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False Memory》06上

Memory 06-重度中毒


  「美咲,嘴巴再張開一點。」

  「………」

  「美咲,你這樣緊抿著嘴要我怎樣進來?」


  伏見刻意以引人暇想的說法調侃著美咲,他一手勾住八田的下顎以防他亂動,另一手則將牙刷頭偏斜、在八田的粉唇上摩娑。逗著對方張開嘴巴。


  「……唔……」八田倔強、誓也不想無條件就聽從猴子的命令,將嘴巴合得緊緊、密不可透風。

  然而,毛刷在唇上猛戳的感覺弄得他癢癢的很不舒服,他想報復反咬對方的手而不經意地微啟唇,卻給予了對方有機可承。


  「嗚───!」

  「美咲,你要好好含著才行啊。」


  異樣的感覺頓時充斥於整個口腔,整枝牙刷猛地突入,毫無預警地頂上喉嚨上顎。牙刷頭還有意無意地戳著敏感的牙肉,八田想要用舌頭將侵入的異物推出去,卻反被伏見承勢刷起舌頭來。


  「嗚……你唔────」


  八田發出的抵抗聲全都化成模糊的嗚咽聲,由於下巴被固定了而只有用拳頭捶打著伏見的胸膛表示不滿。似乎覺得玩夠了,伏見這才如八田所願放開了他。分開之際,一道透明曖味的銀絲黏住牙刷的表面,顯得濕漉漉的。

  嘴巴的鉗制消去後,八田立馬朝伏見破口大罵。


  「猿比古!你這算哪門子的刷牙啊!」看著伏見用手輕順著毛刷頭的時候嘴巴勾勒出別有意味的笑容後,八田都快要氣得反白眼了。

  「先從牙肉開始洗刷是常識啊美咲。」

  「誒真的?我都不知道啊……」


  ……你就不稍為懷疑一下嗎?


  沒想到隨便掰出來的理由會被八田全盤接納,伏見為面前這人的智商沒好氣地捂額。

  「說起來為什麼要在床上刷牙啊?」


  八田拭去嘴角殘留的水跡,彷彿這才留意到自身的處境──他在床沿正襟危坐,沒有包紮石膏的手因緊張而用力捏住床單,將平坦的布單抓捏出層層的皺褶,抓得指節也泛白了;伏見則單滕跪他身前,使兩人的視線連成一條水平線。褐紅色的瞳仁全被伏見的身影所填補,無法再容下別的東西。當意識到這一點,伏見喉嚨深處因滿足而發出了一聲低嘆。


  八田狐疑地死瞪著伏見的表情變化。


  「不是美咲自己跑出來的嗎?」

  「那都是因為你……」

  「因為我?」

  「算了,你要刷就給老子快一點別磨蹭蹭!」

  「好吧。」伏見擺手表示認同:「不玩了,來認真的刷吧。」


  八田愣了一下,伏見便趁他發呆的時候迅速地將牙膏塗上,牙刷便再一次沒入在八田的嘴裡。這回就如伏見所說,並不像剛剛那有著侵略性的進攻,而是輕柔不帶力度的磨擦著牙床。八田也就不再鬧彆扭,而是配合伏見張開嘴巴。

  先由兩顆像兔子般的大門牙開始,慢慢刷過旁邊的犬齒、”服務”到更內側。牙膏與唾液混合後成了奶白色的泡泡,隨著牙刷毛經過的軌跡留下。滿溢於口的混合液沿著臉部的輪廓蜿蜒而下。


  「嗚……唔……」


  滿口的泡泡讓八田不自在的扭動著腦袋,不由得發出短促的嗚咽聲。在口腔裡滑動的牙刷細緻地將牙齦和牙縫清洗乾淨、觸碰到牙肉之際惹起了一陣八田無法言喻的感覺。


  ──好癢。


  伏見的臉近在咫尺,就連眼睫毛的眨動也能看得一清二楚的距離使八田帶點心虛的閉上眼。

  八田的動搖無法躲過伏見的眼睛,可是當下他的所有集中力都用以克制自己想要將美咲推倒在床上的強烈衝動,沒有餘力去用他擅長的言語戲弄八田。


  美咲的唇、美咲的舌頭、美咲的眼神、美咲的輕喘────無一不在狠狠地踐踏著這個少年僅存的理性。


  殷紅的舌頭淹沒在白色的泡沫裡若隱若現,煽動著面前的少年。伏見恨不得現在立即撲倒對方擒住那誘人的舌尖與之沉溺下去。


  「呃……猿…比…古…咳咳、不、……要……──了。」


  說話因含著唾液而口齒不清,還被液體噎到而輕輕咳嗽起來。八田的手抵住伏見的胸膛,推拒著他。

  下一秒,在伏見回過神來的時候,身體已經遵從從本能的欲望而行動了。


  「唔────?」


  驀然,胸膛被伏見用力推了一下,無防備的八田往後傾倒、背脊撞上了柔軟的床褥上。即使軟墊抵消了撞擊的力度沒有造成太大的疼痛,八田仍因這故意粗暴的對待感到不滿。


  「喂你這────!」


  尚未說完的話全被埋沒在霸道熱情的吻裡。唇瓣緊合的同時舌頭便急不及待跟著竄了進去。大腦和身體的熱度猛地飆升、麻痺了八田本身已經不太靈光的腦袋。思考在剎那間斷絕,被伏見壓住親吻的事實仍然沒為他帶來實感。伏見像一匹脫韁的烈馬、橫衝直撞地單方面向八田索吻。對這樣的伏見感到陌生不己,可是抵抗的力度早就在對方給予自己的快感中消失殆盡。

  這個帶著牙膏味道的吻並沒有伏見想像中的微妙,反倒有種清涼的新鮮感。反覆吸吮和舔拭美咲的甘甜。無論親吻多少次依然沒能學會換氣的童貞呢──看著逐漸出現缺氧反應變得難受、瞇起眼睛搖頭想拒絕他的美咲,在八田躲開目光的一瞬流露出一抹病態的笑。


  直至八田感到胯下碰到某個散發出讓人難以漠視的熱力和硬度的部位時,兩人的動作都赫然而止。


  被吻得紅腫的唇在下一秒終於被放開,一直沒找到換氣機會的八田貪婪地大口呼吸著。

  喘不過氣來的褐髮少年暫時無法朝伏見作出半句抗議,沒有吞嚥掉的白泡殘留在嘴邊,略感情色。半瞇著眼怒瞪著伏見的八田發現他居然一臉茫然地看著自己。


  「………猿比古?」八田試探地一喚,直覺告訴他伏見的樣子並不尋常。


  寂寥籠罩在兩人身上,伏見卻仍然保持沉默。身體方才被挑起的熱度都快要冷卻之際,伏見總算開口了。


  「吶美咲────」


  要是在過了很久的以後,憶起今天發生的事的話,最先浮現的一定會是這個彷彿死命地忍耐著什麼,既悽美亦讓人窒息的笑。


  「我………」


  ──想抱你。


  那是打從心裡、最不希望讓對方知曉的──藏在內心深處赤裸裸、醜陋無比的情慾和執拗的佔有慾。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