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聲優-野神《着信Voice 》

*喜聞樂見的(? DGS#332 NETA有

*生腐有、對此感敏者請點右上角速離

*DC兩人絕贊交往&同住中


着信Voice (野神)


  在一個正準備要收錄第一話的動畫錄音現場,有一位聲優選擇獨自坐在現場的一角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地遠離中央,將其他聲優的打鬧聲拋在耳後,彷彿自成一角的Now Peak聲優神谷浩史,正在低頭再三確認自己為數不多的台詞,嘴巴不時上下張合、在默唸著台詞的表情相當的認真。

  處事認真的男人魅力值可是挺高的,可是大概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不容易搭話的氣場、一直違背著他本人的意願趕跑了為數不少想要靠近搭話的女性聲優。

  可是,這麼就有個不會讀空氣的笨蛋。而且偏偏是男性、還偏偏是小野大輔。


  「吶吶────神谷桑!神谷桑──!」


  連呼他名字的這個傢伙一手拿著台本、另一手捏住手機,一派閒暇地坐在他右手邊的空位,開始跟他搭起話來。

  與小野君認識的日子實在不能說短,神谷的腦袋馬上切換成”小野大輔專用”的應對模式,正眼也沒看他一眼。

  可是小野並沒有因為神谷冷然相對的態度退縮分毫。


  「我呢,剛剛轉了新的手機鬧鈴啊,神谷桑猜猜我轉了什麼?」


  本來打算徹底無視對方,可是憶起了小野君一旦按下了某個開關就是死纏難打型,而且還是一個自稱被無視還會感到爽(?的變態。

  神谷只好嘗試作最後的抗爭。


  「吵死了!你沒看見我在對台本嗎?」

  「反而你都對到會背了吧,來聊天啦──」


  自知說服不了這傢伙,而且這樣下去反正都是會分神吧。神谷嘆氣,沒好氣地合上了台本,抬起眼簾白了他的後輩兼戀人一眼,無所謂地回答道:「你的鬧鈴是什麼我沒興趣想要知道啊。」

  儘管嘴巴這麼說,可是神谷的心底卻不由得對小野君居然會放棄使用那種機械式的傳統鬧鈴而感到好奇。

  嘛,他知道就算他不問,看小野君那不說出來不爽快的表情就知道他很快就會得知到答案。


  「我將鬧鈴換成…────」


  小野的話被監督發出開始收錄的指示硬是打斷了。兩人也迅速地中止對話,切換成專業聲優的工作模式。

  然後這個話題在收錄完結後都沒再被任何一人提起。想當然爾,在DGS的RADIO收錄也經常會忘記自己前一秒鐘說過什麼話的神谷,也就徹底地遺忘了。

  直至────


  『你要是再不起來就真的不妙了啊!變成怎樣我可不管了!真的糟糕啦!快點起來啊你這個混蛋!你要是再不起來就真的不妙了啊!變成怎樣…────』


  一向淺眠體質的神谷基本上在鬧鈴響起的瞬間就被嚇醒了,既陌生又熟悉的聲音說著自己頗有印象的對白,響徹整間寢室。


  ──搞什麼?!


  剛醒來的他一臉狀況外地坐起身來,率先躍入眼簾的是在他旁邊睡得像隻豬似的自家戀人,真虧他在這個快要被震破耳膜的環境下還能若無其事地熟睡。接著神谷將視線稍微往上移,便對上掛在牆上的掛鐘,時針指出的時間是他需要起來的一小時前。設定為重複播放的鬧鈴似乎一點都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聽著自己的罵聲,感受到超乎想像的違和感使神谷不禁哆嗦了一下,意識也愈加清醒過來。

  這個笨笨笨笨蛋竟然敢下載了我的着信VOICE拿來當鬧鈴嗎!是有多M啊?!簡直是羞恥PLAY的一種!


  「小野君!小野君────!」剛睡醒缺乏水的滋潤而乾啞的喉嚨十分沙啞,幾乎要被自己的嗓音嚇到的神谷喚了幾次小野後乾咳了好幾聲。


  ──可惡!為什麼這麼吵都可以不起來啊!這人是什麼構造的?


  小野的手機放在對面的窗台上,神谷想關掉響鬧的話,要不就跨過床上那個人,要不就將床上的那個人踹到床下。前者他打死也不要,後者的話倒是已經躍躍欲試。

  被強制聽著自己罵人的聲音起床以及那個罪魁禍首還看上去一臉愉悅(?地呼呼大睡,終於惹怒了平時沒丁點起床氣的神谷。


  ──既然叫不醒那麼充乾脆用砸的吧。


  手的動作比大腦來得要更快,神谷將唯一在視野範圍內判斷為可以使用的鬧鐘抓了過來,二話不說地朝目標物來一個漂亮的近距離投擲。


  「喵─────!!」

  「啊啊啊啊啊啊────!」


  幾乎在鬧鐘脫離掌心的瞬間神谷就後悔了。因為僅是鼓起的被單上面驀地出現了一個淺灰色的嬌小身軀。理應在自己的床沿睡覺的娘桑看來也被剛才的鬧鈴吵醒了而朝聲音發出的方向跳了過去。砸出的鬧鐘像灑出去的水一樣收不回來。看著愛貓被砸中的同時神谷和娘桑一起發出了震耳欲聾的驚呼聲。


