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東京喰種-月金《撲火飛蛾的夢》

*短,真的好短。偽文藝風

 

 

 

 

撲火飛蛾的夢(月金)

 

 

 

  啊啊。

  睜開眼晴,世界是一片無盡的銀白。

 

  很快就意識到身處的地方非現實的世界,金木研撑起異常輕鬆的身體站了起來。

  在這裡,他總是和內心的利世小姐對話。然後,在那一天,為了超越,為了力量,而把利世小姐…….

  自此這個世界理應不復存在才是。

  白霧的另一頭,隱約可以看見一個人影。

  利世……小姐?

  金木研蹙起眉,單邊赫眼異常的灸熱,沒有疼痛。但不適感還是還他用手捂任眼晴。

  內心的疑問在人影逐漸脫離迷霧中打破。白髮少年睜大眼晴,詫異地看着高挑的青年,心想這大概是第一次有利世小姐以外的人進入這個世界。

  「月山……先生。」

  他張開嘴巴才發覺,自己的聲音沙啞得不像是他發出的難聽。他閉上嘴,月山習不為然帶着微笑的接近,讓他後退了幾步。

  月山習沉默地走到他身前,紫髮以及他俊秀的五官撞入眼簾。

  他們只是彼此對望。在這個沒有時間,沒有空氣流動的世界中互相注視。

  在金木研覺得快要被吞進那雙紫瞳的旋渦裡時,月山習倏然一動。

  他掏手抓任了,金木研的,赫子。

  赫子突然被捉住使他倒抽了一口涼氣,在對方抓住前他都沒有意識赫子出來了。他差點就用剩下的赫子把月山的手砍下。當然,他忍住了。

 

  「……好美。」

 

  薄唇輕輕吐出的氣音,卻一字不漏地傳進金木研的耳裡。

  什麼?

  像是要證實所說的話沒有半點虛假成份,金木研感到對方更加用力。

  這樣行為在他眼中根本和自殘沒兩樣。

  金木研愣了愣,用看笨蛋的眼神開口:

 

  「你在幹什麼…月山先生。」

  月山習不顧掌心早已經皮開肉裂,他還是沒有鬆手,任由血液流淌而下滴落在地上。鮮血滴落在地面上化成一朵又一朵的曼珠沙華。

  滿地盛開的紅花驅使金木一瞬陷入記憶的回溯。被綁的手腳,鮮血四淺,鐵秀味的工具的敲打聲音,男人興奮高昂的訕笑聲。

 

  ──以及在耳畔細語的女聲。

 

  「放開我。」

  與剛才截然不同的冷冽聲音帶着警告的開口。然而,回應他的卻只有血液滴落的聲音。

  「──我說放開我!」

 

  金木研發出像要撕裂記憶的吼叫聲,用揑碎對方骨頭也不出奇的力度按住月山習的肩膀將他推倒在地。騎坐在上面的金木研他把重量施加在對方身上,張開的十指即將落下。

  他的動作在下一秒倏然而止。

 

  「終於……抓到你了,金木君。」

 

  金木研不用回頭看也知道,月山習仍然沒有放開抓住他赫子的手。無聲哭泣的人與當日在天台哭成淚人的姿態重疊。

  紫髮青年溢出的淚水滑落在地上,滑落在花瓣上。下一秒,曼珠沙華被眼淚洗淨,褪去色彩變回那神聖透澈的銀白色。

 

  在這一刻,他明白了。

  這裡大概不是他的意識世界,而是被壓在身下的男人的世界。不過,這裡是他們誰的意識已經沒緊要了。

 

  既然終究,是夢,一場。

  無懼於撲火。

  現實中抓不住你的話,至少,在夢裡……

 

 

  身上的人俯下身,吻去他眼角淚水,撫上臉頰的觸感,是多麼的真實。

  視野是金木君與背景的白色融為一體的白髮。

 

 

  啊啊。

  睜開眼晴,世界仍然是一片無盡的銀白。

 

 

 

 

 

 

-完-

覺得跟本子的風格不太相近,所以把這篇從月金本當中抽了出來。

居然被原作月琲的虐影響到本子稿,真是失格

結果在截稿日前不到一星期重寫了其中一篇稿子,加上各種的大修改(脫魂

教練我想脫稿。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