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進擊的巨人-團兵《Can you be that person》R18

*原作連載49話NETA有,為團兵獻上我的心臟(捂心口

*有肉

*隨筆、短、傷眼慎


Can you be that person(團兵)


  夜闌人靜的夜晚,駐紮在調查軍團分隊的前線士兵們回歸還不到一天。醫療班的工作人員在燈火的照亮下,四處奔跑為今次牆外調查受傷的傷患急救和治療,忙得不可開交。濃郁的血腥味和消毒藥水的氣味夾雜在空氣間,蔓延至整個分局。

  治療的時間延續至深夜終於結束,室內再度回歸靜謐。醫療班的人員都脫去醫護服回去休息,以監督的身份作最後的整頓的漢吉抱著文件板,關上門的時候才察覺到在近距離的氣息。

  正疑惑想開口之際,對方居然將自己視之而為無物,”竄”一聲與自己擦肩而過。

  前進的方向無疑是團長室。


  「等等兵、兵長!里維兵長!你要去哪?!」

  「還用說?」

  「不不不等等!團長還需要時間休養今天還是…────」

  「哈?你說什麼?」

  里維不耐煩地停下來,朝漢吉的方向瞥了一眼,頓時直竄上背脊的寒意使漢吉不由得一陣哆嗦。

  那是被巨人注視、甚至是差點被巨人吃掉的時候,都不會湧上的────惡寒。

  「不……」


  原先抱著必死想要阻止里維的漢吉被他這麼一瞪後,頓時覺得所有的理由都成泡沫了。

  在對上那冷凜的黑眸後,漢吉便明白了。那個並不知道他認識、一貫做事冷靜應對、人類最強的調查兵團兵長里維。

  而是一個需要別人安慰的孩子罷了。


###


  得悉艾爾文失去了一條胳膊,里維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我知道了”;得悉艾爾文因為失血過多而昏迷不醒,里維也只是說了一句”我明白了”。可是又有誰能夠知道,他在回答之前的數十秒的沉默代表著什麼。

  這次當他得悉艾爾文脫離危險期、恢復意識後,顧不及腳傷什麼的,將前來報告的士兵拋在身後,自己幾乎是用跑的衝出房間。

  受傷的地方因為過於劇烈的拉扯而隱隱作痛,可是里維連皺眉都沒有皺一下。他連自己是怎樣踏進艾爾文房間裡的記憶都顯得有點模糊,只記得來的途中好像有數人跟他搭話,他連內容也沒有聽清楚。


  「本來想來嘲笑一下你狼狽的模樣……不是還挺精神嗎?」

  房間並不是他預想中的漆黑不見五指,桌上點著一盏小小的油燈。穿著白恤衫披著外套的艾爾文就坐在那裡,看上去一點也不像剛剛才脫離危險期清醒了的男人。

  里維一直懸浮的心在看見艾爾文的臉的時候,總算安定了下來。艾爾文回來了,什麼事也沒有──如果不看那空空下垂什麼也沒有的袖口的話。

  「你不睡嗎?」

  「總是睡著也不是辦法吧,而且一想到你應該會過來,就睡不著了。」

  「這算什麼。」里維努力將他的視線集中在艾爾文自相識那天開始日漸消瘦的臉龐:「既然你醒了,那麼我還是……」

  「過來。」


  艾爾文的聲音響起的瞬間,里維感到體內流進的血液的流動剎那加速起來。


  不能動情。直覺、理智、全身上下都在傳遞著這一個訊息。

  不動為這個男人動半點的情,這是一個不僅可以隨時捨棄最愛的人、還是一個連自己的生命都能放手的男人。

  可以為了幾千萬、上億的人口而犧牲上自己擁有的全部。

  而你永遠也不會被納入那幾千萬人口中的其一。

  明明知道的啊。

  可是還是他媽的無可救藥喜歡上了啊。

  有什麼辦法,有什麼辦法啊!


  「過來,里維────」


  見里維愣住沒有反應,艾爾文再度出聲叫喚。里維沒說什麼地走到床沿,能從他的表情窺探出一絲的不情願。

  沒想到都來到他跟前了還是被嫌不足夠。

  「再過來一下,不對,應該說────上來吧。」

  「……混帳……」

  里維邊罵髒話,邊”遵從命令”地坐了床沿,接著居然被艾爾文左手一撈,像小貓一樣丟到床的中央,正確一點是跨坐在艾爾文身上。

  眼角無可避免地瞥見了不想看到的方向,里維立馬移開視線,嫌棄似的表情黑著一張臉。

  「這是什麼意思?」

  「你一臉想做的表情所以痛……──」大腿被人用力捏了一下,艾爾文笑著說:「真痛啊,這是對待病人的態度?」

  「你那是病人該說的話?」

  「所以你不否認想做哦?」

  「啊啊,我不否認現在就想做掉你。」

  「呀呀真可怕──」

  「……嘖。」


  ────為什麼這個人還能若無其事地嬉皮笑臉地笑!看著就讓人不爽!


