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立場互換》猿比古2013年生日賀預熱

*突發

*梗包含官方最新的遊戲卡卡面和某張禮物海報梗

*因為被某張官方的卡game的卡面+自己的腦洞雷到了,只好再開開腦洞幫自己洗腦…然後CP潔癖真麻煩啊……o<<

*就當是伏見2013年生日賀的預熱吧^q^


立場互換(猿美)


  「嘖,明明是休假卻要我回來屯所待機是怎麼一回事啊……啊啊麻煩死了。」


  難得的休假不想套上那套一成不變的青組制服,一身素色簡樸打扮的伏見猿比古頂著一副明顯睡眠不足的臉色,數名青組的成員與他擦身而過的時候,幾乎都把他全身上下掃了個遍,然後不由得露出驚訝的表情和他打招呼。

  伏見邊快步離開、邊咂舌起來。


  「穿便服就有這麼稀奇?我可是休假中啊……」

  話雖如此,但若然被副長抓住的話又要被囉嗦一頓了吧。這麼想著,伏見繼續加快腳步前往室長室。

  收到副長的通知說室長要他到屯所一趟是在通宵工作的翌日早上,趁他大腦還沒運轉起來拒絕的時候對方便單方面不容置疑的態度截斷電話,氣得差點要捏壞終端機的伏見忿忿地簡單穿戴後便出門。

  站在室長室前的伏見氣定神閑地站直了身。

  「室長,我是伏見。」

  ──沒人嗎?

  敲門後久久沒得到回應,門也沒有上鎖,伏見便逕自踏進了室內。然後幾乎在同一時間便收到淡島的聯絡。


  「抱歉伏見,室長剛剛有要事外出了不在,過一會就會回來了你先等一下吧。」

  「哈?別開玩笑了我可是……──」

  「這是室長命令。」

  「……麻煩死了……」

  「你剛剛說什麼了?」

  「不……什麼都沒有……明白了,我等就好了吧。」


  翹起那在中學時期便經常被某個人羨慕妒嫉怨念恨的雙腿,大剌剌地架在宗像的辦公桌前、還叫下屬幫他沖了一杯熱騰騰的咖啡,難得的休假自然不可以被浪費。伏見在青王的辦公室找不到任何有利自己的把柄只好放棄,繼而百無了賴地翻起了桌面上的書來殺時間。

  「想回去啊……」


  等待的時間總是漫長,前一天僅睡了兩小時的伏見開始敵不過越來越濃厚的睡意,書上打印的文字映入眼簾後幾乎都要化開一朵朵的墨花。

  結果,伏見在等待的過程中,趴在桌面睡著了。


###


  當八田美咲醒過來的時候,發現眼前是一片的黑暗。他眨了兩下眼睛,發現四周的黑暗並非被蒙上眼睛所造成,而是似乎他被什麼人給困住了。可是抓他的人也太沒本事了吧,既沒有封嘴也沒有綁手,八田察覺到自己基本上是活動自如後愣了一下,伸手往周圍摸了摸,前後左右很快就能摸到不知道是什麼的硬面,感覺就像被四面牆夾住似的。

  「不對,更加像是一個四方盒……誒?該不會………」

  八田舉起雙手往上一推,頓時刺目的光線折射進來。

  打開了────?

  「這……什麼……禮物盒?為什麼我會在一個禮物盒裡面啊開什麼玩笑────!」


  總算逃出生天(?的八田對自己被困的地方居然是一個禮物盒感到匪而所思,拼了命想要回想之前發生什麼事,只記得自己就像平日一樣在街頭上踏著滑板巡邏,然後好像被什麼東西拽到而失足,之後……之後……不行啊想不起來。

  想不起來就算了,八田決定無視掉那個非一般SIZE的禮物盒,轉而環視一下自己到底被綁架到什麼老地方。

  可是,轉身放眼望去只是一條無人的走廊,和不知道要通往哪處的電梯。至於他的前方即是自己剛才所待的地方──巨大的禮物盒放置的位置。

  禮物盒再前面是一扇門,似乎是一間房間。

  總覺得這個地方的裝修很眼熟又記不起來的八田,表情複雜地瞪著那扇門,決定先去視察一下敵人陣地的環境邁出一步。

  立馬往前摔了一跤,整個人都靠在箱子上才沒有造成任何HP的傷害。然後這一摔八田總算注視到自己身上的狀況了。


  「媽的居然還有緞帶!讓我知道是那個混蛋在惡作劇老子一定不會放過他!這該死的還打結了啊!」


  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把身上的紅色緞帶解得七七八八至不會阻礙到行動的程度後,就暫且放著不顧。接著將大得離譜的禮物盒往後拉開與門扉保持著一段距離。

  「嗯,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吧。」


  八田自己也與禮物盒保持一段助跑的距離後,發揮身體上的運動細胞跳躍起來。總算來到了被盒子卡住過不了的對面。

  現在前方是連有沒有上鎖也不知道的房間,後方即是不知道是誰居什麼心放在這裡的禮物盒。

  八田邊警戒著、邊嘗試轉動門把。

  …………沒有上鎖?

