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False Memory》03

Memory 03-心血來潮


  萬里無雲的晴空在褐髮少年的頭頂上無限擴張,陽光從透薄的雲層沁出灑落在大地。以往少年總會踏著他專用的移動工具,一邊滑行一邊感受著微風拂面的暢快感,可是今天他只是一言不發將滑板抱在腰側,表情略缺乏生氣地仰望著酒吧的牌坊。


  直至────


  「啊喇?這不是八田嗎?為什麼站在外面不進來?」

  「啊……十束桑………」


  酒吧的門從裡面打開,發現八田站在酒吧門外的十束多多良收回正要向前邁進的腳步,他的聲音響起的同時酒吧的門剛好”呯”一聲地關上了。


  「……不,正要進去來著!說、說起來十束桑要去哪?」躊躇了一會的八田,說話的語速莫名變得焦急了起來。

  「啊……這個呢────」十束在八田面前晃了晃手上的舊式照相機,似乎不太執著追問八田發呆的理由回答:「找到了難得一見的拍攝景點正要去取材呢。」

  「是哦?」

  「八田要不一起來嗎?」

  「啊不……今天就………」


  ──沒這個心情。似乎十束從觀察八田的神情時讀出了他的心聲,他也沒怎樣介懷自己的邀請被婉拒,以往常的笑容輕笑著說沒關係。

  八田對於他這種察言觀色的性格心懷感激,可是另一方面又因為這麼容易被看透內心而感到不知所措。


  「對了────八田這幾天都在忙搬新家的事吧?新居感覺還好嗎?」

  「啊……嗯!基本上必需品和傢俱全整頓好了,就是還是有點不太習慣……」

  八田抿了抿嘴,不禁想起理應一人的環境突然多了一隻猴子闖進來而引起的各種問題和爭執,一臉苦惱似地撓著頭。

  「說得也是,畢竟新環境總是需要時間去適應呢。」

  「咦?………不………」

  八田一愣,正想解釋那是由於某隻煩人的猴子的錯與環境無關之際,霎時想起了某個事實而馬上將那股衝動壓抑下去。

  「啊……嗯───」

  「八田?」

  「啊、那麼我先進去了十束桑萬事小心!」


  扶了扶快要從腰間滑落的滑板,八田推開酒吧的門、不由分說地擅自終止了對話。


  ──十束桑,不……吠舞羅的全員誰都不知道八田的新居有一位同住人,更加不知道這位秘密的同住人是伏見猿比古的這個事實。

  並非對自己視為生命般重要的同伴們刻意隱瞞,而是失去了說明的好時機。再者,解釋的理由又顯得太過別扭所以終究沒有告訴他們。

  畢竟生活費快要支付不起什麼的又不是什麼值得到處宣揚的事啊。


  ──彷彿在說服自己似的在心底輕喃。當”歡迎光臨”響起的同時,八田決定要將剛才的事連同早上的陰霾一起掃走般,展露出今天首張笑臉。


###


  可是,這種想要從新振作起來的心情在他得知到他最尊敬的尊哥有事外出了、其他成員們似乎都相繼追隨而都不在,只剩下出雲大哥在看店之後重新陷入低潮。

  縱使吃著他最愛的布丁也無法將這股從早上開始持續至今的不爽感舒緩。坐在離水吧稍有一段距離的沙發上,八田雙手托腮,用嘴巴叼著勺子,將吃剩一半的布丁就這樣放置在一旁。

  要是平日的話,即使他好想慢慢品嚐布丁在口裡慢慢溶化的感覺,但也絕對不會這樣做。因為若果不快速將布丁解決掉的話,那隻死猴子總會在他放鬆警戒的時候像小偷似的將剩下的布丁偷偷吃掉。

  粉澤的唇瓣張開又闔上,嘀咕著的都是那個經常掛在嘴邊的稱呼。

  ──臭猴子。


  『吶,猴子,明天一起去吠舞羅好嗎?』

  頃刻,背對著夕陽的伏見的表情,因為逆光的緣故八田沒能看清楚。唯獨那聲咂舌清晰得無法忽視。

  『要去的話美咲一人去就好了。』

  『你………!』

  『────明天我要打工。最近找到一份收入不錯的工作呢。』趕在八田的怒火爆發出來之前,伏見無奈地補上這麼一句。

  ──那麼後天呢?抑或大後天呢?也要打工嗎?

