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False Memory》01

Memory 01-早晨全餐


  微弱的光線透過百葉窗的隙間竄進室內,毫無影響床上人兒的優質睡眠質素,安穩的呼吸聲音徐徐響起。門把轉動的聲響打破了這靜謐的空間。


  「美咲,早餐已經買……」

  「唔………」


  男性毫無活力的磁性低喚模糊地跑進熟睡人兒的耳裡,床上的他發出數聲無意味的嘀咕,下意識皺了眉頭、用腳踢開蓋在身上的被單,翻過去另一邊後就沒反應了。

  肚皮的嫩肉毫無保留地在他的眼前披露開來。


  ──真是無防備啊美咲,在我面前如此放下戒心好嗎?


  看見那和優雅絕對扯不上邊的睡姿和那在另一層意味上相比早餐更無可挑剔的食物後,藍髮少年咂舌,無何奈何地走上前。


  「還在睡嗎………?即使今天沒有任何預定可是睡到現在還真閒暇呢。」


  戴著粗黑框眼鏡的藍髮少年──伏見猿比古邊說邊直接跨坐在橘髮少年身上。

  「──還是說,這是美咲你變相的邀請?」


  趁對方基本上處於無意識狀態的瞬間才放肆地暢所欲言,伏見瞇起眼睛觀察著身下人的反應。

  終於,一直闔著的眼瞳有甦醒的跡象。


  「唔………嗯?」


  終於感覺到身上有微妙壓力的八田美咲在朦朧間看見一張輪廓不清卻熟悉的臉龐,他用力眨了好幾次眼睛後終於確定俯視著自己的人是誰。


  「──────猴猴猴猴猴猴猴子────?!!!」


  不意外聽見對方掩住耳朵低嘖了一聲。


  「真吵啊……要是音波能殺人的話,我早就被你殺了上千萬遍了哦──美咲。」

  而此刻的八田並沒有空閒的餘力去吐槽他那半開玩笑的話。

  「……為……為什麼猴子你會在這裡啊?」

  ──起來的第一句居然是這個嗎!

  「你在說什麼夢話啊……還沒睡醒嗎?」


  沒想到八田對自己幾乎整個人貼在他身上的姿勢沒有表現出任何他預想中的反應,伏見像一個洩氣的氣球般嘆氣,乾脆挪開身體讓一臉見鬼神情的八田坐起身來。

  然而下一秒,八田作出他預想外的舉動。

  伏見欲轉身背對他的時候,垂落在一旁的手腕被一鼓溫熱包裹住往後一拉。

  接著,同樣的溫度便出現在臉頰兩邊。

  毫無預警的出牌,綻藍的瞳仁一瞬的睜大,但很快便冷靜下來直勾勾地望進近似琥珀色的眼眸。


  「真的………是猴子………」

  「當然。不然你剛把我看成誰了?」會是尊哥嗎──溜到嘴邊的話卻沒有勇氣去確定最後無聲地消逝。

  「……不………」


  察覺到對方一剎那冷冽下來的臉色,八田想要否認的話全都卡在喉嚨間。最後還是由伏見率先打破沉寂的氣氛。


  「早餐都要涼了,快去梳洗,我不等你先吃了。」


  不管八田到底有沒有將自己的話聽進去,伏見轉身離開了寢室。

  雖然緩慢,但八田的腦袋總算開始運轉。


  ────對了,我和猴………猿比古住在一塊啊。


  八田坐在尚帶餘溫的床上,愣愣地想著。


###


  兩人像兒時玩伴似的租了一個地方一起居住。起初提出了這個建議的人是伏見,畢竟要是老是在吠舞羅借宿還是有各種的不便。要是和同樣想要租借房間的伏見一起的話,多多少少能節省房租等的生活費用。

  一起居住已經差不多快一星期了,可是八田仍然還沒習慣睜開眼睛就會看見猴子的生活。


  「不是說不等我先吃嗎?」

  「不,已經吃完了哦────美咲的布丁。」


  從浴室出來的八田看見伏見雙手抱胸坐在客廳、檯面上放著兩盒輕型速食便當和飲料,就是沒看見伏見所說的布丁。


  「哈啊──?死猴子你幹嘛擅自────!」

  「騙你的,誰會吃布丁當早餐啊。」

  「什……什麼啊沒吃就…──啊!我說多少次我吃膩了蔬菜便當你還買啊!」

  「不,那是雞肉便當。」

  「哪來的雞肉啊!臭猴子你又將我的肉吃掉換成蔬菜了吧!可惡想吃的話就買兩盒一樣的回來不就行了嗎!」

  「一樣的話也太沒意思了。」

  伏見邊咀嚼,邊咬字不清地探索著八田的底線在哪似的接二連三地說著挑撥的話。

  突然,伏見蹙起眉、露出厭惡得想要吐的神色不斷乾咳著。


  「……喂怎麼了?都幾歲了啊你,還被食物嗑到啊猴子。」看見伏見彎腰辛苦地咳嗽的八田忘記了要生氣,衝上前幫他輕掃著背。


  「────嘖,吃到蔬菜了。將蔬菜切碎好難挑出來呢可惡。」

  「…………所以到底為什麼你要買含蔬菜的便當啊?」

  「買錯了也沒辦法吧,想著反而有美咲在可以幫我吃掉。」

  「根本自作自受啊我才不要天天吃蔬菜當早餐啊混蛋────!」


  聽罷,原本在伏見背後輕掃的手朝他的背脊髓狠狠報復地一拍,伏見吃痛地撫著背,一臉既然有種你幹嘛不再用力點打下來乾脆幫我將胃道的蔬菜吐出來。

  決定不再理睬臭猴子的八田閉上眼、雙手十合地說了一聲”我開動了”。

  當他正要張開眼睛享用的同一時間,他的手臂被用力一拽,屁股便離開那張還沒坐暖的椅子。

  正想開口抱怨的嘴巴卻被不由分說地堵住了。並不單只是唇瓣的貼合就離開,舌頭橫霸無道地竄入口腔,攪動唾液和八田的思維。被佔領領地的舌頭便往後方縮,可是卻無從躲避。當伏見的舌頭從後方碰上對方的,就不顧一切地拽往自己的方向牽動。

  嘴巴裡吸吮的水聲愈發激烈起來,八田被吻得一頭霧水和頭昏腦脹。直至他開始出現缺氧的反應伏見才放開他,在離開前還不忘用牙齒在略帶紅腫的唇上咬了一口。

  一個滿是蔬菜味道的吻。

  伏見覺得效果不大滿足而不快地再度咋舌,而另一方面童貞會有的反應當然就只有童貞。

  八田的臉頰紅得不能再紅,他猛烈地顫抖著,卻因為大腦的停擺而說不出話來。

  始作俑者則老早便丟下全熟了的八田,返回他的專屬座位上繼續享用原本是蔬菜現在是堆滿雞肉的輕型便當早餐。


  「猴猴猴猴猴猴猴猴子你幹麼───!!?」

  「漱口。」


  漱口。

  冠冕堂皇的理由。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