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東京喰種-月金《逐漸逝去的昨日》-下(完)

02.

 

 

  從電影院走出來,金木研頓時有種被解放的感覺,坐在月山習旁邊比他想像中的更要疲倦。至於那個始作俑者則窩在洗手間很久還不見影子,金木研還在為電影院的事感到生氣,他牽起雛實的手,決定不再等待轉身離開。

  讓他安慰的事,就算看完這套莫名其妙的電影,也沒有影響雛實的好心情,她牽著金木研的手小幅度地擺動著,還邊走邊哼著小調。

 

  眾人走了好一段路後,不意外聽見背後傳來”Wait Me!金木君──”的吶喊聲。被呼喚名字的那個人不但沒有反應,就連其他人也沒回頭看月山習一眼。

 

  在脫隊的月山習順利歸隊後,眾人出發到原定的第二站──書店。

  在途經遊戲中心時,雛實被外面放置的夾娃娃機吸引目光,停了下來。

 

  「啊……對不起。」發現自己突然止步,雛實不好意思地道歉。

  「沒關係,雛實醬想要這個布偶嗎?」

 

  她想了一下,左右搖頭:「我只是覺得挺可愛……」

  金木研二話不說來到夾娃娃機的前方,在眾人理解他的想要做什麼之前,已經把一枚100YEN的硬幣投入了。

 

  雛實吃了一驚,連忙跟上前。

  「哥、哥哥?!真的不用了,雛實真的沒有很想要!」

  「交給我吧。」

  「那麼……哥哥加油!」

 

  在硬幣投入的同時,響起歡樂的背景音樂,機械手臂便可以移動了。目標是透明箱子裡躺著的一隻褐色熊寶寶。萬丈和月山各自站一邊圍觀金木研的挑戰,前者激動地為他加油打氣,後者則一言不發地微笑。

  事實上,金木研是第一次挑戰這種抓物機,不太會操控技術和原理,果不其然第一次的挑戰失敗了。他反覆挑戰了五、六次後,身上的硬幣不知不覺就花光了。金木研還不放棄,打算掏出一張1000YEN的紙幣繼續挑戰。

  此時,他感覺到人的氣息從身後猛然接近,迅速轉過身警戒起來,當他發現原來從背後接近的人是月山習的時候,緊繃的肩膀才稍微放鬆下來。

 

  在金木研回過頭之際,硬幣成功投入新一輪遊戲即將開始的音效在耳際響起,他立馬把視線轉回前方,發現抓娃娃機的操控權已經落入月山習手裡。

 

  「月山先生?!」

  「讓我示範給你們看吧。」

  「……美食家……和抓娃機………太違和了……」無論如何也無法把美食家跟抓娃機聯想在一起的萬丈,心情複雜地低聲道,雛實則繼續打氣。

  「聽說呢,這機器的攻略方法要用”推”的而不是”夾”的哦。」

  「……月山先生真博學呢。」

 

  自機械手臂開始移動後,月山習便專注在獵物上,不再回話了。月山習的第一局開始,雛實和金木都相當緊張。與雛實感受到的緊張不盡同,金木研因為自己夾在月山習和抓娃機之間,他的背脊幾乎緊貼住月山習寬厚的胸膛,距離近至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心跳聲。

  熊寶寶掉落成功的時候,眾人都發出了讚嘆的驚呼聲。這時金木研才從走神中恢復過來,月山習撿起遊戲獎勵的熊寶寶,誇張的擺著勝利的姿勢。

 

  「噢噢噢成功了──?!騙人一發就?!」

  「月山先生好厲害……」雛實拍掌叫好,月山習的鼻子挺得更高了。

 

  眾人以為月山習會把熊娃娃送給雛實,他卻在大家的意料之下,走向還沒反應過來的金木研身前,如同騎士為主人發誓忠誠一樣單膝跪在地上。

 

  「金木君,請收下我的愛────」

  ────愛?!

