很適合。」

  「!?」

  「噗──」Good Job!──月山習掩著嘴噗滋一聲笑了出來,在金木研看不見的角度給雛實一個大拇指。

 

  金木研怒瞪著笑得一臉愉悅月山習,那個眼神彷彿在說月山筆這筆帳你給我好好記住。金木研的反應卻使月山習眼裡的笑意更濃。

 

  「…既然雛實醬這麼說……好、好吧!」金木研一臉困窘,不想掃雛實的興,手指搔了一搔微醺的臉頰,怪不好意思地說道,然後他瞥見月山習得逞的神情後,像想起什麼似的補充道:「事先聲明,裙子什麼的我絕對不穿啊!」

 

  「No problem金木君!」

 

  於是,一行四人便以最輕便的便裝外門了。金木研甚不習慣那長及腰際的長髮,總覺得腦袋重重的,不時用手挑撥開糾纏在一起的秀髮。雛實看來也覺得長髮的金木研很鮮有,目光不時都投向那隨風飄散的髮絲,邊嘀咕著下次要幫哥哥綁一條高高的辮子,讓金木研聽了哭笑不得。

 

  以慶祝雛實生日為由的外出,大家一致決定就由壽星雛實決定行程。雛實考慮了一會,提出想跟大家一起看電影。

  直接跳過售賣爆花和汽水的小賣店,金木一行人佇立在介紹放映中的電影廣告前,卻面面相覷,不知道看哪套電影才好。

 

  結果陰錯陽差似的,喰種三名以及一名半喰種一同購買了即將放映、講述喰種的電影。

 

  大螢光幕上正在播放相當逼真的喰種進食人類的電影。鮮血四濺,內臟橫飛的畫面再加上音效等的配樂均令人悚然。男主角恰好目睹,嚇得目瞪口呆無法反應之際,一隻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過頭去的時候,大螢幕上特寫的是一張血淋淋的臉龐,張大的嘴巴流淌著唾液與血液混雜的液體,泛著黑紅光彩的瞳孔向外擴張────

 

 

  「啊啊──!」

  「咿呀呀呀呀呀呀────」

 

 

  金木研目無表情地盯著螢幕看,事實上他並沒有表面上看似的那麼淡定,只不過在雛實面前,奇怪的男性自尊作祟罷了。毫無預警左右兩邊同一時間傳出高分貝的尖叫聲,導致金木研的耳朵有點翁翁作響。

  這樣的畫面對於雛實的年紀而言,確實有點兒過激。金木研把手放在褐蜜色的腦袋上,溫柔地摸了摸她的頭。雛實睜開因害怕而緊闔上的眼睛,緩緩抬起臉。

 

  「抱歉吶雛實醬,妳要是覺得害怕的話,可以閉上眼睛不去看的。」

 

  為了安撫受驚的雛實,金木研朝她淺淺一笑。

  這一笑,雛實不由得看出神了。黑髮的金木研、左眼的醫藥用白色眼帶,無一不讓雛實有種看到昔日的哥哥的錯覺,懷念的心情洋溢而出。她不可置信地瞠目,害怕的情緒一掃而空,被暖意所取代。微笑像是會傳染似的,雛實對金木研報以一抹羞赧的笑容。

 

  「嗯!」

  「說起來……」

 

  確定雛實沒事後,金木研便回頭,褪去微笑的同時一臉鄙視地轉向右邊:「月山先生可以請你放開我嗎?」

  剛才一男一女的尖叫聲響起的時候,金木研沒有第一時間發現發出聲音的不只雛實和一向膽量小的萬丈先生,月山習也夾雜其中,直至他察覺到旁邊有人趁亂緊緊抓住他的手臂不放。

 

  「啊啊真是失禮,剛才的畫面實在是過於嚇人和噁心……」

  ──不理會我的反對,選擇看這套電影的人有資格說嗎?!

  萬丈在月山習看不見的角度翻了個白眼,金木研也沒忍住壓低聲音吐槽他:

  「月山先生是在開玩笑吧?吃人的畫面多多也看過了吧,還是現場實況的不是嗎,況且更殘忍的事你都做過了,事到如今在害怕什麼。」

  「NoNoNo──!這樣的進食畫面實在……是有失紳士的作風,Unbelievable啊金木君────!」

  ──不不不,這傢伙都多大了會害怕?怎樣看都是裝出來想吸引你注意,千萬別被他騙了啊金木!

  萬丈在月山旁邊,拼命伸前身體用嘴型想要傳遞以上的訊息,卻被月山習有意無意地徹底擋在前面。

 

  「比雛實醬叫得還吵,你是小孩子嗎?所以你到底要抓住我到什麼時候……」

手臂被捏得有點痛,金木研認真的話,就算月山習黏得多緊,要甩開他不是一件難事。然而鑒於不想引起他人的側目,動作不能過大,所以他只好作罷。

 

  「Oh!這冷熱差也讓人欲罷不能啊金木君──!」

  「……你再不閉上嘴,就請別怪我不客氣把你趕出去了。」

  「────真的沒關係嗎?」

  「……什麼?」

  月山習俯下身,湊近金木研的耳際刻意壓低聲音低語:

  「金木君沒有察覺嗎?──你的腿在顫抖哦?」

  「…──!?」

  金木研心虛的隨著月山習的目光向下望,卻聽見耳邊傳來輕笑聲。

  「Just Jokking──」

  「月山先生!」

  「就算是害怕的金木君也是非常……Mellow!」

  「誰害怕啊!」

 

 

  就結果而言,鄰坐的人對金木研造成的困擾相當之大,導致他完全無法集中精神看電視。電視的內容基本上都沒消化就放送結束了。

 

 

-待續-

 

 

<後記>

 

這篇修改的次數多到數不盡了www為了讓白金木穿上女裝到底可以去到幾盡(誤
但只穿上了一半啊!!裙子還是被拒絕了可惡!(到底
其實一開始這腦洞就只有在電影院某位紳士對金木性騷擾全開而已ww 一個不小心就腦洞連腦洞一發不可收拾了ry

月金梗太多寫不完著實有點困擾^q^

 

<2015.03.13 21:17 星>


评论(5)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