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東京喰種-月金《Compulsive hoarding》

Compulsive hoarding(月金)

 

 

 

 

  最初僅是出於喜好。

  月山習皺起好看的眉,露出不常見的困惑神色,凝重地看著方才從金木研手上接過的紙條。

  紙條的內容當然沒有甜言蜜語的情話,甚至連一句道安的話都沒有。

  因為那只是一張普通的書單。

 

  每逢固定的日子他來到基地露臉與匯報時,金木研都會把需要他提供的書列出一張清單交給月山習,讓他幫忙預備。對這種跑腿的工作非但沒有怨言,反而對金木研不是交給別人、而是拜託自己這一點,感到有莫名的自豪感而樂在其中。

  可是當他把書清單過目一遍後,發現一個奇怪的地方。清單上出現的作者,基本上離不開金木研最喜歡的作家──高槻泉的名字。以往為了因避免買錯而讓金木研對他的好感度下降,月山習都會一一確定書單上每本書的名字無漏無誤。

  所以他能夠背誦出幫金木研買的,每一本書的名字。這樣的他又怎會沒有發現今天他收到的書單,與上星期收到的某張一模一樣。

 

  起初他以為只是巧合,可是當同樣的情況一而再,再而三地發生,就決定性地推翻了這個假設。

 

  「有什麼問題嗎?」也許察覺到月山習看書單的時間異常地長,金木研主動問道。

  月山習頓了一頓,看進那對依然讀不出思緒的眼睛。試探主人的行為以紳士而言是可恥的,但想到他並沒有立下絕對忠誠這一點後,他還是主動的把在內心的疑問提出來:

  「……不,可能是我記錯了吧,總覺得這清單上的書好像都買過了。」

  「啊,是呢。」聽罷,金木研恍然大悟,「不好意思,上次給你的書單忘了注明,我想買初版。雖說已經買了最新版,但聽說初版中有幾段劇情在後期印刷的版本上有修改,讓我很在意。」

 

  ──「還缺多少冊呢?」

  ──……才這一點怎樣足夠。

 

  「是這樣嗎?」

  「要是找不到也沒關係。」

  「不,請交給我。」

  「可以嗎?」

  「Oui。」

 

  只要金木君需要,他不外在乎付出多少以及回報,都會盡他的可能滿足。書單上一部份的書很容易在市面上發現。可是人氣作家的高槻泉老師作品,大部份的初版早已在市面上絕跡。就算在舊書店以高出市價十倍的價錢購入。

 

 

  在交到下次書單前為期限,即是為期約兩天。月山習期間幾乎不眠不足地收集情報,還是差其中一冊《小夜時雨》初版。在沒有辦法之下,他先把其他預備好的書籍轉交金木研。

 

  「So sorry金木君。請再多給我一點時間……」

  「嗯,這已經比我想像中的收集的多了。」

 

  沒想到月山習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有這麼量,金木研不但沒有質疑月山習的能力,反而為了要給努力做事的月山自生獎勵,綻放出一抹溫和且滿足的微笑。

 

  ──「差不多夠了吧?」

  ──……不,還遠遠不夠呢。

 

  「辛苦了,謝謝你月山先生。」

 

  想當然爾,貪婪的美食家對他索取的回報,只是一抹無邪的笑容並不能讓他滿足,反倒是勾起了他心底某種蠢蠢欲動的東西。

 

 

###

 

 

  接著開始為了收藏。

  美食家把他的美食拖上床度過了一段身心滿足的時間。被子因為他的挪動而下滑到腰部,剛好以巧妙的角度遮蔽住月山習的下半身。情事過後的餘悸猶存,本應像平時凝視著所愛的人與他纏綿過後可愛的表情,他卻不解風情看著情事前收到的書單,沉默好一會兒。

  金木研因結合後的疲倦襲上,抵受不住睡意眼睛一張一合,逐漸開始模糊的意識被月山習的呼喚聲喚醒。

 

