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False Memory》02

Memory 02-鏡片度數


  好無聊。

  下顎抵住清理乾淨的檯面上的八田美咲撇撇嘴,無所事事地按著終端機,畫面亮起又暗下,一會兒彷彿玩厭了似的將終端機拋到一邊去。

  去吠舞羅吧?雖然好像比平時的時間早了一點,反正也沒事幹……喲西決定!!

  八田手臂撐起檯面站起身,想尋找在某處的深藍身影,便看見對方碰巧剛從寢室的方向徐徐走來。


  「喂猴────」


  甫想開口邀請對方一起,但當視網膜映進伏見的臉龐時,八田方才的氣勢卻急轉直下,臉上寫滿了困惑緊瞧著伏見看。


  「……怎麼?」


  縱使對象是八田,全身上下有種被審視的感覺仍然教伏見渾身不自在地稍稍緊繃起身軀。


  「……唔────啊啊原來是這樣!」


  面對八田猛地亢奮起來的語調,伏見的態度依舊像剛睡醒般懶洋洋。另一方面,終於發現伏見看起來與平時不一樣的原因,八田忽略伏見的不耐煩,自顧自地繼續說下去。


  「眼鏡!猴子你的眼鏡呢?」

  「哦──還以為美咲你要說什麼呢。」現在才發現我沒戴眼鏡嗎,所以說美咲的反射弧真的是……

  「──碎了。」

  「哈啊?碎了?為什麼?!」

  「不知道。」

  「你耍我嗎!」

  「真的不知道啊……醒來的時候就發現鏡框和鏡面分開了。」

  伏見用彷彿只是壓碎了雞蛋的平淡語調訴說著。

  「這樣不是很不便嗎?」縱使視力正常不用配戴眼鏡,但八田仍能想像眼前一片模糊的不適感。思忖了一會,他毫不猶豫地將腦裡盤算的計劃溢出口。


  「我們一起去配一副新的吧!」

  「不用麻煩。」

  「哈啊?為什麼啊?!反正今天你和我也沒預定對吧?」


  沒想到自己一番好意會被伏見如此乾脆地拒於門外,八田微愠地嘗試說服著這個似乎是懶得出門的人:「猴子你平那副眼鏡的度數不準不是嗎?戴著眼鏡也總是要用超近距離看我。現在不戴眼鏡走路太危險了。」


  「…………」沒有度數不準好嗎?會用超近距離看的人唯獨只有看你好不?


  儘管內心這麼想著,伏見的外表除了增添數分的無奈外,並沒有出現多大的改變。

  靚藍色的眼眸對上一雙閃爍著雀躍光芒、期待著他回答的茶色眸子,僅是這樣便已經有種輸了的感覺。他掙扎似的張開了嘴巴想說什麼,可是結果還是什麼也沒說便再次合上。

  果然還是無法拒絕美咲的邀請啊,從以前中學時期便已經像不可抗力似的,面對美咲的時候,嘴巴總是無法好好地把藉口編織起來。


  伏見選擇放柔臉上的神情,穩穩地點了點頭。


  「耶使!那就說定了哦!我先去換衣服!」


  凝視著那抹充滿著活力和陽光氣息的身影,伏見垂下眼簾、嘴角緩緩揚起一抹好看的笑容。決定將對方呢喃的”之前看的那本單行本好像也出了新一卷,可以順路去買呢!”的內容自行過濾。


  伏見最後還是沒能說出其實他的近視度數並不深。


###


  他從來就沒有特別去意識戴在鼻樑上的東西,習慣成自然就接受了它的存在了。

  然而,當伏見走到大街上的時候,才知道由自己真正的肉眼映照出來的畫面原來比想像中的模糊更多。近距離的事物當然沒有問題,但是稍微有點距離的就如蒙上一層薄霧似的,無法準確對焦。


  他想要集中意識去分辨之際,便與一個正在趕路的上班一聚碰撞了。

  肩膀的疼痛和方才累積的枯燥感使他不由得咂舌。

  畢竟自己走路分神也有錯姑且還是先道歉吧──這樣的想法冒出的同時,手肘便被圈進一個熟悉的臂彎裡。


  「猴子!看不清楚就別離我太遠啊!」


  八田的舉動實在是太過自然。自然得伏見被他就這樣挽著手走了好幾步後才回過神來。


  「美咲今天也很主動呢。」

  「啊───?啊………」


  聽罷,八田眨了好幾次眼睛,明瞭臭猴子指的是兩人挽手的動作,八田猛地抽回了手。

  但是又擔心伏見會四處亂晃,所以八田將別扭的挽手轉而攥住伏見的手丁腕,領導他前行的方向。


  「美咲要當我的眼睛嗎?」

  「想得美!這頂多只是導盲犬的程度而已!」

  「美咲是犬嗎,真相襯啊。」

  「閉嘴快點走吧臭猴子!」


  伏見本來不想出門的,不是沒有想去的地方,可是想要和美咲兩人一起在家度過的吸引力遠遠比出門要大多了。

  可是──


  看著兩人互相碰觸的手,伏見覺得偶爾的外出似乎也不錯。

  感覺就像重返中學時期一樣。


  沿路途經的書店和機鋪都讓褐髮少年駐足停留了好一會,偶然發現了什麼有趣的事物便會招離他不遠的少年使勁揮手。而那名少年看似不願意,但仍會乖乖的走到少年的身旁。


  直至八田終於記起初衷的時候,已經到了太陽西斜、天色開始略暗起來的黃昏時分了。

  慶幸配一副新的眼鏡所花的時候並不會太久。因為無論有多少現時流行的新穎款式也好,伏見的目光停留的始終是黑色的厚框眼鏡上。


  「這位客人,真的不考慮之前那個款式嗎?人氣很高也很適合你啊。」

  ……真是多管閒事,適合與否並不是由你這種局外人去判斷吧。

  「對呢猴子,這副跟你平時戴的那副幾乎完全一樣啊?」八田也加入對話。

  「美咲覺得不好看嗎?」

  「也不是啦……嘛的確要是突然轉別的款式反而可能會看不習慣呢。」

  「那就這副吧。」

  「咦?可以嗎?」


  我就是如此的一心一意罷了,很偉大對吧?


  有了新眼鏡,八田似乎覺得他的領路任務已經完成了般,沒有執意繼續牽手的必要,這反使伏見有種想要將剛剛新購入的眼鏡砸到地上用力踩碎的衝動。

  可是想到今天八田的各種表情,伏見滿足地閉上了眼睛,感受著充斥心頭的暖意。


  兩名少年,一左一右,並肩地走在夕陽下。

  構成世界的元素就是如此普通且唯一。


  他聽到了聲音。


  「吶,猴子,明天一起去吠舞羅好嗎?」


  他聽到了聲音,不是屬於他和他的聲音。


  他聽到有人在外面用棒子不斷用力擊打的聲音。

  敲打著那個他辛辛苦苦建築起來、為了保護二人世界的保護網。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