  「吶,里維。」

  艾爾文將面前瘦削的身子擁入懷。

  「我的右胳膊沒了啊……」

  他感到懷裡的人重重一顫,身體僵直、任由他抱著一動不動。

  「被整個啃去了啊抱歉……」

  他想盡量用輕鬆的語調給對方陳訴事實。事實上,他本來想要第一個告知里維的,因為他有這個責任,可是他身體的狀態並不容許。

  「可是,我還是回來了啊。」


  今次我失去的只是右臂。


  我還有眼睛可以看見你。

  我還有耳朵可以聽見你。

  我還有嘴唇可以親吻你。

  我還有胳膊可以擁抱你。

  我還有心臟可以感受你。

  我還有生命可以愛著你。


  ────最重要的是,我還沒失去你。


  所以,我有一個小小的請求。

  希望你能一直待在我的左手邊。

  因為我已無法牽起站在右邊的你的手了。

  有著缺陷的我,你還願意接受麼?

  因為你,我還是完整的。想著你,我才能回來。


  「────所以沒什麼好怕。」


  那是在里維為後穴做好了插入準備後,用手扶著濕滑且硬挺的性器坐下去的時候,艾爾文在耳邊低語的話。與以往偶然會聽見的情話不同,里維愣了一下,大腦還沒能理解當中的含意便已經停擺。

  在慾望進入里維體內時,兩人都因為逼人為之瘋狂的緊緻感而低喘出聲來。因為體位的關係,粗大的熾熱更能進入到甬道的更深處,久沒經情事的小穴被一口氣撐開到極點,沁出的體液成了最好的潤滑,卻還是需要時間去適應異物的侵入。

  艾爾文的在進入後沒有繼續動,里維也只是保持著現狀地不斷哈哈喘息。趁著這段停頓的時間,他終於消化了剛才艾爾文的話。

  然而,也只僅於消化。

  艾爾文率先往上用力挺腰。

  「嗯……唔……你在說、誰怕……啊啊………嗯…──」

  分身徹出的時候牽扯著嫩肉,進去的時候頂到底,恰好碰到那一點的時候,里維連自己剛才想要問什麼都忘了。

  拍打前列腺的刺激沒有消減半分,將方才說好要給對方主動減少自己對傷口的刺激的話拋諸腦後。艾爾文用左手扶住上下不斷晃動的人兒的腰,以防他的身體不斷下滑。

  肉體的碰撞聲不絕於耳。艾爾文瞥見里維臉頰的紅蔓延至耳根、濕潤得彷彿在哭泣的眼眶,一股不知名的情緒湧現。


  「……別再顫抖了,里維。」

  「哈?……啊、等……好深呃……!」


  反覆從不同角度的抽插開始變得朝同一地方突入,每每被碰到那裡身體都不受控地因興奮而抽搐。艾爾文配合著進擊的速度開始用手律動沒被碰過卻已經佈滿白色黏液的前端。


  「啊……不、……別……艾爾文……已經……嗯────」

  「里維────」


  前端上下拍打往外噴灑出白濁的幾乎同時,里維感覺到體內被一股暖流再注滿。


  不需用做愛來掩飾身體的顫抖了。

  再也不─────


-完-


<後記>


沒想到以前跟基友說團兵好萌但好難寫寫不出來啊的我……要寫一晚還是能寫出來嘛團兵!!!!(驚恐

要說萌上團兵應該已經是正式補完巨人漫畫連載後的5月左右的時候吧。不過那個時候其實還沒有太明確的CP感,因為巨人的劇情一來太沉重,二來只是消化劇情也太刺激沒來得及腦補ww

然後把團兵淡忘(……)到近7月左右開始慢慢啃起團兵的同人本後,啊啊啊啊啊啊為什麼大人的世界這麼棒啊!!!!團兵好棒!!!!團長的OO也太XX!!!!(喂

總之就是一邊吶喊著類似的話,回過神來好像就啃完好多團兵本了(掩面

然後這梗是昨天在49話衝擊下騷擾了我整晚睡眠的片段…大概……

團長啊!!!QAAAQ 我為團兵獻上心臟了!雖然有點遲但請別嫌棄我Q__Q

感謝閱至此w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