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DRRR-靜臨《布丁蛋糕》折原臨也2015生賀

*2015年5月4日折原臨也生日賀

*因為onkm實在是趕不及擼了所以這篇同樣是小野大輔的生日賀,我真的不是想偷懶只是這兩週我一直都是生賀地獄QQQQ

 

 

 

布丁蛋糕(靜臨)

 

 

 

  無論是誰都會有過這樣的經驗。

  沒有理由、沒有機緣,解釋不了的衝動──

 

  突然好想吃某種類的食物,或是特定的某個地區才能買到的某樣指定的食物。甚至為此不惜遠道而來。

  僅僅為了滿足一次的口感以及欲望。

  即使是新宿的情報販子也不例外。

  

  「總覺得很想吃甜食啊──」

  在炎炎夏日裡在新宿的辦公室大開空調卻還穿著黑色的V領長袖T恤實在讓人不禁懷疑折原臨也這人的環保意識。

  不過這一點就連他家聘請的秘書──矢霧波江,也不為相讓地仍然穿著長袖的綿質上衣,就難免會想空調到底開了多大。

 

  「去買不就好了?你不是說工作需要,今天下午要出去池袋一趟嗎?可以順路去買啊。前提是你沒被金髮酒保服的男人殺死。」

 

  一般的秘書如果對上司用這種語氣說話的話早就被開除了。不過無論是男的還是女的也是非一般,所以社會的常識並不能套用在波江和臨也身上。

  臨也自然沒有追究責任,只是在聽見某個單詞的時候眉頭皺了一下,之後就開始對回應波江的冷嘲熱諷感到樂此不疲。

 

  「波江真是一如既往的毒舌啊。不不,說是甜品但正確而言我想吃蛋糕呢,可是要是買一個自己吃的話,好像太膩了。而且我又不知道哪一家好評,怎麼辦好呢──」

 

  或許情報販子的情況有一點不一樣。

  那就是事實上,他突然想吃蛋糕,硬要說的話是有理由的。

  不過,沒有人問過,他也就連說出口的機會也沒有了。

  拐了這麼一大個彎子,其實目的只不過是想跟他唯一的聊天對象,暗示今天是自己生日罷了。

 

  「…………要是沒什麼事的話我先走了。下午我和誠二有約,絕對不可能遲到呢。」

 

  無奈是臨也他搞錯對象了。對眼裡只有矢霧誠二的波江而言,沒有什麼事能重要過她可愛的弟弟。

 

  「蛋……」

  「那麼再見。」

  目送著心情愉悅得眼肉都看到身邊散著粉色花瓣的波江,情報販子一氣之下撥通電話給他兩位可愛的妹妹。

  通話長響到臨也差點放棄想要斷線的時候,終於接通了。

  話筒對面充滿了喧囂的人聲以及雜音,即使這樣折原舞流活躍響亮的聲線還是清晰地傳過來。

 

  「折原兄怎麼了?嗯?蛋糕?這種東西自己去買吧,我和九流姊正要去看幽平桑的電影呢!那麼不說了掰!」

 

  …………

  ……………………

 

  哼啊!你們都以為我不會自己去買嗎!<<(≧口≦)>>o

  啊……一個不小心用了聊天室甘樂醬的習慣語調……嘛算了。

 

 

 

###

 

 

 

  池袋。

  今天的池袋在情報販子的眼中還是與往常一樣。表面上的平靜讓他狠不得將早已埋下的火種一一挑起來……噢不,一個不小心就開始了人類觀察而忘記了今天來池袋的目的了。

  工作,還有買吃的。

  工作比想像中還要快完成,新宿的情報販子自覺在池袋有不能久留的理由。特別是今天心情如此的好,更加不想碰見那個怪物。

  快點把事情辦完就回去吧。

  臨也走進一間外裝潢塗滿粉紅少女氣息的店裡,在數名女生的注目下泰然地走到接待處前排隊。意外地不用等很久,就輪到他了。

  「歡迎光臨。」

  「想要一個期間限定的……布丁蛋糕?」

  「明白了,請稍等一下。」

 

  臨也絕對不是甜食黨。在他的認知裡是沒有布丁蛋糕這組合,所以這個期間限定的蛋糕實在是刷新了新的世界觀。

  要不是剛才親眼看見有蛋糕的樣板擺放出來的話,他是真的不相布丁和蛋糕是能夠組合的。只要想到在蛋糕的表層放上一個雞蛋布丁,無論怎樣想也覺得口感奇特,而讓人食慾大減。

  那麼你會問為什麼還要買?

