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彈丸論破-狛日狛《爾虞我詐》日向創2016生賀

*2016年1.1日向創生日賀

*腦洞來自某一次彈丸人狼遊戲聚會,其實我是想看角色們玩人狼的反應,以及來推廣一下彈丸人狼遊戲ww

*彈丸人狼規則可參考B站的解說: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67863/

*沒有攻受之分可放心食用

 

 

爾虞我詐(狛日狛)

 

 

 

  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時。

  除夕夜晚上。

  多數的年青年都會跑到擁擠的街頭上,聚集在一起參與迎接新一年的倒數。一部份即使不倒數,亦會相約一聚。總而言之,這是一個除非你是熱愛家裡蹲的人,否則便不會孤自一人留在家裡的特別日子。

  一向交友範圍甚廣、甚至有超高校級的攻略王之稱的日向創,這一天對他而言除了是除夕夜晚外,還有些許獨特的意味。

  當然,都已經二十多歲,早已經從生日前一天興奮到睡不著的孩提時代畢業了。然而,說是完全沒有期待那僅是自欺欺人。所以當他收到希望之峰77期畢業生各人的通知說工作結束後會在正月的第一天回來。

  縱使沒有說清楚,日向創都從字裡行間知道他們趕回來的目的,除了是為了拜年,還是想和他慶生。

  然而……

  「……抱歉我想問一個問題。」

  除了在分部工作的日向創、狛枝凪斗、左右田和一、七海千秋(AI)和兔美(AI)外,其餘的人為了趕飛機班次從世界各地一一到達的77期生,似乎都比預想到達的時間提早了半天,新的一年還沒來臨。休息過後各人圍著長檯而坐,被刻意安排坐在最中央的日向創看著小泉真晝理所當然在檯面佈置的”道具”,終究還是忍不住舉手發問。

  「為什麼是卡牌遊戲啊?」

  為他慶祝的方式實在太過讓人匪而所思。

  「……最近聽說大家都很沉迷這個呢,一定是充滿希望的遊戲了。」

  「啊?日向和狛枝居然沒玩過嗎?由未來機構審核通過制作的,一旦開始了就停不下來現在熱門的”希望之峰人狼遊戲”啊!」難得一見九頭龍冬彥會雙眼冒光,躍躍欲試的表情談論,甚至還是一個遊戲。

  什麼希望之峰人狼遊戲啊……

  日向創瞄了一眼檯面,每人均被分發角色牌、身份牌、兩張道具牌,合共四張卡牌。根據Game Master──兔美的說明,身份牌和道具牌都不能讓人看見。其中唯一一張可以公開的角色卡,上面的圖片居然是他就讀希望之峰學園時的學生照片。

  ──根本就是人狼遊戲的山寨版吧?!而且角色牌是我們嗎?!

 

  「畢竟是我和兔美一起構思和設計的遊戲,我曾經極力推薦過日向君和狛枝君的可是……」跑到日向創手機程式裡的七海抱著兔美氣餒的垂下頭來。自己的創作安利失敗對富有人類感情的AI而言,還是有點婉惜。

  「不不!玩!我玩!當然玩!」管他是不是山O版的人狼遊戲,七海同學設計的沒有拒絕不玩的可能性啊!

  日向同學徹底忘記了其實設計者還包括兔美。

  「不不不,等一下!日向加入我沒有異議可是,狛枝加入的話,勝負不是已經見分曉了嗎?」

  聽罷,眾人的目光同時往超高校級的幸運方向瞄。

  「哈哈,充滿希望的大家的目光很熾熱呢!很好!我的話沒關係哦,若果准許我在旁觀戰的話…──」

  「不行。」

  沒等狛枝把話說完,日向便斬釘截鐵打斷他的話。狛枝臉色一沉,然而下一秒便收起了黯然的神色,若無其事地聳肩,開始滔滔不絕──

  「誒日向君真過分啊──連我僅存的渺小希望都要消滅嗎?不過說回來,要是成不了希望的我在一旁的話說不定會因為你們太過耀目而…──」

  「不對,我指的是不准許你退出不玩。」日向直直看進那雙墨綠色的眸子,直率地說道:「放馬過來吧!」

  「………喔?」語調輕盈的往上飄,狛枝絲毫,硬是壓抑住從心底湧現的:「我可以視為日向君給我下的挑戰書嗎?」

  「……正合我意。」

 

 

