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短篇《厭食症》美咲2013生賀

*八田美咲2013年生賀

*甜向

 

 

 

厭食症(伏八/猿美)

 

 

 

  “神經性厭食症──平均發病年齡為十七歲。容易在青春期發生,女孩的發病率是男孩的十倍。這是因為成千上萬的女孩子為了追求美觀,通過節食以達到苗條的身材。發病之原因常伴隨著壓力事件,例如突然接下重任、離家念大學、準備聯考等。心因性厭食症的病程與結果相當不一致,有的在單次發作之後完全康復,有的在體重恢復正常之後又再度發病。”────以上摘自維基百科。

 

  「……哈?……這不是女孩子會患的病嗎!」

 

  八田緊瞪著終端機上顯示出來的搜尋結果,簡直開始懷疑自己的眼晴,接著再往下拉,恰好瞄到一行使他掌心沁出手汗的文字:「……厭食症患者有著非常高的死亡率……騙人吧是這麼嚴重的病來的嗎?!」

 

  不……等等,我為什麼要為一個叛徒的健康而擔心啊。就算猿比古那傢伙真的患上厭食症了那又如何啊!他都已經和吠舞羅斷絕關係了,和我無關吧。

 

  關閉終端的螢幕返回節能模式後收進褲袋,八田踩著滑板繼續前行。若要問為什麼吠舞羅的先鋒隊長「八咫烏」會用終端機考查一個與吠舞羅抑或異能者半點關係都扯不上的關鍵詞的話,就要將時間追溯至約半小時之前。

 

  『拜託!我們能拜託的人就只剩下你了!』

  『沒錯!再這樣下去的話,伏見先生……伏見先生就會相常不妙啊……!』

 

  與酒吧偏暗紅的氣氛格格不入的兩名青服的人闖進來的時候,無數敵視與疑惑的目光集結在他們身上。識相地高舉雙手以證明無戰鬥意識的秋山和道明寺在眾目暌暌下齊齊朝八田雙手十合。

  聽見伏見名字的瞬間,八田還是無可避免地皺起眉。可是也能從對方的語調中察覺出事態的嚴重性,所以決定姑且先聽聽他們的說辭。

 

  『哈啊?厭食症?』

  『連續幾天的監視任務,伏見先生整整三天都沒看見他吃飯。一問之下發現原來已經持續快一星期了!』

  『我們勸也沒有用,結果好像因此搞壞了身體,不時早退。連副長也擔心得天天往辦公室送紅豆泥!結果受罪的人是我們啊!』

  『所以我們已經束手無策了……拜託你!救救伏見先生!』也救救我們吧!

 

  八田沒有即時答應,可是他們的話也並非沒有放在心上。

  將搜尋結果的條目幾乎全都看了一遍,仍然好像沒有什麼得著。終究不與當時人接觸的話,難以知道原因。

 

  猿比古那傢伙,到底是要身邊的人為他操心到什麼地步啊!

 

  「切!」

 

  打開終端機,八田的手指地迅速地打著那一串不用記錄也能純熟背出來的號碼。

 

 

###

 

 

 

  Scepter4的No.3在辦公的時間不務正業已經是大家睜一眼閉一眼的事了。反正只要交替的工作能準時完成就沒有大問題。所以當伏見猿比古一邊渾身散發著渙散且生人勿近的氣息、一邊把玩著手機也沒有一個Scepter4的成員有膽量對上司明顯的摸魚態度發表任何意見。

  手指放在終端機上無意識地不斷重複著輸入和刪除同一串的號碼的動作。伏見嘴角嘲諷似的揚起了弧度,心想自己是什麼時候變得如此優柔寡斷。倏地,終端機響起唯一設有專屬鈴聲時,伏見差點沒將手機摔到地上。

  伏見“呯”一聲拍桌站立起來,無視集中在身上的視線走出辦公室。

  不可思議地看著螢幕上顯示的”八田美咲”四個大字,他用力捏住終端機的手開始微微發痛,再三確認今天並不是四月一日。

  八田會主動聯絡他,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佇立在門外躊躇了一會,在鈴聲差不多要被強制駁去無人接聽的提示之前按下接聽鍵。

  對面的人似乎焦急到顧不及確認有沒有撥錯號碼,在接通了的瞬間連”喂”也沒說直接開門見山:

 

