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False Memory》04

Memory 04


  啊啊……又來了────


  瞳孔適應了後顯得能勉強捕捉到四周黑暗的環境,可惜知曉這個事實並沒有為他增添睡意,反倒眼眸由盯著虛空轉而環視寢室周遭的傢俱。

  傢伙基本上都是連著公寓一同租回來的,不過還是缺少不少的日常用品,所以在安定了沒多久後他和伏見便以添置傢俱為由而找了一天外出。


  ────為什麼事到如今會憶起這件雞毛蒜皮的事呢?


  ……不過說起來猴子今天很奇怪。儘管平時他人就已經不按牌理出牌,可是今天感覺好像變得更古怪讓人搞不懂。


  『吶,美咲要和我一起打工嗎?』


  伏見依舊還伏在自己的胸膛上,他說話的時候嘴唇上下張合透過輕薄的背心傳遞至八田的皮膚底層,總覺得哪裡癢癢的。

  按捺不住想要挪動,卻發現自己根本無處可逃。只好拼了命將注意力集中在與伏見的對話上不去思考其他。


  『────哈啊?打工的話我已經有……──』啊……不……差點忘了早幾天因為累積的犯錯次數過多而被解僱了來著,但是────

  『──但是也不急著這麼趕要找新的吧!』

  『不,我的意思是美咲來我打工的地方一起工作賺外快吧。』

  『………』

  『好像也有空缺似的。』

  『……哈啊?為什麼我非得和猴子一起打同一份工啊?』

  『不是美咲說的嗎?”我不在的話沒意思”』

  『……呃──』可惡下意識脫出口的話果然還是被聽見了嗎……『……可、可是那不是這種意思啊!』不過和猴子一起打工的話,的確好像可以和以前一樣經常在一起沒錯可是………

  腦海頓時浮現大家──吠舞羅的夥伴的一張又一張的笑臉。

  ──這樣的話就減少了和大家一起的時間了。


  『哦?』

  伏見輕笑出聲,八田僅因為這種輕微的動靜便不由得緊繃起身體。

  『那麼是哪種意思?』

  『說、說起來我連猴子你在打什麼工也不知道呢這樣很難答應吧!』

  記得他之後有因好奇而曾質問死猴子到底在打什麼工,可是卻總比對方巧妙地迴避問題,結果不了了之。

  所以說他不想知道伏見這傢伙在打什麼工就是假的。

  『男公關。』

  『……哦………哈啊你剛剛說了男男男男公……』

  『──如果我這麼說的話你會來嗎?』

  『怎可能!』即答。

  『好吧那是騙人的,不是你想的那種。』

  『那是什麼?』

  『保密,在美咲答應我的話就告訴你。』

  『……誰……誰會上當啊!反正一定不會是什麼正經的工作!』

  『哦──誰知道呢?』


  他當然沒有蠢到在摸不清伏見的工作內容之前就答應他。可是相比打工的內容,八田對伏見會突然提出這種提議的動機更為在意。

  ……結果想著這些有的沒的,他的睡意便被全趕跑了。

  禁不住嘆氣的他掀開被子坐了起來。

  在腦內浮現的仍然是那張欠扁的笑臉。可惡明明剛認識的時候那傢伙的性格沒這麼扭曲的啊現在一找到機會不是整他就是…────

  想及此,居然毫無預警地心悸了一下,臉頰的溫度也隨即開始飆升。


  「……啊啊啊啊啊我到底在想些什麼啊!」


  抱頭呻吟起來的八田踢開被子,決定去客廳喝杯冰水冷卻快要被過度的思考沖昏的大腦。

  怕太大的動靜會吵醒在另一間房屋裡頭的伏見,所以即使有點心慌也沒有開燈。摸著黑靜悄悄地好不容易來到廚房後吁了一口氣。打開冰箱拿出冰塊正要往杯子裡送之際,溫熱的左邊臉頰毫無防備地受到與冰塊相差無幾的觸碰。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