  「咦?哦,謝……謝……?」

  「給我讀空氣送給雛實醬啊混蛋!」萬丈這次真的有槽不吐不快了,他差點就想要走上前把美食家拖起來質問,但被雛實阻止。

  「沒關係的,不用了。」

  「雛實醬。」

  金木研直接繞過還跪在地上等待著稱讚的騎士,來到雛實面前,毫不猶豫就把剛剛收到的熊寶寶轉手送人,塞到雛實的懷裡。

  「生日快樂,雛實醬。顏色這麼溫暖的娃娃,還是和雛實醬比較相襯。」

  「謝謝!哥哥!」

 

  「嗚唔……金木君把我的愛……踐踏了……」月山習雙手撐在地面上低垂著頭,在旁人的眼裡像極了一名生意失敗了的營商家,眼淚流了滿臉。

 

 

 

03.

 

 

  從書店購入高槻泉的新作小說,陪伴滿足地抱著書的雛實離開書店,金木一行人決定在市區的中央公園稍作休息。

 

  「好像有點口渴了……」

  「嗯我也有一點,你們在這裡等等,我到那邊買蒸餾水吧。」

  「金木君,我也一起…──」

  「──月山先生請留在這裡吧。」金木研斬釘截鐵,婉拒了而想和他同行的月山習。他知道對方要求隨行是擔心他的安危的緣故,因此語調也不自覺放柔了些許:「我一個人也沒關係的,很快就會回來。」

  不等月山習的回應,金木研便離隊了。

 

  ──現在,我已經變得足夠保護自己的強大了。

  金木研的背影,彷彿在無聲訴說著他的堅強。

 

 

###

 

 

  「……自動販賣機……有了。」

 

  販賣各式各樣的飲料的販賣機不難找,可是販賣蒸餾水的自販機則比金木研想像中的罕見。在中央公園繞了一會,他總算發現販賣蒸餾水的自動販賣機。為免同伴們等待太久而有不必要的擔心,他朝自販機小步跑起來,沒想到還是被人率先搶先一步。

 

  看見那個站在自販機前認真在思考的背影時,金木研猛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瞳仁不斷向外擴張,錯愕與震驚混雜在一起,

 

  不會吧……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不會吧──────

 

  金木研不想相信他的眼睛,不願意相信自己目睹的真實。

  站在他面前,是金木研最想念的挚友,永近英良──同時也是現在最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的人。

 

  不行!快點離開這裡!可是無論金木研怎樣催促,他那雙顫抖的雙腿仍然不聽使喚,佇立在原地動也不動。

  為什麼!為什麼不動啊!快動起來啊!

 

  永近英良俯下身,撿起從自販機滾下來的罐裝汽水。他察覺到背後有一道注視著自己的目光,他狐疑地轉過頭來。

  與永近英良四目交投的一瞬,金木研好不容易才壓抑住自己呼喚挚友的名字,他使命地裝作鎮定,深怕自己加重的呼吸聲與動搖,會被一向敏銳的永近英良察覺。

 

  永近英良上下打量身穿白色襯衫、外搭黑色馬甲和領帶,男生的打扮卻有著一頭烏溜溜的長髮的金木研,視線最後停留在他那像經雕塑家精緻雕琢的娃娃臉上。

 

  這張臉龐,他不可能會認錯。

 

  「……金……木?」

  「……!?」

  「是金木吧!?金木!」

 

  即使偽裝,永近英良還是把他認出來了。當下,金木研再也藏不起動搖。他強逼自己將所有的感情和情緒扼殺,冷冰冰地回望著他。因為要是不這樣做的話,百感交雜的他極有可能會在英面前崩潰。若然變成這樣,他有種這次會真正失去當英的挚友的資格的感覺,他就將永遠都”回不去”了。

  面無表情的金木研沒有回避永近英良的視線,卻斟酌不出一句話可以幫他圓場。

  金木研沒有說話,永近英良激動得追問他:

 

  「金木!為什麼你不說話?這段時間你一直都在……──」

 

  永近英良朝金木走近的頃刻,月山習突然從金木研的背後出現。他一手摟住金木研的腰,把金木研拉到他的懷裡。另一手則捂住他的眼睛,把嘴唇湊近他的臉頰,不由分說地親了一口。