  「猴子!你想吃什麼!」電話一接通,八田劈頭就問。語氣難以掩飾其興奮,就像回到中學時期問他放學後要去哪裡一樣。

 

  「…哈?怎麼突然……────」

  「別管那麼多快回答我!」

  「…沒有想吃的東西啊……說回來這也和美咲你無…────」

 

  聽著終端機對面的忙音愣了半晌後,才意識到自己八田居然單方面切線了。

 

  「嘖!搞什麼啊!」

 

  結果想問的話沒問;想說的話也沒說。伏見想也沒想就按下回撥鍵,可是回答他的就只有”閣下所打的號碼暫時無法接通”的機械音。

 

  竟然還關掉了終端機!美咲那自說自話和瞎衝的性格真的就不能改一改嗎?!

  伏見的怒火和咋舌聲即使有著一門之隔的距離也清清楚楚地傳進其他人的耳裡。他們的上司出去接電話後就再也沒人看見他返回辦公室,後來聽說晚上的加班伏見以"身體不適"為理由申請早退。無疑是與下午那個電話有關吧,可是僅是消化自己的、以及上司留下的文件也足以讓他們疲於奔命。除非他們想留下來邊加班、邊品嘗紅豆泥宵夜的話,他們也無打算深究下去。

 

###

 

 

  伏見出現在八田公寓門前並非是什麼的突發事件、或者應該說這是八田撥打伏見終端的目的之一所以,當八田應門的時侯,臉上沒有一絲伏見所期望的驚訝。

  「……喲……」不過見面的氣氛總是尷尬的,不知道應該要怎樣開口的八田支吾了好一會才說道。

 

  相較八田,伏見現在的表情可就精彩了。

 

  「………美咲。」伏見無言地看了八田好一會兒,終開口:「你這副裝扮是………?」

  「嗯?」隨著伏見的視線往下移,看了看自己穿著的起居服一時間搞不懂伏見指的是什麼。過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哦……怎麼了沒看過人穿圍裙嗎!」

  「………粉色紅很適合你,美咲。」

  「給我閉嘴!這只是我找不到圍裙臨時向十束桑借回來的!再說你到底要不要進來?不進的話我就關門了!」

 

  說罷,八田倒沒有給予伏見回答的時間,直接就想關上門。另一邊,伏見眼明手快地在門徹底關上前一刻,用腳尖抵住半掩的門。

 

  「進。」

 

  甫踏進公寓就傳來一陣撲鼻的飯香,伏見怔怔地目睹八田理也沒理他就消失在廚房轉角的身影。踏著徐徐的步伐跟上去,腦袋越過八田的肩膀望過去,鍋子裡金黃色的炒飯看上去美味十足。

 

  「有模有樣啊。」

  「那當然!」自信地挺起胸膛,八田將飯再炒一下,就已經完成了。

  在八田將炒飯盛進碟裡之際,伏見問:

 

  「美咲還沒吃飯?」

  「是啊。」

 

  這點可以理解,但這並非是伏見問題真正的用意。看著八田脫下圍裙、心情愉悅地捧著"八田炒飯"出去,伏見始終沒有將"為什麼盛兩人份?"的話問出口。

 

  他不敢抱期望,他害怕期待會帶來的將是無底的絕望。

 

  凝視著冰箱,伏見定格一樣久久沒有動作。直至聽見八田在外面催促的聲音,他才回過神來。

  在八田的催促下,人總算是出來了。但似乎在躊躇著什麼,佇足不動。

 

  「還呆站個什麼!快坐吧。」咋舌聲在下一秒響起。

  即使如此,他還是在八田的注視下坐了下來。剛坐下,一份冒著熱氣的炒飯便放在面前。

  看見伏見與炒飯不斷眼神交流卻遲遲沒有動手,八田邊咀嚼、邊口齒不清地解釋道:

  「沒加蔬菜,也沒加菠蘿。」

  「這是什麼意思?」

  「哈?猴子你別告訴我你不想吃啊!我都問過你想吃什麼了是你這傢伙自己說隨便的吧!」

  「嘖,我記得我說的是沒什麼想吃吧。」伏見冷冷地答,冷冽的眼神瞥了一眼香噴噴的炒飯就撇過臉去:「而且我也沒拜託過美咲做這樣的事。」

  「我聽說你最近食慾不振……那個厭食啥吧。」

  「……哈?」

  「別想否認了!你的部下全都告訴我了。」

 