  很簡單。只是因為被”期間限定”這四字抓住了的心理。覺得現在不嘗試的話就沒有機會了,回過神來的時候就決定了。

  這種市場針對消費者心態就算是情報販子還是一定程度有效的。

 

  「謝謝惠顧!」

 

  從店員的手裡接下裝了奇異配搭的蛋糕盒子,轉身準備離去的臨也撞上了一個厚實的胸膛,抬頭想要道歉的時候被嚇得差點沒一鬆手把盒子整個摔翻到地上。

 

  最先躍入眼簾的是一套與店裡的裝修完全搭不上邊的酒保服。

  抬頭一看,金閃閃的金髮看得他眼睛發痛。

 

  「啊?」

  「嘖………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小靜啊。」

  「……還在怎麼剛才就嗅到陣陣臭味,原來是你啊臨也君────」平和島靜雄在看見臨也的瞬間,頓時殺氣騰騰,連正在排隊的少女們也察覺到氣氛不對勁紛紛散去。

  「這個說到我好像好幾天沒洗澡的說法能打住嗎?怎麼了?小靜不用上班?翹班了?還是已經被解雇了?可喜可賀啊!不會是為了來買這個期間數量限定的布丁蛋糕?」

  「誰被解雇啊!買不買蛋糕也不關你事吧死跳蚤!」

  所以小靜是真的來買蛋糕啊?嘖真是冤家路窄。

  「是這樣沒錯,只不過我聽說手上的這一個是今天販賣的最後一個哦?」臨也說的是事實,習慣了情報收集的他偶爾聽見了店長小聲的對話也不是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什…──!」靜雄聽罷,遮不住驚訝的神色。在臨也以為他會把怒火集中在自己身上的時候,他卻把視線轉去了店員那一邊。

  對臨也這個人信任度為零,所以理所當然是尋找店員的解答。被靜雄無故惡狠狠瞪了一眼,無辜的店員嚇得打了哆嗦,結巴地小聲說:「是、是的…是最後……」

 

  「看吧我就說了。小靜還是明天請早吧再見────」

  「等下!臨也君喲,你以為在池袋碰見我,能這樣拍拍屁股就走嗎?哈啊──?」

 

  靜雄眼明手快在臨也逃跑之前,抓住他毛毛外套帽子,正當他想像執住貓咪脖子似的把人反過來之際,一個白色的盒子便往他的臉部丟了過來。靜雄差點沒接住。

  「喂!」

  正當靜雄想要發怒,臨也卻說出了讓靜雄怔了一怔的話來:「給你的。」

  「哈啊?我才不稀罕收下跳蚤給我的東西!而且分明蛋糕已經糊了吧?!」

  「放心,聽說這家店家的包裝做得很好,就算盒子反過來蛋糕還是能神奇地不糊的哦?是不是真的就等小靜回家自己確定了哦?」

 

  在靜雄因為蛋糕和臨也的話感到動搖的時候,臨也早就已經與靜雄拉開了一段距離,就算靜雄馬上反應過來去追,擁有跑酷這技能的臨也是抓不住的。

 

  「誰說了要收下啊你給我站住!」

  「我說小靜,布丁和蛋糕也是無罪的啊,能吃到想吃的布丁蛋糕真好呢,這樣你就欠下了我一個人情了啊哈哈────」


  蛋糕店內除了臨也和靜雄兩位當時人,其餘的觀眾全都處於狀況外。

  他們無一不呆若木雞目送著新宿情報販子像一陣風似的離去,以及一臉深沉快要把蛋糕的盒子瞪出一個洞的池袋幹架人偶。

 

 

  故事若然在這裡就落幕的話,無論是對臨也還是靜雄而言也許也是一個Happy End。

  這句話如果讓兩人的親友岸谷新羅聽見的話,絕對會被其無奈地否認。

  靜雄和臨也兩人之間,絕對不會存在Happy End什麼的。

 

 

  「臨──也───君─────!」

  遠道由池袋跑過來新宿的靜雄連氣也不喘一個便一邊怒叫某個名字,一邊把私人公寓的一道門扳不用任何工具拆掉再扳彎。

 

 

  聽見巨響從公寓現出身影的臨也,看了一眼躺在走廊上已經不成門形的門,再看了一下怒不可遏的宿敵,只是輕描淡寫地笑了一笑,畢竟已經對這樣的”敲門”方式見怪不怪了。

 

  「喲,蛋糕回禮真是太厚重了啊小靜。你是打算幫我付公寓的裝修費用是嗎?」

  「你這臭跳蚤這到底是哪個意思!」

  「什麼?」

  「別給我在那邊裝傻了!」

 