  太過容易就打開的事實並沒有讓頭腦發熱的吠舞羅先鋒隊長懷疑不會是敵人的陷阱,抱著LUCKY!的心態用幾乎要毀掉門的力度踹開了門。

  造成的衝突讓房間的擺設震動了一下。肩膀和腰間仍繞著紅色緞帶的八田登場的氣勢十足,可是現場卻沒有會為此拍掌的觀眾在。

  當八田看見趴在桌面上的人後,馬上炸毛起來。


  「啊──!果然是你這隻臭猴………………」

  八田放聲大喊到一半就已經沒了底氣,因為他發現伏見居然睡著了,而且還是在他吵鬧起來的當下還吵不醒本應該是淺眠體質的人實在是太不科學。


  他閉上了嘴,為不吵醒熟睡的人而小心翼翼不發出任何聲響走近伏見。在他回過神來才察覺自己居然在凝視起猴子的睡顏而發起呆來。

  八田莫名地覺得自己的雙頰冒起熱氣。

  猴子的睡顏有什麼好看的!中學時期早就看膩了吧!

  ……說起來在這個距離能窺探猿比古的睡相真是久違了。這傢伙到底有沒有好好休息啊,眼皮下的黑眼圈都跟熊貓可以比了啊。

  「這邊的工作原來有這麼辛苦嗎?那麼當初就別背棄吠舞羅啊……活該,根本不需要為這種自討苦吃的傢伙擔心啊……」

  擔心……?我嗎?對猿比古────?

  「哈嚏──!」

  「嗚哇────!」

  以為自己剛才的自言自語吵醒了對方,嚇了一跳的八田看著伏見打了一個噴嚏後,吸了一下鼻子便重新發出安穩的呼吸聲。

  這樣也沒醒來啊────?

  八田覺得被伏見無意識的舉動也嚇了一跳的自己就像在演獨角戲一樣的蠢。

  「真是的,在這種地方睡覺會感冒吧?都不知道以前是誰一邊嗤笑我一邊這麼對我說。」

  說罷,八田的手放在自己腰間想要解開環在腰際的外套,猛地像想起什麼似的放開了。

  他不喜歡拖欠別人東西,也不喜歡讓別人拖欠自己任何的事。

  退了一步的八田想找有沒有可以代替的東西而環視四周,在另一邊廂似乎是會客用的沙發上有一套他看不順眼的青組制服齊整地躺在上面。這麼說起來他現在才發現猴子看起上來好像順眼多了的原因之一就是猴子他沒有穿制服的緣故吧?

  八田沒有多想就拿起制服的外套,為伏見披上了。

  ────就像伏見以前為他所做的一樣。

  每每在吠舞羅的沙發上醒來的時候,總會發現自己身上多了一件沒有印象的外套而愣住。這回立場對調,八田真想看看伏見醒來之後看見表情

  「唔……」

  「切,這次就當是我還人情給你吧,這樣就互不拖欠了!」


  ────真的是互不拖欠嗎?


  明明是自己說出這句話,卻這句話的可信度感到疑問。

  八田甩了甩頭,決定不再多想。


  在八田身上打了死結沒能解開的緞帶、隨著他的走動而在半空中劃出紅色的軌跡,無意之下緞帶的末端恰巧蹭了蹭伏見的臉頰。


  宛如在臉頰印下青澀的親吻般。


###


  伏見醒來的時候,已經是黃昏時分了。

  「副長。」

  「啊伏見,不好意思室長剛剛聯絡我說那邊的事情似乎在短時間處理不完,說你可以先回去了。」

  「……嗯?等等,您的意思是室長一直在外頭沒有回來嗎?」

  「對啊,發生了什麼事嗎?」

  「不……沒事。什麼事也沒有,那麼我先回去了。」

  「好好休息吧。」淡島越過伏見後,頓時想起了什麼停下了步伐:「────對了,生日快樂,伏見。」

  「…………………謝謝您。」


  雖然沒有親手拆開,但是生日禮物他確實是收到了。

  ────還不賴嘛。


  伏見闔眸,揚起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完-


<後記>

這才是官方的卡面正確的打開方式!!!給所有有被雷到的猿美黨洗眼用的……然後雖然覺得不可能,可是如果你是猿美黨同時是那個黨的話,不好意思這篇的發展你可以會覺得太扯了,不過腦洞就是要這樣開的吧!!我是否應該感謝官方為同人留後路了?(不

比起萌到要滾地的猿美冬日戀歌掛畫,居然是這麼一張一開始不覺得有什麼雷,之後察覺到重點後開始一邊卧槽一邊雷到不行的卡面就讓我爆發了(掩面

最後還因為寫到中途的時候點開了MISAKI的那張禮物海報不知不覺扯上了伏見的生日了……然後說好短打成快三千字啊……

明天有日文試的我今晚根本是作死的節奏吧……可是我現在很爽!爽斃了!!\(^0^)/(有病

然後要是我11月7日趕不上伏見生賀的肉擼不及的話…可能會拿這篇再修一修加點後話當生賀發好了^q^(不

滾回去複習ORZ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