  八田雙手抱在胸前、翹起二郎腿,讓伏見有種自己被盤審的感覺。工作的關係盤審和審人的畫面見多了,就是沒怎樣被審過呢,對象還要是美咲,真有趣。

 

  「哦?」伏見沒肯定也沒否認:「所以美咲你在擔心我嗎?」

  「誰要擔心你這個叛徒啊!」

  「是嗎?那麼這個你要怎樣解釋?」指了指炒飯。

  「呃………就就就就是我一向都做兩人份的!就……順手……而已……」八田說到後面都沒了底氣,為免對方追問下去立馬將話題扯回去。

  「所以你到底為什麼要絕食啊?本來就已經因為偏食而體質不好的吧。」

  「還沒到絕食和厭食的程度吧……」

  「難道是因為青組那邊工作壓力過大了?」

  「工作忙歸忙但還不到──」

  「還是身體出了什麼問題嗎?你這傢伙從以前就已經是生病都不去看病……總不會真的是想要瘦身吧?」

 

  ────這傢伙根本沒在聽人說話啊!

  「瘦身是什麼啊瘦身!我不是女人也不是你身邊那個跟班啊美咲!」伏見再也沉不住氣,暴躁得拍桌站起來,匙羹掉到地上發出響亮的金屬聲。

  「只是純粹沒食慾!再說就算我這個叛徒厭食也與你無關吧!我已經不是吠舞羅的人了啊!」

  「混蛋………」

 

  被對方的話徹底惹火了的八田從喉嚨深處塞出咒罵,一枝匙羹從伏見的臉旁擦過,碰上牆角然後落地。

 

  「哦────要打嗎?mi──sa──ki──?」

 

金屬與地面的撞擊聲宛如在戰場上響起的號角。伏見撲了上去想要壓倒八田,八田也不示弱地緊揪住他的頭髮反抗。一個不拔刀;另一個也不拔球棒,彼此默認似的不使用能力,單純互相扭打在一起。

 

 

###

 

  只屬於兩人的打鬥持續了好一段時間,縱使體力不及伏見、動作開始變得遲鈍、自尊驅使他的身體繼續動起來;伏見即單純在享受,所以誰也不想率先停手。

  聽著八田越來越厚重的呼吸,伏見決定讓步,放開了對八田的箝制。

  隨即他便開始打量著忘我打鬥過後的情況──制服破了,恤衫鈕釦的線頭鬆開僅僅勉強掛在上頭,連眼鏡也在混亂間被撞飛出去掉在地上。幸虧鏡片貌似完好無缺,已經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當然美咲的模樣絲毫沒有比自己好去哪。不過與他檢查身上的”勳章”不同,跌坐在地上的八田率先看到的是橫倒在地上的桌椅,然後用彷彿要撕裂喉嚨的聲線大喊出來:

 

  「啊───────我的炒飯啊──────!媽的看你都幹了什麼啊混帳────!」

 

  「別用這種好像完全不關你事的說法啊。」伏見皺起眉心,他覺得現在的心情糟透了:「還有你好吵啊美咲,就不能安靜一會嗎?」

  「你以為這是誰的錯啊誰的錯──!」炒飯我才吃了一口啊啊太浪費了!而且猴子那份根本就沒吃過吧可惡────!

  「………切!算了!咳…聲音都快要啞掉了……我去拿喝的!你別想趁機走人啊!」

  「嘖。」

  一直坐在地上的伏見,擺著一張臭臉目送鑽送廚房的八田的背影。

 

  我到底來這裡是為了什麼啊,還搞成這副德行真是蠢斃了啊……不如脆性回去吧……

  不………不對。我不是專程為了和美咲幹架才來這裡的啊!等等美咲他剛剛說要去哪?拿飲料?

 

  ────糟了。

 

  猛地記起在廚房那被自己遺忘個徹底的物件,伏見覺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在那個瞬間凝固了。

  要被發現了──!