  月山習的出現,還有他那炫耀的舉動無一不讓人震驚。永近英良瞠目結舌,下巴都因為驚訝快要掉下來了。

  對此感到驚愕的,並不只有永近英良。金木研的臉抵在月山習的胸膛上,驚嚇得連眨眼都忘記了。

 

  「Sir,請問找My Girl Friend有事嗎?」

  「月山先生你!」

 

  搞不懂月山習突然出現的企圖是什麼,還把自己稱為女朋友,金木研怒瞪月山習一眼,在金木研惱羞成怒踹他一腳之前,月山習在他的耳際,用只有金木研一人能聽見的音量,輕語:

 

  「──不想被他拆穿身份的話,就好好配合我。」

 

  聽罷,金木研蹙眉。有人幫自己解圍他是鬆了一口氣沒錯,可是先不論要他裝女生,居然還是他扮演成月山習這個自戀混蛋的女朋友什麼的,這是謝絕不敬的事。

  金木研瞥了永近英良一眼,即使月山習表(亂)明(扯)了他倆是戀人關係,可是永近英良仍然一臉狐疑的來回盯著他們看,貌似沒有盡然相信月山的話。若果現在他不配合月山,那就等同於對永近英良直接承認自己是金木研了。

 

  這讓金木研不得不對月山習協商。

 

  「……要是你對我做奇怪的事的話,你知道後果吧?」

  金木研用跟月山習同樣微弱的聲線,語調冷冽,狠狠的威嚇道。

  「既然金木君同意了,那是不是應該主動回吻我呢?因為在那邊的他,好像還不相信我說的話呢。」

  月山習笑著用手指戳了戳他臉頰,一副想對”女朋友”索吻的模樣,著實令金木研很想在那張俊人得讓人生氣的臉龐上扇上一巴掌。

 

  這傢伙……是要有多得寸進尺?!

 

  「啊………真是對不起!」在金木研還在思忖回去之後要怎樣料理月山習,永近英良雙手十合放在胸前,大聲的朝他們道歉。

 

  英明明沒有錯,沒有做錯的人為什麼要道歉?錯的人是我!不!是這個扭曲的世界────

 

  金木研看見低頭誠心道歉的好友,心頭湧上來的內疚感讓他的心裡很不是滋味。月山習瞄了一眼一臉難看的金木研,在他想要衝上前去接近永近英良之際,眼明手快地攔住了他。

  月山習用眼神對金木示意──你這樣做無論是對他、還是對自己也是殘忍的表現。

 

  「這位小姐長得和我的朋友實在太像了,很抱歉我認錯人了。」

  「Don’t Mind。」

  「那我就不打擾兩位了。」

  「……──!」

 

  金木研用力咬著下唇,才能制止自己在永近英良轉身離去的時候,呼喊他的名字。

  在確定視野裡已經再也看不見永近英良的身影後,金木研深吁了一口氣。然後毫不客氣地甩開月山習還趁機搭在他肩膀上的手。他鼓起了腮幫子,微慍地用手肘撞了一下月山的側腹,抱怨道:

 

  「誰是你的女朋友?我又不是女生。」

  月山習捂住被撞的腰際,聳了聳肩:

  「那個情況逼不得已,我可是為我可愛的主人解圍了啊?」

  「是早有預謀才對吧?而且你出現的時機未免也太好,是一直跟在我後面嗎?」

  月山笑而不語。

  「……算了,謝謝……是真的幫了大忙。」剛才要不是月山習他及時出現、幫他解圍的話,後果真的難以想像。

  「Je vous enprie(請不用客氣)。」

  雖說金木研聽不懂月山習偶爾會在對話中夾雜的法語,但多半還能猜想對方想表達的意思。他展開一抹會心的笑金,讓月山習看得出神。

  金木研甩開在後方一直把腰彎曲得像拱橋,誇張地吶喊”Mellow~~!”的月山習,快步走了起來。然後他把假髮脫下來,一頭雪白的短髮便暴露出來,在陽光的照耀下,閃閃發亮。

 

  「金木君?!」

 

