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False Memory》06下(R15)

*微肉碎有

 

 

 

 

  皮膚底下的所有毛孔無一不在叫囂著。

  伏見最終還是沒有把話挑明來說。即使兩人並非沒有試過幫彼此慰藉,可是伏見從沒有膽量嘗試踏出那條無形的界線抱八田。就算如此,他也並不打算就這樣將身體的燥熱置之不理,也丟棄關進洗手間自行解決這個選擇。

  所以當他的眼角餘光瞥目一旁早被兩人遺忘的牙刷,便突然靈光一現。

 

  「────美咲。」將牙刷執起的伏見話峰一轉,瞥了八田微微鼓起的胯下後俯在美咲的耳邊吹氣輕笑:「這裡似乎也好想要呢。」

 

  同一時間,伏見用另一隻空著的手指隔著衣物輕彈了一下半勃起的性器,惹得八田的臉猛地變成緋紅色、瞬間蔓延至耳根。

 

  「別碰我死猴子!」

  「這樣很不舒服吧?我來幫你好了。」

 

  伏見沒有理會八田的反抗,乾淨利落地將他的褲子連內褲脫至膝蓋下。男根在毫無遮蔽的情況下暴露在空氣中,八田倒抽了一口涼氣。

 

  「已經這麼快有反應了嗎?」

  「都說了別碰…唔────!」

 

  伏見用手捏住嫩根的底端,開始或輕或重地揉弄,感受到那裡的脈動和八田的顫抖。尖端的小孔在刺激下滲出透明的粘液,沿著柱身往下滴落。

  伏見將牙刷遞過去,黏液接觸牙刷頭之際滲入其中,刷毛由下而上接住正要滑落的體液。無法言喻的感覺直達腦門,八田下意識地扭動著身體想要避開身下的刺激。

  與剛才截然不同的羞恥感驅使八田進一步抵制。伏見鼇膝蓋頂住他想要合攏的雙腿、另一隻空著的手則捏揉著底下的兩顆小球。

 

  「混蛋───!」游走全身的快感將八田全身的血液都要沸騰、全凝聚在臉部。脫口而出的除了咒罵還有那不絕於早的低吟。

 

  將對方的反抗和罵語拋諸腦後,身上的少年甚至是在享受著八田因自己而發出的媚人喘息。伏見加快了牙刷刷動的速度,八田此時艱難地喚起他的名字、斷斷續續的。

  「不行……猿……比……古!明、明天你忘了我們要去遊樂場嗎?!」

 

  又來了。

  ──”我們”。

 

  聽上去多麼的響亮美好。

  可是知道那並不是自己渴望的”我們”,伏見用力嘖了一聲。

 

  美咲你指的”我們”為什麼不是指”我”和”你”,為什麼總是要將其他對你和我的生活無關痛癢的人也牽扯進來呢?

 

  「忘了。傷患就給我好好待在家。」強忍湧上全身的鼓譟感,伏見壓低聲音冷冷地說。

  「哈啊?忘了?」八田的吼叫聲在耳邊響起吼得伏見用手掩住耳朵:「再說這點小傷明天就好多了說不定已經能拆石膏了啊!」

  「逞強,你以為自己是吸血鬼嗎?」

  「沒辦法啊!我可是答應了十束桑!再說安娜也很期待大家一起…咿────」

 

  八田的尾調突兀不自然地上揚,未完的話全數嚥回去。原先停下動作靜靜聽他說話的伏見似乎已經失去了耐性,他玩厭了牙刷似的隨手將他丟到一邊去,解開褲頭捏住慾望交疊上去然後開始高速地摩娑。

 

  「…喂────!」

  「不會做到最後的。」

 

  伏見聲音低啞微微透露出燃燒得正旺盛的情慾,偏白的膚色透出殷紅,擼動著彼此性器時,指甲不時戳到尖端的小洞使快感頓時倍升。

  無法想像這種像女生一樣的音調會接二連三地溢出口,八田咬牙切齒硬是壓下聲音,身體的主導權被掌握的他停止思考。伏見的掌心好涼,愛撫炙熱的脆弱的時候溫度的落差使人沉溺其中。隨著套弄的速度變得愈加急促的喘息,不消一會八田便率先在伏見的掌心釋放,弄髒了兩人的胸腹。伏見的手在頂端的小洞使力一按,閉上眼睛也跟著把溫熱釋放出來。