 

  「等……美咲────!」

 

  伏見當下的表情要是將S4的人看到的話,絕對會驚訝得嘴巴都合不上、然後拿作茶餘飯後的話題嘲笑他一星期都不厭吧。

  當然,露出孩子的秘密正要被揭發的神色、焦急得衝上前緊拽住八田的手腕阻止他打開冰箱的伏見哪裡能顧慮那麼多。

 

  趕……趕上了嗎………

 

  碰到八田手肘的時候吁了口氣的伏見甚至沒有發現他抓住的是八田的手臂。

 

  ──而打開冰箱的門的正是八田的右手。

 

  八田的視線被本應不存在在自家冰箱的物件吸引過去,甚至沒有察覺到以高速趕到自己身後來的伏見。

  在冰箱中央當眼處放著的、是一個不怎樣起眼的盒子。盒子被店員用緞帶繞了兩圈再在頂端打了一個小小的蝴蝶結。

  無論他左看、右看、還是左右兩邊一起看,那東西似乎都只能被稱之為蛋糕。

  他可沒有買蛋糕的記憶啊?

 

  「這是………」

 

  同時,左手臂那不屬於自己的溫度驟離,這才意識到原來伏見剛才一直抓住他的手臂。

  有可能在他沒留意的時候將蛋糕放進冰箱去的人,怎樣想也腦海裡也只能浮現起同一張欠扁的臉。

 

  「炒飯沒吃成,改吃蛋糕的話如何、美咲?」

 

  見八田怔在原地、僵直著身軀沒有回答,伏見深呼吸了一下,努力使自己的聲音聽上去是鎮定的。從八田的腰際伸出手臂把盒子拎起來。那姿勢看上去就像從後擁抱著八田。

  「……開什麼玩笑。你這才是什麼意思啊?」

  「美咲你的重點在這裡?」

 

  伏見不由得扶額輕嘆,沒想到蛋糕被發現了對方居然還能夠猜不出他的用意。這個笨蛋難道是自己的生日日期都不會花那丁點兒的腦容量記進去?

  不對……即使八田不記得自己的生日,他的吠舞羅一定會為他舉行無聊的生日派對吧,今年一定也不會例外。所以這只不過是八田擅自地認為背叛者的我是不會有為他慶祝生日的念頭。

  蛋糕什麼的反正早就吃過了吧,也會收到數之不盡的禮物。多我少我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伏見自虐地思忖。

 

  「……猴……猿比古?」感覺到背脊與自己緊貼在一起的那個人傳來了微微的顫抖,八田帶點不安地扭動了一下身子,想要轉過臉去看伏見。

 

  「美咲蛋糕不想吃也不用勉強你也吃不下兩個吧況且我一個人吃也沒關係。」

 

  伏見以高語速把話一連串說出來就連氣也沒有喘一下,害八田一下子沒能明白過來。待他咀嚼話中意味後,不由分說轉身,揪起伏見頸襟的領口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扯。

 

  「你這傢伙……說什麼自己能吃下,你的表情分明是我不吃的話就丟進垃圾桶處理吧!還有哪來的兩個蛋糕啊意味不明!」八田憤憤地說。

 

  確實……八田不吃根本失去了意義,就如八田所說我會將蛋糕糊到亂七八糟之後再丟掉吧。

  ……被區區的美咲看清了。真不爽。

 

  「反正是我買的,我要怎樣處理也是我的事。」

 

  八田忍無可忍,剛才一直垂在一旁握捏成拳頭的左手此刻捶打在伏見的胸膛上。情緒劇烈波動的緣故使赤色的能力少量外洩,紅光纏繞拳頭噴發出來。可是伏見沒感到一點的疼痛。

 

  「…你這傢伙真的好討厭…摸不清你到底想怎樣。突然厭食、又不吃我的炒飯;突然又買了蛋糕過來說一起吃,再突然又說不讓我吃……所以你到底想要怎樣啊猿比古!虧我前分鐘還在為今年生日總算能吃到蛋糕感到高興去死啦死猴子────!」

 

  把應該說和不打算說的話雪崩一般地回敬對方。咒罵的話語在微弱的聲調下顯得無力。比起怒火更多的是不解和悲憤。八田受不了這種心情七上八下的感覺,只能笨拙的用言語衝擊言語,以表達自己的想法。

 

  有好好地把自己心裡所想的傳遞給猿比古嗎?