  希望之峰人狼遊戲,第一回合──

  【第二天.中午時間.學級裁決前討論時間】

  【前一晚死者:小泉】

 

  「在正式開始之前,我需要向希望的大家表明我的身份。我的身份是Alter Ego。對!是希望方喔!真是充滿希望!」

  「……無論你這傢伙抽到什麼角色牌都會說充滿希望什麼的吧。」昨晚逃過被兇手殺害一劫的左右田【身份:白熊】,一臉不可信地無力吐槽。

  「根據昨晚我的驗證,沒想到!日向君他居然是絕望方。」

  「什、…──」

  「誒?日向君他?」

  「不會吧?」

  狛枝的言論惹來了一眾玩家的猜疑,投向日向身上的眼神滿佈疑惑。

  「等、…大家別相信他!我才是真正的Alter Ego。狛枝你該不會是兇手才含血噴人吧?」

  「啊哈!可以喔,覺得我是黑的話,待會學級裁判投我吧──然後我很有興趣看看失去了Alter Ego的你們,要怎樣對抗絕望!想必表情一定很壯觀哈哈!」

  「………」日向一臉管不了他的身份都想要票死他的表情。

  「等等。」七海【身份:兔美】阻止了議論的氣勢和傾向惡性流向狛枝一方的趨勢,提出了一個玩家需要注意的假設:「假設狛枝君並非真Alter Ego,誤導玩家投他票,亦有可能是”超高校級的絕望”的玩法…我是這麼想的。」

  的確,說出這麼拉仇恨的話說不定另有目的。

  「這麼說,七海同學也讓人有種護航的感覺喔?七海同學莫非是"叛徒"?」

  「隨便你怎麼想。」

  「不,日向哥和七海真的挺可疑啊……只聽剛才的發言,為什麼七海只單方面指出狛枝不是Alter Ego的可能性呢?日向哥也有假扮Alter Ego的可能性吧?不可原諒……殺死泉姊的人我西園寺絕對不會原諒!」

  …好、好可怕────

  「有道理。」

  連九頭龍和西園寺也這麼想?!我就這麼不可信嗎?!

  「不、大家聽我說…──」

  正當日向想為自己和大概是"同伴"的七海辯護之際,像被算準了似的剛好時間到了。

  「是!時間到了啾噗!請各位開始投票──」

 

  全員除了七海之外,每人的手指一致地指向了同一個方向──日向的方向。

 

  「──殘念,日向同學並不是兇手啾噗。請各位繼續努力!」

 

  希望之峰人狼遊戲,第一回合結束──

  【勝出:絕望勢】

 

  遊戲的結果基本上在日向【身份:Alter Ego】被錯誤票死的時候,已經一面倒向絕望勢力。因此,絕望勢勝出一事並不意外。角色死亡後除非有特定的道具外,均是無法參與討論與投票,所以看清楚大家身份的瞬間,日向也無法吐槽。在GM宣佈兇手勝出遊戲結束時,日向總算按捺不住怒火吐槽:

 

  「狛枝你!身份只不過是”白熊”在扮什麼Alter Ego啊!來搗亂嗎!?」

  「我呢,好想看看幫兇手擾亂視線,在絕望的面前你們會怎樣展露出耀目的希望去跨越……很可惜……最後還是失敗了呢。」

  「還不是因為你在搞鬼!」要不是狛枝坐的位置在日向的對面,他一早就一記手刀的敲下去了。

  「誒,好過分呢日向君。下一回你抽到兇手的話不就可以隨時殺了我嗎?」

  「嘖……」

 

  希望之峰人狼遊戲,第二回合──

  【第二天.中午時間.學級裁決前討論時間】

  【前一晚犧牲者:狛枝】

 

  「好過分啊,為什麼兇手要在第一晚就把我殺死了呢?真是絕望啊……要是我還活著的話一定能夠好好發揮作用…──」狛枝【身份:叛徒】

  「狛枝君!死亡後已經不能說話了啾啵!」

  「誒?為什麼?」狛枝一臉無辜地望向一臉慌張想要解釋的GM,然後慢條斯理地翻開了放在他身前的其中一張道具卡:「即使我有這個嗎?」

  「這個是……”冰毒”!可、可以繼續參與討論。」

  「所以大家認為是誰殺害了我?」

  面對由”死者”拋出的問題,在場的玩家面面相覷,沒有人能回答狛枝的問答。多少預料到這樣的展開,所以狛枝他早已經準備好自問自答的答案:

