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K-伏八短篇《引火纏身》伏見猿比古2013生賀 R18慎

*2013年伏見猿比古生日賀

*甜向、肉有、傷眼請慎點

 *補上完成版

 

 

引火纏身(猿美)

 

 

 

  啲噠、啲噠。

  通透的水珠在嫩滑健康的幼褐色皮膚表面、沿著傾斜的胳膊蜿蜒而下。

  八田美咲把左手撐在濕氣厚重的磁磚上,幾乎要把全身的重度依靠過去。

  放在水龍頭關上了水源的右手卻因為主人的放空而遲遲沒有移開,潤蜜色的瞳孔失去焦距、抑起頭面朝天花板發起呆來。

  熱氣薰面使大腦的運轉又停頓了好幾分。片刻,總算回過神來動起來的他、手習慣性地朝某個方向一摸,卻因為撲了個空而愣了一下。

  沒有摸到洗髮精感到疑惑的八田眼睛開始聚焦,這下才猛地想起自己身在何處。

  過於奢華的裝潢與自己住的廉價公㝢無與倫比,四周別說是有破損、根本連一粒微塵也沒有。

  啊啊──對了,我在使用的是酒店的浴室設備啊。

  朦朧的意識開始清晰起來,一絲不掛的八田總算記起為什麼明明大清早已經洗過澡了還要再洗多一遍的理由,他氣忿忿地咬牙。

  想當然一拼記起的、還有在外面待著的那個間接害他落到如施田地的始作俑者。

  若然不是因為今天的天氣風和日麗閒著沒事幹扯著鐮本打著巡邏的虛名實際上是去散步走動一下,也不會碰到那個閒著沒事幹淨坐等出糧的稅金小偷!

但都碰個正著又不能當沒看見,就當是為環境著想掃除一下吧。結果燃起赤色火焰的沒多久,正打算朝猴子撲過去之際,卻發生了意料不到的意外——

  八田倏地被冷水澆了一身,就連站在他附近的伏見也無一倖免。由於錯愕而消去火焰的八田轉身,想要朝潑水的方向開口大罵的時候,發現對方居然在自己的視野以下,手正拿著一個盆子,用一雙無邪的眼瞳望著他。

  男孩不知道在哪裡找來了一個盆子、在噴水池那邊裝了水,朝美咲他們潑了過去。

 

  『哥哥沒事嗎?別這麼想不開要自焚啊,媽媽說要愛惜身體的…』

  『自焚你妹啊!那是尊哥給予的火焰!小孩子不懂就滾一邊去啦!』

  『嗚哇啊啊啊媽媽——!』

  『真是的,美咲的智商看起來也高不了多少啊,居然跟小孩過不去還被說教了呵……』

  被水淺到的伏見也跟八田一樣,因為濕答答的物料黏在皮膚上感覺很不舒服,可是他臉上綻放著的譏笑和一直上揚的語尾讓人完全看不出來。

  『有種你再一次啊臭猴子信不信我哈…──』

  ────哈?

  『哈嚏!』

  『………』

 

  八田打了個誇張的噴嚏,誇張得一旁的伏見都不自覺的在想這傢伙有沒有不小心咬到舌頭。

  伏見看了看八田一身濕得猛在滴水的上衣,再低頭看了一眼胸前已經變成深藍色吸水力強的制服,輕咂了一聲。

  當伏見提出要到附近的酒店開房洗澡的時候,八田的直覺認為應該要拒絕。可是他想了想又想不出自己那裡吃虧,就只好順著對方的好意接受了。

  結果神推鬼使似的,直到淋浴使頭腦冷靜下來,八田才意識到哪裡出了問題。

  「回去吠舞羅的路不是更近嗎!剛剛我為什麼都沒想到啊!」

 

  淋浴設備的話酒吧二樓也有啊!