  由於金木研的舉動來得太突然,還在陶醉中的月山習猛地回過神來,追上前。為了與金木研平視,他微微的俯下身來,放柔聲音的問道:

 

  「怎麼了嗎?」

  「……沒什麼。」金木研喃喃道,「只是我不再需要而已。」

  「為什麼?」

 

  金木抿嘴,面對月山習的疑問,他以沉默作為回答。

 

  僅僅是戴了黑色的假髮,僅僅是和夥伴們愉快的一起,就有種自己回到了從前的錯覺。

  或許是因久違地接觸了”人類一方”的日常,居然把自己已經是”喰種一方”的事實遺忘了。

  跟逝去的昨日泡影一樣,除了回憶外什麼也沒有剩下來。

  他已經回不去了,剩下可以做的就只有邁步向前。

  就算最終抵達的地方,是自我殱滅的結局也────

 

 

  「金木君……你在哭嗎?」

  「沒有啊……誰會哭啊……?」

 

  甫開口,金木研才察覺到自己的聲音沙啞得不成聲。他用手笨拙地擦著臉龐上流淌的溫熱液體,卻無論他怎樣拭淚也好,眼眶裡打轉的眼淚仍源源不絕地流下來。

  站在一旁的月山習也許是看不過眼,他從褲袋裡掏出高級絲巾,輕輕的為他拭去眼角的淚水。

 

  居然在月山先生面前哭了,金木研恍惚的想。縱使還不適應月山習的溫柔,但只是視作用糖衣包裝下的毒藥,就不會有危險了。所以金木研默默的任由月山習幫他拭去眼淚。

 

  「剛才的那位是金木君的好朋友吧?」月山習問,金木研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

  「……敢動他分毫的話就殺了你。」這句話卻因為濃烈的哭腔而顯得毫無說服力。

  「不不,您已經忘記了嗎?現在的我是金木君專屬的”盾”啊。」確定金木研的眼淚已經止住後,月山習把絲巾收了起來,若有所思的嘀咕著:「是嗎……朋友嗎……」

  果然,還是有點妒嫉了。

  「嗯?」

  「……說起來金木君是我第一位的朋友呢。」

  「哈啊……」

  「什麼啊這個反應!Shock!」

  「月山先生以前沒有朋友嗎?」

  「………………我有金木君就足夠了!」

 

  儘管是一個總是令自己陷入困惑的人,但金木研對不小心揭了別人的瘡疤還是有點歉意,所以他想趕緊的結束話題,拉住了月山習的手臂,帶著他往前走。

 

 

  「回去吧──雛實醬她們還在等著我們呢。」

 

  月山習錯愕地看向拉著那雙白晢纖細的手臂的另一端,白髮少年的背景。心底湧現的感情,比起食慾、甚至是性慾,這些人類以及喰種的本能來得複雜。

 

  不愧是能三時五刻挑起他”食慾”、讓他深陷其中的人。

  他一見鐘情的人────

 

  「……真是狡猾啊,金木君。」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什麼,走吧。」

 

 

  就算最終會伴隨著時間的流逝變成回憶也好,

  只祈望現在的一刻,能深刻地刻劃在你的心中。

 

 

  我不希望成為你的昨日,我只希盼成為你的明天。

 

 

 

  ────以及未來。

 

 

 

 

 

-完-

 

 

<後記>

 

話說這星期的手感真的不太好

明明有靈感卻寫不出腦洞,愈寫愈不滿意…但卻愈寫愈長,上下篇加起來居然快八千字(掩面)

結尾的時候受到RE的第二卷的附錄短漫所影響ww 就差沒寫到在中學時期的月山照鏡子的時候可以照上整天,是有多自戀(爆笑)

月山中學時期真的各種的好奇啊ww

下週動畫二期不知不覺就迎來最終話了啊好快QQQQ 真的是既期待又不安不想看BE又想看會動的琲世……好矛盾啊(抱頭哭

最後感謝閱至此w 繼續每天期待RE篇月山的復活和活躍QAQQQ

 

<2015.03.21 12:27 星>

 


评论(3)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