  「那麼就讓我說一下自己的看法吧。我認為兇手是日向君。」

  「哈啊?!狛枝你憑什麼說兇手是我?!」被無緣無故地指責的日向【身份:白熊】

  「……嗯?這不是明擺著的嗎?」

  「……哈啊?」

  「上一局日向君對我的怨念吧。」

  「…………………」明明事實並非如此也讓日向反駁不能。

 

  ………

  私怨呢。

  嗯,是私怨吧。

 

  在場無論身份是黑還是白的眾人全都一致地無聲吐槽。儘管狛枝的話在某程度上來說挺有說服力的,然而考慮到第一局的教訓,日向並沒有馬上被票死。直至最後一天的學級裁判,餘下的四人快將要分出勝負了。

 

  「我認為兇手是…──」當日向正想把自己的推理分釋給大家聽的時候,有一道低沉的聲線斬釘截鐵地打斷了日向的發言。

  「是日向君吧。」

  「……狛枝拜託你可以住口了嗎。」

  「誒為什麼?日向君才是努力殺了那麼多人在最後的關頭是不希望被我揭穿吧?」

  「所以說了多少遍我是”白熊”……」

  「在這裡有誰不會說自己是清白的?」

  「的確是沒有、可是…──」

  「我也認為兇手是日向。」

  「!?九頭龍你……」

  「既然少爺這麼說,我也會投日向一票。」在九頭龍表明立場的時候,邊古山佩也隨即跟上。

  「等等、你們…!這是遊戲啊不帶這樣玩吧?!」

  「哈哈哈哈哈哈,看來沒有人是日向君的同伴呢。要是我可以投票,說不定還能挽回你的局面呢哈哈哈哈──」

  到底是誰給他死後也可以發言的道具啊煩死了存在感比還生存的其他人還強好嗎!!

  投票的時間到了。仍然生存的九龍頭【身份:叛徒】、邊古山【身份:兇手】、田中【身份:白熊】,指尖同時指向一個方向──日向。

 

  「──很可惜,日向同學並不是兇手啾啵,遊戲結束了。」

 

  希望之峰人狼遊戲,第二回合結束──

  【勝出:絕望勢】

  與第一局的某個場景充滿強烈的既視感。

 

  「啊可惡又輸了!」

 

 

  希望之峰人狼遊戲,第三回合──

  【第三天.中午時間.學級裁決前討論時間】

  【前一晚犧牲者:終里】

 

 

  在即將要展開三分鐘學級裁判前的討論,有人立即使用了道具”球棒”,直接終止了討論時間讓在場的玩家無法交換情報直接進入投票的時間。

 

  可惡,被擺了一道。這麼說狛枝他一定是絕望方,是兇手嗎?殘黨嗎?叛徒還是超高校級的絕望?總覺得每種可能性都有啊啊啊怎麼辦完全沒有可以思考的時間!不過根據之前他的言語所見……

 

  「……遊戲結束啾啵」當聽到遊戲結束,大家還以為總算抓到兇手的時候,兔美接下來的話讓他們徹底的夢滅:「──是狛枝同學的勝利。」

  希望之峰人狼遊戲,第三回合結束──

  【勝出:超高校級的絕望】

 

  「誒───?!」

  「……不會吧。」

  「噗,日向君不愧是是超高校級的預備學科,先不說牌運,每次抽到的身份牌都是白熊,在某程序上來說真的是神運啊可以媲美我的能力了吧。」狛枝【身份:超高校級的絕望】取得了一局的勝利,惡質地戲謔一臉還在狀況外表情的日向。

  「………怎麼了?難道日向君覺得我是兇手嗎?」

  「我腦袋有點發熱,想出去吹一下風,你們繼續玩吧。」

  「哈?」

  「騙人吧即使日向君是區區的預備學科也不會說出這種大殺風景的…──」

  面對狛枝的諷刺,日向罕見的沒有回以言彈論破,默不作聲地拉開椅子起身,理所當然看也沒看白髮少年一眼。

  「…………」這樣的展開就連一向多話的狛枝一時間也想不出說什麼好來緩解現場尷尬的氣氛。

 

  ………

  生氣了呢。

  嗯,生氣了吧。

 