  八田一邊想著自己是不是又被猴子擺了一道,一邊仔細擦乾身體再將用來擦身的毛巾系在腰間。

  想起自己的衣服還在外面邊滴著水邊用暖氣吹乾中,八田只好圍著走出浴室,馬上就看見坐在KING SIZE 的雙人床上、低著頭的伏見。

  他好像正在用布料仔細拭擦鏡面上的水珠。

  八田覺得胯下涼涼的感覺讓他不由得想雙腿夾緊,徐徐走到伏見跟前,問道:「喂!猴子!你有找到可以臨時穿的衣服嗎?」

  甫問出口八田便覺得自己是白問了,因為他這才留意到伏見跟自己一樣也是赤裸著上半身。

  「哈?」

  伏見聞聲停止了擦眼鏡的動作,他瞇起眼睛看著八田。

  然後八田便清清楚楚地看見伏見是怎樣由疑惑到驚愕再轉化成另一種他看不懂的情緒變化。

  或許再給八田一次機會、甚至來個慢鏡或是停格也罷,八田仍看不出那是對誰對什麼而產生出來的吧。

  起初他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直至鎖骨至胸脯的附近傳來劇痛的時候,他才知道那個喪心病狂的人居然毫無預警地咬他了!不是以往抱著玩樂的心態在對方身上留下牙印,中學時期以為那是和朋友和夥伴會做的不傷大雅的事。直至後期八田才覺得好像哪裡不對,不過這已經是後話了。

  現在他所感受的痛是撕心裂肺的劇痛。伏見的牙齒深深陷在肉裡,絲毫不留情、像一頭發瘋野狗的啃咬讓八田有一瞬感到了恐懼。

  「痛!好痛!突然你要幹嘛快放開……——」

  趴在八田身上的伏見像沒有聽見他的話似的,沒有回答,也沒打算收回噬咬他的牙齒。在八田開始採取掙扎時,伏見更是用力把正在捶打胸膛的雙手扣到褐色的頭上方。

 

  看不順眼、看不順眼、看不順眼────

 

  剛沐浴過後的身體還是暖哄哄的,嫩肉啃咬吸吮的口感宛如在進食伏見喜歡的肉類制品,可是枯燥的心情讓他嚐不出任何的味道。

  就連美咲的味道也嚐不出來的他,大腦和思考早已經終止服務。就像憑著體內深層的執拗驅使著一樣。

  無論怎樣使勁掙扎,也掙脫不開壓在身上的野獸的箝制,因為危機意識亮起使身體下意識燃起一縷赤色的火焰,卻無法改變現狀。

  直至口腔嚐到血腥味,伏見才有瞬間的停頓,凝視著八田被他咬破正在出血的皮膚表面哈哈低笑出聲來。那裡和紅印一起點綴成他最厭煩的鮮紅色。

 

  「你夠了沒有快…────」

  還沒說完的話全被堵在唇齒間,沾上八田血液的牙齒這次咬上了更為柔軟的地方,八田吃痛地嗚了一聲,似乎還在咒罵伏見但在兩人的耳裡亦只能聽到微弱得像小動物的嗚咽聲。

  在伏見放棄啃咬用舌頭強而有力地扳開微開啟的嘴唇時,他的手不安分地在八田的小腹上充滿性意味的打著轉。兩人緊貼的身體只隔著一條用來遮蓋重要部位的毛巾,伏見的早已經在剛才的騷動鬆開了。在交換著唾液和呼吸的深吻下,伏見或深或淺地用他的摩擦著八田的。隔著薄浴巾的刺激足以讓很久沒有自己好處理的那話兒挺立起來,早已經被沖昏的頭腦一片空白,八田全身失去氣力地任由伏見擺佈。

  剛才釋放的火焰早就不知所蹤,單純隔著布料的摩擦似乎已經滿足不了伏見。他扯開八田系在腰間的唯一的布料,露出了裡頭抑起頭的器官。將黏糊糊的兩根男根疊在一起再用手高速地擼動。

