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False Memory》05

Memory 05-輕度中毒


  伏見猿比古覺得八田美咲是他生命中最頻繁為他製造”驚喜”的人。彷彿覺得他的壽命太長而有意要縮減似的。

  方才回來之際長按門鈴對方遲遲不應門的原因,伏見在將窩在被窩裡的人兒抓出來的瞬間就明白了。


  心臟亦在頃刻急促收緊。

  伏見黑著一張臉,如海水般藍的眼瞳緊緊地盯著八田好一會才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


  「美咲………你以為躲進被窩就能逃過我的眼睛嗎?這手臂是什麼一回事?」


  伏見在極力地使自己的聲音聽起來與平日無差,可是聲線所透露出來的顫抖還是能聽出來。身體止不住的輕顫也從抓住八田的手腕傳遞了過去。

  八田扭過臉不去看伏見,像個犯錯的孩子般四處找藉口想要掩飾。


  「這這這是因為我不小心落樓梯的時候摔倒的!沒什麼大礙啦!」

  「………」

  可惡明明在猴子回來之前斟酌著怎樣解釋又練習過好多遍才終於沒有結巴不是嗎為什麼到實戰的時候結果又是這樣啊!

  這種蹩腳的謊言真虧美咲能說出口。壓下各種想要吐槽的心情,伏見腦內迅速的作出了美咲的傷為首要事項的決策,因此在質問為什麼會受傷之前想要先幫美咲檢查傷口。


  「等……喂!」八田察覺到伏見的企圖後想要避開他的接觸而將身軀挪後:「都說了等一下了你想要幹什麼啊猴……痛!」


  八田瞇起眼睛喊痛的瞬間,伏見猛地鬆開正想要拆開石膏的手。


  「…還會痛?」

  「……嘛…有一點。」沒想到猴子不僅沒有率先怪責自己受傷而是如此為自己擔心,剛剛想罵出口的話都卡在喉嚨處。

  「不過這個石膏好不容易才包紮好的!你別隨便給我拆掉啊!」

  「嘖真麻煩。」雖然嘴巴是這麼說,但伏見停止了想要破壞石膏的舉動後,八田才吁了口氣。

  「真的沒有大礙?」

  「嗯,草薙桑也說石膏再過幾天就可以拆掉的了,是他們大驚小怪包紮成這個樣子而已!」

  「去幹架了?」

  「………」八田知道再瞞不下去,抿了抿嘴像下定了決心似的點頭承認。他頓時回想起當時的情境不由得怒火中燒,開始滔滔不絕地說起來:

  「那班混帳居然想找猴子你麻煩啊!一定又是你不自覺惹了什麼麻煩上身吧,剛好被我聽見想著去教訓他們一頓!誰知道他們還耍什麼卑鄙的埋伏作戰。……哼!不過要不是我,猴子現在你也麻煩了吧!還不快點感謝我!」


  ……是這樣?……美咲是因為我………為了我才跟別的傢伙打起來還弄到現在這副悽慘的模樣回來?不是因為吠舞羅……

  嘖、我在亂想些什麼。美咲為了我而行動,儘管的確是魯莽了一點,可是不是應該要高興的事嗎?

  焦躁、焦躁、焦躁。

  為什麼我會覺得這與美咲的印象有所出入?


  「喂────猴子你有在聽嗎!」八田察覺伏見望著自己卻在走神,將身軀湊近了一點在他耳邊微愠地吼道。

  「吵死了,不用喊這麼大聲,美咲的聲音我都有好好的聽見。」思考被八田打斷的伏見掩住耳朵皺眉,心頭的枯燥並沒有因此而消減一分。伏見頓時變得不搞怎樣應對下去,因此只能沉默著。