  「娘桑!對不起!沒事嗎?很痛吧?砸中哪裡了?肚子嗎?來呵一下乖────」

  「……嗯?」


  剛才的騷動和神谷那高八度的喊叫聲終於將小野從睡夢中成功扯回現實。他最先感受到的是胸前上有不應該存在的重量。好重,宛如被硬物壓住動彈不得。小野半睜開眼睛,眼前出現一個模糊的棕色身影還有一個灰色的小圓球。

  忙著安撫”喵喵”嗚呼叫著的娘桑,神谷沒察覺到寢室的另一人已經醒來了,也沒發現此刻自己的坐姿是怎樣的不妙。


  「……hiro……浩史?」


  神谷一手如抱嬰孩般抱著娘桑,另一手則溫柔地為娘桑順毛。不,在小野視野重點是神谷以跨坐的姿勢坐在他身上,兩隻小腿大大的往左右扳開置於他腰腹兩側。只隔著輕薄的被單,對方貼近的溫度使小野覺得下秒一陣的燥熱。

  小野往上仰望恰巧對上了那穿著淺白色貼身T、隱隱約約能看見兩顆粉肉色的乳頭。

  他強忍著下身愈發的騷動,不太舒適地嚥了口唾液。


  ──這……這是那個吧……絕對是那個吧!浩史一直拒絕習得的技能──誘惑對吧!一定沒錯!


  「哈……哈哈哈……浩史好可…────」

  「啊啊你總算醒來了嗎!給我傻笑你妹啊!都是小野君的錯害我砸到娘桑了你要怎樣賠我啊!吃我一記────!」

  隨手執起旁邊自己的枕頭,然後猛地將枕頭往小野的俊臉猛塞。

  「嗚…浩……喘不過……氣……了──」

  小野的聲音被枕頭捂住聽上來像隔了一層玻璃似的模糊不清。

  「去死喵──死吧──這是貓的報復啊喵!」


  不管小野的掙扎和求教,神谷邊死捏住枕頭往下壓,邊還不忘用貓腔炸毛地喊道。若果現在兩人一貓的寢室裡有第三人存在的話,很大的可能他就會掩住眼睛禁不住大喊:“現充給我爆炸去吧!”。

  可是作為第一身當事人的小野,當下真的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游刃有餘想這些有的沒的。

  畢竟神谷可是在關鍵的時候可是不會優柔寡斷和手下留情的男人,特別是當牽涉到娘桑的時候就更加──

  所以當神谷察覺到枕頭下的人非但沒有掙扎也沒有動靜之際,有那麼一瞬間他就有認真地想過要不要打電話報警。


  「啊…小、小野君!抱歉我……嗚哇!這是什麼──?!血?!我有這麼用力壓到你流鼻血嗎?喂你聽見我的聲音嗎?聽見的話就應我一下啊小野君——」


###


  「——所以,小野君你可以解釋一下這是什麼一回事了嗎?」


  當一切總算安頓下來時,神谷掃視了一眼打仗後的寢室、並且確定娘桑已經回去睡回籠覺後,他才朝在身前正在土下座的小野質問道。


  「嗯……嗯?要解釋什麼?」鼻血已經擦拭乾淨,當然是由自己擦了。把臉抬起來的小野一臉無辜。

  真的一如既往帥得欠扁的臉啊。

  「那當然是手機鬧鈴了啊手機吵鬧鈴!不然難道你還有其他我不知道的事需要解釋給我聽嗎!?」

  「怎可能有啦!……鬧鈴的事?不就是昨天在現場跟浩史你提過我轉了新的吵響鬧鈴嗎?就是下載了浩史下載率排行No.1的著信Voice…」

  「誰准許你這樣做啊?」

  「咦?那是我的鬧鈴Voice啊?」

  「那不就和我的吵鬧鈴Voice一樣嗎?!」

  「說著你的東西不都是我的浩歷史好可愛……」

  「囉唆!別扯開話題了!」

  多半因為生氣而漲紅的臉頰使神谷罵人的底氣有點不足,對小野君根本一點殺傷力也沒有:「總而言之,給我換掉啦!」

  「誒我覺得這個…───」

  「快、點、換、掉!」


  在那之後,神谷出動要是不換掉的話就分房睡的威脅,小野才不得不為了自己長遠的幸福(?嘟著嘴巴協商。

  以為事情總算告一段落,神谷就沒再為這件事追究下去。結果翌日,從對方的手機傳出來另一種意味上使他大清早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的鈴聲────


  『浩史──起來吧浩史,再不起來的話──我便要來”襲擊”你了哦~☆浩史……』

  「小、野、大、輔────!所以到底為什麼你的手機的鬧鈴叫的是我起床不是你啊!麻煩死了你給我適可而止一點啊──!」


  不久,在兩人收錄的某個頭文字D開頭的番組,出現了後期被DG稱之為官方逼死同人系列之起床過程的傳說。


-完-


<後記>

噗久違的DC寫起來比想像中更順wwww我家的D真的已經和進化到和本尊差不多一樣的神煩了wwww

332話真是神回啊……當天沒聽直播真是超越後悔啊!!!!!後期補聽的時候那段反反覆覆都不知道聽了多少回o<<

之前在噗浪上收集了大家有關劇情的意見,感謝曾提出意見的大家ww 最後採用了小D的才會有不小心將鬧鐘丟中了娘桑這一幕www 想起當初我實在是太想整先生差點就讓hiroC將娘桑丟過去了www(等等

這個小小的腦洞希望DG們食用愉快wwwwww


<2013.08.27 17:39 星>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