  「哈……等……啊——」

  趁著伏見換氣的時候溢出的聲音嬌的連八田自己都不想承認那是自己的聲音。八田承受不了過於劇烈的刺激,很快就即將迎接高潮。

  伏見在此時卻使壞地還八田嘴巴的自由,不意外聽見高亢且甜膩的聲音響起。八田嚇了一跳,身體戰慄地彈跳了一下,結果還是在無法遮掩聲線的情況下在伏見的手釋放了。

  伏見凝視著掌心溫熱且黏稠的液體,副有玩味地用拇指和食指摩娑,然後在八田錯愕的注視下伸出舌尖舔了起來。

  「你……────」陷入氣結又羞恥的八田你了個大半天也說不出下一句。

  「沒有想像中濃密呢……明明有段時間沒做過吧。自己有做過?啊……和我以外的人做了?」

  「媽的你這傢伙在說什麼鬼話────呃!」脖子被修長的指節掐住,窒息感襲上的同時八田亦將手放在緊插嚥喉的手上要反抗。可是大概惹來了對方施虐心,掐得比方才更緊。

  即使深信伏見不會真的想要斷絕自己的呼吸,但感受到對方變了個人似散發出的殺氣,八田背脊還是下意識地打了一個寒顫。

 

  「放……開呃────」

 

  雙手已失去自由的現在,八田只能用腳朝伏見的下身一踹,像被玩弄於掌心中似的,他的行徑早已被讀出來,蹬出去的腳踝就被拽住。伏見直接一把將自皙無垢的大腿向外扳開架在腰際。

  「能夠在美咲身上留下痕跡的人只有我……只有我!這樣的紅痕……也只能是我……」

  伏見的意識似乎陷入了錯亂,這番話與其說是跟八田說,倒不如說是他的自言自語。

 

  ────紅痕?

 

  頭腦不大好使的八田在關鍵的時候反而能找出伏見所指的重點。褐蜜色的眼瞳閃過剎那的困惑。

  他低頭看了一下自己,立馬明瞭。

  比視覺反應更快的是觸覺。當那個難以啟齒的部份暴露在空氣中沒多久便感覺到一根熾熱的硬物抵住了入口。

  對伏見接下來想做的事身體擅自起了反應,八田的臉既紅又青,下一秒閃著火光的赤焰便將一上一下的兩人包裹著。

  無意識燃起的火燄的八田跟伏見同時怔了一會,掐住脖子的力度明顯因而收減。八田見勢推開壓在身上的男人,不顧一身赤裸跑到床沿的檯面旁、抓住某件物件後,二話不說地用丟的把那件東西砸向伏見。

 

  「……你!」

  「有話要說之前先給我戴上那東西之後好好看著我再說!」

 

  聽罷,伏見那像發燒了的腦袋稍微冷靜一點,低頭看向八田剛才砸中自己臉上、而現在則落在地上的究竟是什麼東西。

 

  ────那是他一直覺得戴在鼻樑上沉重至極的黑眶眼鏡。

 

  這才意識到原來他一直都忘了因沐浴而順手放在一邊的眼鏡的存在,近視並沒有很深的緣故,直至八田提出前都一時沒有發現這個事實。

  他低哼了一聲,依照八田的話執起、配合地戴上。

 

  「怎樣?看清楚了吧!」

  「啊啊……看得很清楚呢────MISAKI那挺立的乳頭………」

  「不是啊你往哪裡看啊混蛋!」

  雖說會開自己玩笑即是代表伏見已經沒事了,但伏見的調侃還是讓正中下懷的八田漲紅一張小臉。想要澄清的八田指著自己那與臉頰同樣顏色的鎖骨:「這裡啊!這、裡──!」

  「………」

  伏見原先搞不懂其原意,但當他看見八田脖子浮現若隱若現的紅痕時,下腹那股好不容易壓回去的枯燥感再度死灰復燃。

  八田趕緊搶在伏見將要變得不尋常前吼道:「這只是洗澡後被熱氣熏紅的痕跡而已!」

  「………」

  伏見瞳大雙目,因為八田站的位置幾乎要貼到自己的胸膛的距離、藍眫混合著橘蜜的顏色好不漂亮。看著混色的眫子,八田都要看呆了。

  下一秒伏見便覺得自己很蠢。比起現在赤裸著身軀拼了命跟自己解釋身上出現的紅痕的八田顯得更蠢。

  居然會犯這種只有美咲的智商才會犯的傻。

  儘管實際上有多狼狽也好,伏見表面、至少在八田的角度看是相當的平靜。

  語調也刻意壓得比平時要低,淡淡地應了一句。

  「——哦。」

  ……就這樣?!他這麼艱辛去解開伏見的誤會結果就只得到一句“哦”嗎?