 

  「美咲還沒吃過蛋糕?十束桑……那邊沒有給你辦生日會麼?」

  「還好說!要不是哪個笨蛋玩厭食到連部下和上司都擔心的程度,我會被拜託不得不將自己的生日會延後在這裡炒飯!」

  「………」

 

  清澈的湛藍眸子晃動不斷,難掩動搖之色的伏見將驚愕寫滿一臉,說不上話來。八田趁伏見走神之際將蛋糕盒子搶了過來,擅自丟下伏見走出廚房。

 

  「想吃的話就幫我拿碟子和叉子過來吧,那我也不是不能考慮勉為其難一下分一點給你────」

 

  八田的聲音聽起來是那麼的遙遠,卻又那麼的清晰────敲打著耳膜。

 

  明明肚子會餓,卻沒有胃口。

  明明不好甜食,卻買了蛋糕。

 

  這一天,身體總是做出與自己意識逆行的事。

 

  埋在馬甲袋裡的手攥著一個體積不大的物件。像要借此確定自己的心意再三用手指去勾勒出它的形狀,又像能憑藉這個舉動給予自己勇氣。

 

  就那麼一天,拋棄叛徒的身份似乎也不錯,況且對方都已經准許了。

  就普通的打打鬧鬧、邊吃蛋糕邊調侃對方一兩句。看準對方正要暴怒起來的瞬間────

 

  說"生日快樂"。

 

  美咲一定會在吃的意味上滿臉通紅呢。

 

  美咲好像不耐煩地吼了一些什麼,再不出去的話蛋糕就會被吃個清光了吧。那可是我專程裝病請假冒著會被人撞見的危險排隊買回來每日限量生產一百個的蛋糕啊,絕對是會令人吃一次就上癮的味道吧。

 

 

 

  總覺得,食慾回來了。

 

 

 

-END-

 

 

 

<後記>(有點長

 

\美咲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うううううう!!!!/o(*≧▽≦)ツ

差一點就要趕不上踩點了_(:3 」∠)_,真的要不是這星期的實習生活實在是坐在辦公室裡等放工的話,大概是連踩點也趕不及吧。

沒錯,因為我爆字了(´・ω・`)

到底是要怎樣才能將原本預定只會寫到二千至三千字的內容寫到接近六千字的啊(掩面

好啦,首先我想在這裡略廚(?一下猿美

不忍說,喜歡上猿美這對CP已經不知不覺超過半年了,原本以為動畫一結束後在續篇來臨之前會退熱……誰知道根本這是個掉下去就一去不復返的深坑啊啊!幾乎每週都會無節操的官圖刺激一、兩次!!一堆虎穴通販回來的同人本啃了無數遍!我真心已經猿美不足到不行的地步了o<<

多久沒有被一對CP戳中到有種燃燒靈魂的感覺,又痛又萌我的眼淚都給你們了啦你們可以快點結ryyy嗎!?

 

然後說回生賀,抱歉這梗和內容全都和之前說好的奶油PLAY不一樣了www

我是真的想過要寫的啦!只是……想不到有內容的肉……QAQ”而且只寫肉的話也難以表達現在在我心目中我家伏見和美咲是怎樣拉布拉布的^q^(才沒有人想要知道好不好

不過說真的,這梗冒出來的瞬間我差點想NG掉的……因為……實在是太適合用來當伏西米的生日賀有沒有!!什麼?不信?信不信我在伏西米生日那天直接將這篇生日的人換一換當賀文?www(夠了

要是因為單思(?美咲得太厲害而患上厭食症的猴哥,所有食物嘗下去的味道都是和蔬菜一樣的話會怎樣呢ww 這次的生賀就是一個這樣的故事吧^q^

最後猴哥的食慾回來了www所以美咲快跑吧www有人要提前討他的生日禮物了ww(到底

 

然後以下是工商時間w

前陣子低調開了這邊猿美的中長篇坑《False Memory》的出本/印量調查

表單在這邊: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v-yF5GwNBqFzdvKrMoeYCxvVKV1jTcKctlXblvd_RP0/viewform

有興趣或是沒興趣(?的都可以望望看ww

雖然我沒怎樣工商…可是填的人數還是讓我有點桑心呢TVT

嘛嘛無論如何,有愛就可以了吧,有愛就。

 

最後報告一下近期的更文時間

之前因為實習和暑期班的緣故,更文的時候一直都不定,而且很緩慢

今天剛好是實習的最後一天了,雖說日文班和三千字的報告還沒完成,可是至少更新的速度可以比以往加快一點

時間真的過得好快……眨眼已經快八月了……眨眼就要開sem了啊…o<<

要珍惜還能創作的每分每秒

那麼感謝閱此至w

 

 

<2013.7.19 10:33 星>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