  伴隨著驚嚇的叫聲,八田毫無空閒顧及自己發出的叫聲有多丟臉,他的手一滑將冰塊全數準確地倒在地面上。

  慌亂間連忙按亮廚房的燈泡,四周猛地一亮使他不禁半瞇起眼睛。用手捂住頓時冰凍起來還沾了些許水珠的左臉頰的同時,八田轉過頭率先看見的卻是一罐罐裝牛奶。

  「好冰!混蛋猴子你幹嘛!」

  「聽說喝牛奶會幫助睡眠的哦────美咲來給你。」

  「不、需、要!!要喝的話你自己喝吧!」

  明知道我討厭喝牛奶!推開掛著一臉壞笑的伏見,八田彎腰用手撿起地上的冰塊。

  「美咲不是睡不著嘛?」

  「切!那你不也是嗎?不然你手上拿的牛奶是什麼回事啊!」

  「……突然口喝?」伏見輕笑,拔高的尾音表示他沒打算掩飾謊話。

  「少騙人!」

  被伏見那不可一世似的態度惹火了的八田順手將兩顆冰塊朝伏見的笑臉砸過去。

  ──當然被人準確無誤地躲開了。


  「──哦?要打麼──MI→SA→KI↑?」

  「廢話!你以為現在幾點啊!」

  「……嘖。」


  不理睬伏見的挑釁,八田再次將冰塊撿起然後拋進垃圾箱裡後,他才首次將視線放回伏見身上,發現與自己睡得蓬鬆雜亂的頭不一樣,伏見的頭髮相當的整齊貼伏。

  ……這傢伙該不會一直都是清醒著的吧?

  發現美咲的視線猛地集中在自己身上、一臉狐疑地盯著他看的時候,伏見心想美咲就是在奇怪的地方異常敏銳啊。


  「那麼我來教你吧──我打算實行的另一個對抗失眠的方法。」

  「……嗯?啊……喂───等一下──!」

  不管八田的意願擅自牽起他的手將人拉進自己的房間關上門。

  「等、……───」


  回過神來之際,八田發現自己已經被摔到軟綿綿的表面──伏見的床上。

  床褥的彈簧邊發出抱怨的聲音邊接納兩人的體重。被迫到牆角一邊的八田還沒來得及詢問對方意圖,身體便被拽進一個既溫暖又熟悉的懷抱中。


  「………呃?誒?」伏在對方胸膛上的八田瞠大雙目,發出聽起來很蠢的聲音。

  「睡吧。」

  「睡……睡你個鬼!你這是幹什麼啊?」

  「哼,不就是陪因怕鬼而失眠的美咲睡嗎?」

  「誰誰誰怕啊!」

  「聲音都顫抖了哦。」

  「這樣我更加睡不著啊!」幾乎整個身軀被伏見摟在懷中沒半點的空隙。八田嚥了嚥唾液試圖平穩那怦怦亂跳的心跳。

  「那麼我開始數了。」伏見深呼吸一口氣,接著用低啞卻不失溫柔的聲音道:「一隻……」

  居然是開始數羊嗎?

  「────美咲。」

  嗯?

  「二隻………美咲……三隻……美咲……四隻、…美──」

  「哈啊?一隻兩隻你當我是什麼啊臭猴子!」

  「吵死了美咲,這樣你讓我怎樣睡啊?」伏見皺著眉抱怨。

  「混蛋………」八田覺得這樣讓對方亂來下去不是辦法,所以只好奪回主導權了。

  「要數的話也應該這樣數──!一隻猴子!兩隻猴子!三隻……猴子……四…隻……猴子……」


  原本以為用猴子為單位數數只會讓自己愈來愈炸毛不可能睡著,可是不消一會八田的聲音卻開始彌漫著濃厚的睡意,數的節奏每況愈下,最後室內只餘下平

穩的呼吸聲。


  「嘖美咲……居然丟下我自己一個先睡著麼。」伏見凝視著懷裡八田的睡顏,語氣透露出那不能自控、將要滿溢而出的醋意。


  縱使理性告訴自己就算關係多麼親密的人也沒可能做到同時自然入睡,可是現在的自己僅因為八田比自己早一步入睡便莫名地感到不爽。

  美咲有在做夢嗎?夢見了什麼?在哪?有和誰在一起嗎?是笑著?哭著?生著氣?

  ────在夢裡,在美咲的身旁,還有我嗎……?

  無數次想要入侵對方的夢境窺探到底,可是即使擁有赤色的火焰也無法做到。

  ……已經病入膏肓了吧。


  「哈……哈哈………」


  止不住的笑意襲上,想要壓抑笑聲卻還是洩漏出嘴邊。胸前的八田仍然睡得很穩,沒有被他的突兀的笑聲吵醒的跡象。

  他抿了抿嘴決定拋開一切雜念,將人抱得更緊,然後閉上眼睛。


  要是夢與夢不能相連的話────

  那麼至少,請讓他在夢裡能夠遇見那個他一直朝思暮想的人。


###


  「臭猴子!昨晚你踢了我下床吧!被子也被拽走了!」額頭青筋直冒。

  「怎可能,是你自己睡糊塗然後滾了下去而已吧──?」呵欠。

  「切!以後絕對不會再跟你一起睡了!」甩枕頭。


  枕頭大戰什麼的,看來並非一定局限在晚上的餘興節目裡。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