  「切算了!就算我今天遇著你倒楣好了!」

  八田已經浮出想離開的念頭,轉身來到門前才猛地記起自己一絲不掛,無奈地回到寢室中央開始打開衣櫥翻找著有沒有後備的衣物。

  猛地一個天旋地轉。多虧了背部靠上質感軟綿綿的床褥才減輕了衝擊的力道。

  他正被伏見壓倒在床上。

 

  「——那就讓我把你脖子上的紅痕變得更清晰吧?」

  「哈……誰准許你這樣做了?」八田挑眉,縱使明白被人壓在身下的處境有多不利,他總是不失自身的倔強性格,卻毫不知道這樣的自己在別的意味上有多誘人。

  特別是當對象是伏見猿比古。

  「呵……難道你要跟我說你不知道今天是什麼日子?」

  伏見話音一落,八田的身體小幅度地一震。答案是肯定的,只是嘴巴願不願意承認的差別罷了。

  「……知道又怎樣?」

  「所以你在明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的前提下,對單獨兩人在酒店獨處還會覺得“不會發生什麼事”嗎?不愧是永不打算從童貞畢業的美咲啊——」

  「我只是因為濕透了想換過一身衣服——」

  「我可不是啊美咲!」

  伏見的喊叫打斷八田未說完的話。

  以往一向不慌不忙的他,隨著眼瞳流洩的情慾越加濃烈,便變得越是想要直接衝進對方的身體裡。

  「喜歡的食物擺在眼前,我並不是那種喜歡留到最後才吃的類型啊。」

  說罷,為了不給予八田有接話的空檔、伏見採取了最傳統的讓戀人閉嘴的最快捷且最有效的方法。

 

 

###

 

 

  「混……蛋……居然就這樣直接進……哈啊…——」異物在沒有任何心理準備的時候突入,卻因為事前的潤滑做得不足夠的緣故並不能將男根完全吞沒。八田斷斷續續地邊換氣邊抱怨。

  「唔——果然只塗上潤滑不好好放鬆的話還是……很緊——」

  伏見也不見得好得哪裡去。處於前進不是,退也不是的微妙狀態中。不能紓緩的慾望折磨著他僅存的理智,他的額角佈滿象徵情慾的汗水。

  「知道就別直接進……痛死了混帳出去啊!」

  怎麼可能現在打退堂鼓啊?伏見決定委屈自己,先忍耐想要蹂躪對方的衝動,總之先試著讓美咲感到舒服。

  「美咲,放鬆……很快就會變得舒服的……」

  「要怎樣放……嗚哇——!」

  伏見沒有從八田體內退出,以兩人下身相連的姿勢躺在八田身旁。一手緊緊地摟著八田的腰,另一手則揑住八田右邊的大腿,以大幅度往外扳。

  從另一個角度看的話,兩人交合處能看得一清二楚。

  八田因為伏見改變了體位,埋在體內的性器擦到奇怪的地方而禁不住發出提高八度的怪叫。

  「這樣的話比較容易做吧?」

  就連聲線也變得沙啞的伏見從後抱著八田,開始緩慢地律動起來。擴張甬道的同時為了分散八田的注意力,他套弄起八田胯下愈發腫脹的分身。懷裏的人緊繃的身軀開始因為刺激而開始斷斷續續溢出催情的嬌喘。與交合的地方傳出來的水聲融合,一分一秒在無意識地剝削他的持久力。

  「唔……啊啊……」

  在美咲習慣後自己卻忍不住去了的話絕對會被他諷笑早洩吧?