  想問出口的話卡在喉嚨間。最終八田只能淡然地回了一句是這樣嗎。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有理由是總比沒有理由好可是那傢伙到底是怎麼了啊!最近不是幾乎都沒有到吠舞羅來嗎!是因為看我不順眼?那樣的話到底幹嘛要住在一起啊該死的搞不清到底是為什麼啊啊啊啊啊────


  八田愈想愈氣結,卻又不能在這裡爆發出來所以只能抱著頭在啞耐,咬著的勺子不斷發出咔嚓咔嚓聲。在吧檯擦著杯子的出雲瞥了陷入永無止境的煩惱旋渦中的八田一眼,搖了搖頭地感嘆處理這種感情問題的專察小組隊長和副隊長都不在要怎麼辦好呢。

  終於,塑膠因抵受不住磨牙的力度而應聲斷裂的同時,出雲擦著酒杯的手也剛好滑了一下。


  ──災難啊。


###


  結束工作回到家的伏見猿比古看見八田美咲在裝死。

  ……噢不,是正在鬧彆扭。

  還以為迎接他回家的只有黑暗和寂寥,沒想到美咲居然會在。伏見挑起好看的眉,用彷彿在看什麼奇珍異獸的眼神挑望著躺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的八田問。


  「你不是去了吠舞羅嗎?」

  沒有反應,八田就像字面上意思的屍體一般沒有反應。

  「……嗯,回來了。」直至伏見以為對方不打算回答的時候,八田的嘴巴動了動,緩緩吐出這麼一句話。

  「這麼早?」

  「你管我!你也不是很早回來嗎?打工呢?被解僱了?」

  「嘖,我又不是美咲,提早完成工作就能回來了。」

  「喂!說什麼呢死猴子!」

  「沒什麼。」


  無意執著在這種沒意義的爭執上,伏見沒再看八田,轉身打算去淋浴舒緩疲勞的他直往浴室走去。

  雖微弱,卻讓有一段距離的伏見清晰可聞的聲音迴響起來。


  「……因為猴子……你不在的話去了也沒意思啊。」


  ──因為你不在去了沒意思。


  眸子愕然地睜大起來。

  接著不可置信地往八田的方向扭過頭、皺著眉。


  這是什麼?這算什麼?以美咲的性格會說這種鬧彆扭似的話嗎?

  可是剛剛還在碎碎念的人,此刻卻打開了電視卻若無其事地尋找他喜歡看的頻道,丟下某個剛下班回來的人獨自煩躁,似乎認為伏見沒有聽見自己剛才說的那番話。

  什麼跟什麼。

  不爽的情緒漸趨膨脹直奔爆發邊緣,伏見覺得要是抱著這種枯燥的心情去沐浴實在太有違自己的作風。然而,現在將自己的黑影覆蓋在美咲身上將他困於臂彎裡的行動就是因為貫徹了作風的原因嗎?

  瘋狂了。


  「………猴子?」

  螢幕畫面被遮擋的八田正想要開口大罵的時候,卻瞄起伏見的神情明顯和往常不一樣轉而皺眉。

  腦袋發燙直達沸點要蒸發似的,有種聽見腦內正在燃燒起來的腦漿被人用力攪拌再擠壓音的錯覺,過了一會才發現原來那是自己牙齒用力磨擦所發出的可怕聲音。

  八田卻用天真爛漫的聲線問道。

  「……怎麼了?肚餓了?櫃裡有零食啊要開嗎?」

  聞言,伏見輕笑出聲。

  「哈哈……對呢,我餓了喲──美咲。」


  你知道嗎?

  我的飢餓程度可是遠遠超乎你的想像哦。

  那麼發現了這個事實的你,不就應該要負起填飽我的責任麼?


  伏見的膝蓋彎曲壓在柔軟的沙發,整個身軀往八田更為貼近一些,他的影子將八田的視線全部吞噬殆盡,卻沒有因此而得到滿足。

  他的唇瓣停在距離八田嘴唇不到一公分的位置,鼻息打落到彼此的臉龐上。或許是察覺到伏見接下來的舉動而閉緊上眼睛,可是縱使沒有身體的觸碰,伏見也能感受到從八田身上散發出的無聲顫慄。


  ────啊啊真是該死。


  伏見的身體無力地向下滑落,額頭抵在八田的胸腔上一言不發。 


  「猴……猿比古你到底怎麼了啊,沒事吧?不是跟你說了就算午餐是全蔬菜也要吃下去別餓壞肚子嗎?」

  「…………」


  彷彿壓抑著要親吻美咲的衝動已經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般,半脆在地上的伏見眼神帶點茫然地盯著眼前的黑色小背心,往前用鼻子輕吸了一下還能嗅到美咲的氣味。


  然後,心血來潮般────


  將剛才收回的吻落在胸腔中央偏左的位置上。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