  「剛才的,我覺得是狛枝君的錯喔。……我是這樣認為。」

  「對啊!又不想下今天是什麼日子,而我們又是為了什麼集合在一起。」

  「…等、莫非大家都覺得日向君鬧彆扭是我的錯?為什麼大家要用一副”還不出去哄他回來”的眼神看我?我又不是日向君的男朋友……不,不對女朋友……更不對……」

 

  …………

  終究還是抵受不住眾人的視線壓力,狛枝嘆了口氣站起來,選擇了中途離場。

 

 

###

 

 

  日向鬱鬱不歡眺望著在夜幕底下的大海,灰暗的大海在明月的照耀下閃閃發亮,像極了無數的星辰。十二月的寒冬,室外和室內的溫差相距差不多十多度。寒風入侵溫暖的身軀,他不但沒有感到不適,反倒讓他發燙的大腦冷卻徹底下來。

 

  居然與狛枝那傢伙低級的挑釁計較實在太蠢了,明明難得可以和平時四散各地的大家一起跨年,氣氛卻被他搞得一塌糊塗了。

 

  「唉……」

 

  有一段時間,耳畔只有海浪沖上岸邊拍打礁石的聲線。然而,一道聲音劃過空氣蔽過海浪聲清晰的傳進他的耳朵。

 

  「吶,日向君,吹風也要適可而止呢。再不回去的話你就要跟最討厭的我一起跨年了喔?不,整點還是日向君的生日來著呢,啊哈對日向君而言簡直是雙重不幸啊?」

  「………」也許是頭腦真的徹底冷靜下來,現在的日向能夠控制他的情緒不受到狛枝言語上諷刺的影響,他淡然地說道:「為什麼狛枝你會覺得我最討厭的人是你呢?」

  「……?」狛枝歪了歪頭:「誒?難道不是嗎?」

 

  「狛枝。」

 

  日向喚了狛枝的名字,被喚名字的人頓時收起了臉上玩味的笑容,一本正經的回望轉過頭來看他的日向。因為狛枝知道每次日向喚他名字不馬上接話,是他最想看見的”希望”閃耀的時候。

 

  「──你雖然性格惡劣,說話不饒人又總是吵著什麼希望什麼幸運什麼不幸,簡直讓人想要保持距離。可是事已至今,該扯上的不該扯上的關係都已經牽連上了。所以你和大家一樣,是我重要的夥伴。就算我在和你說這段話的期間已經過了零點也好,我也覺得和你在一起沒關係,我希望你可以至少理解這一點……」

 

  狛枝呆若木雞,眨了眨眼像是無法理解日向這段冗長的獨白。下一秒,則忍無可忍地仰天大笑了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哈──日向君是玩人狼遊戲玩到上腦了嗎?!」狛枝彷彿剛聽到天大的笑話一般,臉上的笑容在昏暗下顯得更加的陰霾:

 

  「我才沒有啊!玩上腦的人是你吧狛枝!」日向惱羞成怒一拳揍在狛枝那宛如棉花糖的頭上,不意外聽見有人喊痛。日向嘴邊默唸有詞:「可惡……虧我還一片真誠……」

 

  「可以喔。既然日向君覺得沒關係的話,就繼續留在這裡吹多一會風吧?」

  「嗯,謝謝。」

 

  就算被對方視為爾詐我虞也沒有關係,就算埋沒在心底的情感沒有宣泄的出口也罷────

 

 

  ────「狛枝,新年快樂。」

  ────「生日快樂,還有新年快樂,日向君。」

 

 

 

  好好的活著,為彼此送予普通卻特別的祝賀說話,

  便已足矣。

 

 

 

 

-完-

後記:

日向くん誕生日おめてどうとおけおめ!!!!ヽ(´∀`ヽ)

差點以為生賀要趕不上了

這邊是最近深陷彈丸人狼遊戲的小星www 所以生賀的梗就用人狼遊戲的梗直接上了wwww 不知道沒有接觸過彈丸人狼的大家會不會看不懂但我還是直接寫了順便推廣

當初想過想直接寫一場完整的人狼遊戲 但考慮到爆字數真的會趕不上生賀所以就變成現在的這個呈現方法了 彈丸人狼真的好好玩啊會玩到好絕望的喔呵呵呵(誒

今年還參加了狛日同好們的狛日茶會為日向君一起慶生 玩得很開心還留下了心理創傷www(掩面

新一年還請各位繼續多多指教了\^q^/

 

<2015.12.31   20:40  星>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