  射精過後的餘韻伴隨著濃濃的睡意襲上,八田脫力地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那張總是擅自說著別人名字的嘴巴也閉上了。

  把臉埋在八田耳旁調整著紊亂氣息的伏見,笑得一臉的滿足,像得到了世界般。

 

  ──現在擁抱著的正正就是他的全世界。

 

  熱度在釋放後沒降反升,他開始後悔剛才放出不會說全套的話的自己。

 

  「…猿比古。」

 

  以為已經熟睡了的八田聲線輕飄飄地傳來,伏見懶洋洋地用鼻子哼了一聲作回答,靜候對方接下來的話。

 

  「你該不會其實不想去遊樂園吧??」

  「沒有。」

  「說真心話啦。」

  「沒有,沒有不想去。」伏見堅持。

 

  不是不想去,僅是不想跟你以外的其他人一起去罷了。所以我也沒有在說謊──伏見心想。

 

  ──那你幹嘛不讓我看你的臉啊。

 

  「你以前明明說過遊樂園這種地方很沒趣的話吧!」

  「…記得的話就別再問我啊。」

  「所以你那個時候是逼不得已才答應的嗎?」

 

  我什麼時候有答應啊?!連頭都沒有點一下好嗎。

 

  已經不想再跟他在這個話題上糾纏下去,伏見乾脆不回答,八田也將伏見的沉默視為默認。

  「那就是不想去吧。」

  伏見沉默起來。

  「喂,別無視我啊────」

 

  憑著認識多年的交情和第六感,八田覺得這樣的伏見很不尋常。用手肘戳了戳伏見的胳膊,沒有反應。當他正納悶想要撐起身來,一直不動的人猛地伸出臂彎擋在他身前,硬生生地將人重新壓回床上。

 

  一陣天旋地轉,最初回過神來的八田率先看到的是在深藍眸眼中自己的倒影。

 

  伏見坐了起身,他雙臂撐在八田兩旁,前額垂下來的瀏海遮蔽著他的表情。

一瞬,八田為了窺探他的神情,宛如著了魔似的不由得伸出了手。

 

  「美咲想我去嗎?」

  「嘛……十束桑和…────」

  「不要提別人的名字!」

 

  想要撥開瀏海的手在快將要觸碰到的時候猛地一頓。伏見的情緒波動已經違背本人的意願、不受控制地外洩出來,就連八田也很少會聽到他這近乎破音的喊叫而愣住不動。

  在半空的手尷尬得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最後還是輕輕地放了下來,緊緊地捏住床單,如同被他咬得要滴出血似的嘴唇一樣地用力。

 

  「我問的是你──美咲、八田美咲。不是其他的任何人。」

  「你想,還是不想,我去?」

  「哪一邊?」

 

  由始至終,我會在意的人只有一個────

 

  「想。」

  「我想跟你一起去。」

  「去過的,沒去過的,所有,全部的地方,都想和你一起去。」

 

  這下換成伏見感到錯愕,八田沒有仔細想就脫出口的回答,不知道本人有沒有意識到那內容近乎告白,都讓伏見產生出這並不是他認識的美咲的錯覺。

然而,失神也只不過是剎那間。

 

 

  「美咲想去的話我就陪你。」

 

 

  到達雲層的高度;度過海洋的盡頭。

  ──就算是天涯海角,只是你願意的話,哪裡也────

 

 

 

-Memory 06完-

 

 

 

<後記>

假期…是會讓人懶惰起來的……_(:3 」∠)_

難得的空閒,難得最後一年作為學生可以享有的暑假,我卻變得什麼都不想幹了(´・ω・`)

下一章總算進入主線了

猿美不足到快要掛掉了,夏comi的本快點來……orz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