  「金木君,最近好像沒怎樣看書了?」

  「最近眼睛的狀況不是很好。」金木研慵懶的聲音從娓娓道來。他翻了翻身,改變了側睡的姿勢,揉著眼睛的動作使紫髮的青年萌生更深一層的憐愛。

  「哪一邊的眼睛?」月山習把同樣是全裸的身體湊近金木研,擔憂地問道。

  「人類的……經常隱隱作痛。」儘管現在疼痛已經平息了下來,但仍稍有一點違和感。金木研用手遮住右邊的眼睛。

  「睡眠不足嗎?」

  「或許是吧。」

  「那在眼睛的狀態回復後,我再把書單的書交給你好嗎?」

  「不行!」

  金木研急促的反駁間滲透出焦急與枯燥,引來了月山習的不解。

  「為什麼?」

  「書是現在的我不能或缺的知識,是力量的一種。」

 

  金木研回答他的態度很自然,與平時對話交流的語調都一致,除了那好像是下意識摸著下巴的手。月山習挑起了眉,一把執起金木研放在下顎的手,卻因為掌心的冰冷而愣住了一會。在金木研罵他噁心變態前,他把嘴唇湊近了,在手背上印上一吻。

 

  「我明白了。那就順從金木君的意願吧。」

 

  對話期間,兩人一直沒有多餘的眼神交流的。直至金木研聽見這把溫柔得像要滴出水來的聲音,忍不住抬起頭仰望他,甚至忘記了抽回手罵他變態。

 

  在那宛如紫水晶般晶瑩剔透的眼瞳中,他看出了一份不應該存在的包容。

 

  ###

 

 

  然後演變成為病態。

  那說好要身為他枕邊的短劍的人回到老家處理緊急的事,詳細的內容甚至連交代的時間都沒有,紫色的身影便在基地消失了快將一星期。

 

  ──「為什麼還不夠呢?」

  ──……差一點……差一點點就夠了。

 

  按捺不住出門的白髮少年,在附近的書店買下了體型偏向嬌小的他拿不下的重點的書,差點在中途拿不穩摔倒。

  這個時間他特別的想念那高大安穩的身影。

  好不容易把他搬回基地的時候他已經累翻了。不自覺地隱去了氣息的他回到房間前都沒有碰見任何人。

  把成堆的書籍齊齊整整地堆放在隱蔽的壁櫥裡,眺望著那樣異彩的風景,白髮少年卻心滿意足地展開了暖和的笑靨。

 

  ──「差不多了吧,差不多可以了吧?」

  ──……再一點,再一點……。

 

  「……嗯?」看見壁櫥裡一本內頁打開、封底反了過來的書皺了眉,他沒有印象自己會這樣把書看到一半這樣放,是睡糊塗了的時候嗎。白髮少年拍了拍書背上的塵垢,反過來看見書名的時候,灰黑色的眼睛猛地收縮。

 

  他二話不說地翻到書的最後一頁,確實了他的預感。

 

  「……哈哈……哈哈哈……───」

 

 

  顫抖的乾笑聲從唇間溢出來,金木研掩住臉笑得讓人難受。厚皮書從無身脫力的手滑下,撞上了木板,書名刺痛著他的右眼。

 

 

  「……太狡黠了,月山先生。」

 

 

  把《小夜時雨》初版抱入懷,縮起全身像淋雨的小貓一樣蹲在角落──這個動作是少年頭髮還是黑色的時候,經常會有的一種自我保護的表現。

 

 

  少年再也聽不見,在心底響起的那把吵耳的聲音。

 

 

 

-完-

 

最近RE的連載好痛好心塞又好感動和滿足啊啊啊啊啊啊!!

一邊在趕月金稿一邊看連載的話感覺寫出來的風格都受到影響了(捂胸口

本來想寫琲世的,可是…可是……我看不透連載的時候不敢落筆啊!!不是怕被打臉而是怕會OOC和感覺不對(我到底是怎樣可以第一篇月金是RE的設定的…)

所以仍然是最愛的金木小隊時期w

還有這篇短篇是預定在11月的香港東京喰種場出的月金新刊《金曜日》收錄的其中一篇短篇初稿

先說好哦,並不是全都是跑這篇風格的哦!有灑糖的短篇的哦!!(誒

月金本不能窗!!金曜本不能窗啊啊啊!!(吐血

我想寫業渚哦……(滾

 

<2015.09.19 11:18 星>

 

Compulsive hoarding (藏書癖):指收藏書籍的行為已達到影響其日常社交或身體健康的強迫症。在許多有關書籍的心理疾病裡,藏書癖者的特徵在於收集對個人無用且對真的收藏家也無益的書籍,對同一本書重復購買和無用及無趣的書本大量地累積都是愛書狂的常見症狀。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