  美咲在他看不見的地方、不清楚的情況下受傷並非是初次發生。中學時期就有好幾次掛了一身的彩回來。伏見還記得頭一次自己氣得幾乎要失去理智,但逐漸也就學會忍耐了。

  哪來得一一都因為這個笨蛋而生氣,他也不是一個如此閒暇的人。


  「……什麼啊……突然什麼也不說沉默了下來。」八田凝視著伏見那張看不透的表情,很多時候伏見的沉默代表生氣,充分了解這一點的他帶著不安噥嚷著。

  「沒什麼。你這幾天就乖乖留在家養傷、別到處亂跑──縱使這麼跟你說還是會跑出去吧,所以我打工那邊會請假。」

  「什……──!?」

  「要來好好報答你幫我教訓了那班混蛋的恩呢。」

  將話包裝得怎樣漂亮也好,八田也沒笨到沒聽出伏見的弦外之音。

  「誒?!等、……!我的腿都好好的為什麼要禁足啊!!」


  將八田的不憤的反駁聲音全部隔在門的背後,帶上門的伏見掏出手機撥打請假的電話。


###


  老實說要是你問八田美咲,手臂輕度骨折、打了石膏動彈不能後在生活是上否會有不便,八田他會回答你──沒有任何的不便。

  並非他生活上會有一位執事似的人照顧起居,而是真的沒有什麼特別。硬要說的話就是拿東西有點麻煩而已,還沒造成太大的”不便”。


  然而,這些話即將要被本人全數推翻────


  「……唔…………」


  鏡子映照著頂著一頭亂茸茸的褐紅髮少年、正在一臉困窘地用左手捏住擠上了牙膏的牙刷,嘗試著將其含進口腔裡。可是,捏住牙刷的手以肉眼都能看見的大幅度顫抖著,八田遲遲沒有下一步的舉動。

  原本使用不是慣用的左手代替受傷的右手刷牙已經不太順利,當實際執行起來的時候,右肩牽扯到另一邊受傷的肋骨,一陣疼痛使他緊蹙眉。這才發現單用左手似乎無法好好緊捏住牙刷。

  他緊咬牙關忍耐著襲上的疼痛,痛楚並非太劇烈尚在可接受的範圍內。然而,當牙刷舉到一定的高度往往肌肉就會不受控地緊繃,回過神來牙刷已經掉到洗臉盆裡。


  「可惡!」


  沒想到這也是一項艱鉅的任務。同樣的情況重複了數遍後,八田垮下小臉、自暴自棄地想著乾脆在傷口痊癒前都不刷牙好了。


  「怎麼了美咲?都幾歲了原來你不懂得刷牙嗎?」

  背後猛地響起的訕笑聲讓剛好正在漱口的美咲嚇得將嘴巴的漱口水全噴出來。

  「咳!……咳咳……臭猴子你跑進來幹嘛!」


  被水噎到的八田一臉凶惡地緊盯著笑盈盈的伏見,他一邊擦著雙頰沾上的透明水珠、一邊想剛剛應該轉過身去朝猴子那邊噴他一臉才對。

  伏見一臉似笑非笑地看著八田。


  「美咲你的記憶力也跟隨著你的身高退化了嗎?你忘了我們是同居的關係嗎──我來當然是想要上廁所啊。」

  「你這傢伙想打…──」

  「────騙你的。」


  伏見硬生生地將八田的話與怒火打斷,他的視線從八田穿的黑色小背心底下露出的一點嫩肉游移至洗臉盆裡被遺忘的牙刷,靛藍色的眼眸蘊釀著不易察覺的笑意。他以八田來不及阻止的速度將牙刷拿起來。


  「我是來教MISAKI你刷──牙──的。」


  上揚的尾音和那抑揚頓挫的呼喊聲教八田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況且,深刻地鑲進骨子裡的某個危險警號正亮起大紅燈。


  「別別開玩笑────!鬼才要讓你來!」


  面對偶然病發的同住人,美咲立馬心感不妙,下意識就想要往外逃跑。明明就無處可逃,大門的鎖在早上的時候就已經被伏見反鎖上。清楚了解這一點的伏見對美咲那想落荒而逃的態度不慌不忙,甚至還玩味地挪開身子讓出在背後唯一一條的逃跑路給對方。

  伏見宛如獵人享受獵物逃跑和掙扎的過程,分別僅有手上握住的不是鋒利的利器,而是柔軟表面的牙刷。

  逃無可逃的去八田在客廳轉了一圈後還是鑽進了寢室的被單裡。跟著八田一起來到寢室的伏見看見鼓起的被單裡露出的一撮棕紅色頭髮,充滿既視感的情景使伏見終於忍俊不禁笑出聲來。

  伏見將手按在門欄旁邊,一副看好戲的神情什麼也不說,僅是凝視著被窩好一會。直至耐性都被磨光後,他才一手溜進被窩裡搜尋、抓住正欲縮回去的腳掌一下將人從後給拽出來。


  「哇────!媽的放開我!別拽我的腿啊!」八田炸毛地朝伏見的臉使勁地踢腳。

  咋舌聲在下一秒響起。


  「區區的美咲別以為能夠逃掉啊,再說我只是出於好心替行動不便的美咲刷牙而已,又沒有要做什麼。」

  「已經有夠羞恥了好不好!」

  「不、我不這樣認為。」而且更羞恥的事早就做過了不少不是嗎?

  「我會啊!」可是連三歲小孩才會自己刷牙啊!

  「……難道美咲打算這幾天都不刷牙了?」

  「呃……────」八田心虛地往一旁別過頭去。


  呵……動搖了。再一下────


  「讓你的尊哥知道了的話……────」

  「啊──夠了!讓你刷就是了!可是要是你敢幹奇怪的事我就殺了你!」


  伏見聳聳肩,笑而不答。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