  靜雄把捏得皺皺的蛋糕盒子、以及完整度一般的他最愛吃的布丁蛋糕放到臨也面前。

  臨也一看,一臉這才記起自己做了什麼惡作劇的表情,嘴邊的笑意更濃了。看見臨也在大難臨頭之下還笑盈盈,靜雄被惹得更火大。

  要知道當他回到家裡,正想把跳蚤忘記吃最鐘愛的布丁跟蛋糕的組合時,打開蛋糕盒的時候,他是用了多大的努力,才沒有把蛋糕直接用叉子捏碎。

 

  在布丁蛋糕面上有一塊用白巧克力做的牌子,直直黏在布丁蛋糕的正中央。那是一個生日牌,上面用巧克力醬寫上了”Izaya Happy Birthday”的英文。

  在回過神來的頃刻,靜雄便已經出現在這裡了。

 

  「我為什麼要吃你的生日蛋糕啊!還有!自己買蛋糕為自己慶生,你到底是有多沒有朋友有多寂寞啊!也對啊像你這樣的傢伙會有朋友才奇怪呢──」

  「是很寂寞啊。」

  「………哈啊?」

  沒想到臨也沒有駁嘴,甚至還乾脆承認,靜雄頓時忘記了生氣,狐疑地挑起眉。

  臨也這才驚覺說了奇怪的話,馬上把臉上的表情切換回那張與平常一樣欠扁的臉蛋。

  「───開玩笑呢。」臨也笑著聳肩,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順口把心裡的話在最不願意被知道想什麼的人面前說出來:「就是因為太寂寞了所以想要整整小靜而已啊?讓你不能不記得今天是你最討厭最想他去死的人的生日…──」

 

  臨也的長篇大論的演說才進行到一半,便看見原先應該被自己惹火的人,卻一臉平靜地坐了下來,使臨也不由得閉上嘴。

  臨也瞇起了紅瞳,不可置信地望著靜雄居然拿著不知道哪來的拿叉和刀子,把布丁蛋糕像一個十字的切開了四件。

 

  「……小靜你這是在做什麼?」

  「別浪費,你也給我快點吃,這家的布丁可是味道一流。」

  「………這算什麼?」臨也因為靜雄又再一次逆了他的預想,居然若無其事地在他家吃他的生日蛋糕生氣了:「省省吧,明明只是怪物跟我一樣生日不會有人慶祝的,被怪物同情什麼的真是夠了!」

  「誰告訴你我生日沒人為我慶祝?」

  「…………」

  把一件蛋糕一口氣擠進嘴裡,靜雄的嘴角都全都奶油,雙頰漲了起來。布丁的甜味讓靜雄難得沒有因為臨也的話即時發火,可是小靜這副看起來好像吃得很幸福的食相讓臨也心情相當的複雜。

 

  「今天就看著扳了你一道門份上放過你,不和你較勁。」

  扳了我一道門份是什麼啊?

  「這是我應該感謝你?」

  「吃,還是不吃?」

  「用我的錢買的蛋糕當然要吃啊!」

  臨也覺得沒好氣再說下去了。一般而言,和靜雄對話不過五句就打起來,現在說了那麼多話卻遲遲不開戰,反倒讓臨也不知道應該怎樣應對。

 

  結果,居然變成兩人坐在一塊,吃起了蛋糕。

 

  「這個”IzayaHappy Birthday”和這個路標的牌子,小靜你吃吧。」

  「哈啊?為什麼?是你生日不是我生日吧?」

  「沒有為什麼,白巧克力太甜了我不想吃。」

  「我幹嘛要吃你不吃的啊?別硬塞到我碟子來啊揍你啊!說起來為什麼會有路標的牌啊?」

  「誰知道。」

  「別用叉子刺我啊想死嗎哈啊──!」

 

 

  這種突發且嶄新的慶生方式,意外地滿能抓住寂寞的情報販子的心。

  Happy End?

 

 

 

 

 

-完-

<後記>

 

 

臨也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不知不覺已經是第四年為臨也慶生了,接觸DRRR這部作品至今已經五年了,愛燃燒到現在卻沒有退熱的跡象,對我而言真的有史以來最長情的(喂),官方一出週邊就是買買買的節奏成了,2015年是DRRR年結果我的財布一點都不好了啊!!!(掩面哭

 

既然是生日,就一時休戰吧ww 小靜都做主動了臨臨你就別在用叉子刺人啦ww

靜臨這種相愛相殺模式真的百看不厭啊!!prprprpr

話說這個月還是香港DRRR CAFÉ!4號那天已經預定是三刷再加幫臨也慶生!真的各種歡樂啊\^q^/(連教主都下跪過拜過了我的廚力還有什麼是不能做的(??

離cafe十刷還遠我要加油w(誒

寫完這篇臨也生賀我總算可以脫離生賀地獄去趕本子的稿了!!!!(握拳

感謝閱至此w

 

 

<2015.05.02 20:59 星>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