  尤其當擼動的時候,外部的刺激驅使八田的內壁緊緊一縮,將埋在體內的熾熱用力地夾住。

  射精衝動越來越強烈,伏見心感不妙地咂舌。摟著八田的腰的手使越加用力,已經顧不得美咲了,伏見開始或深或淺地向對方進攻。

  八田毫不理解為什麼男人被男人抽插和刺激前列腺會有如此強烈的快感,可是當伏見教會自己這樣的知識後,他便無法回頭似的,每每進行著這樣的行為時,除了起初的強烈掙扎外,都任憑對方當主導、擺佈自己的身體。

 

  現在,能夠清楚感受到,猿比古就在自己的體內。

  哪裡都不會去。

  不想再品嘗一次,那年十六歲秋天的回憶了。

 

  撞擊已經集中在體力的某一點上,看不了也能清晰地感受到埋在體內的性器又脹大了一圈,下意識隨著伏見的進攻而擺動著腰的八田,眼眶一直打轉的液體沿著臉頰滑落在被單上。

  無論是伏見還是八田,都將要接近臨界點了。

 

  ────不行、他還有話想要去問、想要去傳遞!

 

  八田想看伏見的臉,主動地把頭抑後到快要接近極限的角度。感受到八田的異樣,伏見雖無法停止律動,但還是減慢了速度,不解地看向八田水漾漾的褐眸。

 

  「猿比古……你……快樂嗎?這幾年你過得……開心嗎?」

  「………美咲……」

 

  大概就只有在這個頃刻,八田美咲才會變得勇敢;大概也充只有在這個頃刻,伏見猿比古才會變得坦誠。

  問不出口的話,能問了;說不出口的答案,能傳遞了。

 

  「相比留在吠舞羅、留在我身邊更加快樂嗎?」──背叛我、離開吠舞羅、加入S4、卻變成形單隻影的你,快樂嗎?

  「怎麼可能──S4什麼的無聊死了,你是想在這種時候聽我抱怨公事嗎?」

  「這樣啊……嗯……」

 

  十六歲那年的事,在每年的十一月七日前夜、都會違背八田的意願,湧進大腦。

  胎死腹中的生日驚喜、獨自一人的夜晚、不知道面對什麼而悔恨的眼淚,還有那在終端機上面寫上了卻沒能發出去的一句”生日快樂”。

  那個時候,強忍著衝動沒有發過去實在太好了。即使不知道伏見這三年是怎樣迎來生日,但是他一定不可能會真正感到快樂。

  沒有任何的理據,可是八田就是能如此地肯定。

  至少八田自己沒有。這三年的生日縱使有吠舞羅的大家和他慶祝,卻一直覺得缺少了一塊重要的碎片般,無法像以往中學時候單純地為有人為自己慶生而感到快樂。

 

  沉醉在回憶裡的八田在伏見把自己收緊於懷的時候回過神來。

 

  「但是現在這一刻的我────很快樂。」

  伏見將臉埋在八田的後頸,閉上眼睛嗅起對方身上專屬的味道。

  八田一愣,頓時不知道要怎樣反應。後頸的位置癢癢的好不舒服,可是卻狠不下心將對方甩到一邊。

 

  「──所以美咲你是不是還有話沒對我說?」

 

  現在的話能夠好好地傳遞了。

  不是透過冰冷沒有溫度的文字,而是透過自己溫熱的嘴巴說出來。

  透微紅潤的唇瓣張開又緊閉上,然後再一次微啟的時候────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完-

 

 

 

<後記>

 

 

伏見猿比古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我脫稿了!!突入Final year比以往決定要準備給角色的生賀要極限多了啊!雖說能在7號的中午就完成了但其實是因為晚上要飆Project根本只有中午這段時間去趕o<<

說回這篇賀文,一開始浮現出來的主題只有肉www(靠既然是猴哥的生賀,送給猴哥最好的生日禮物當然是misaki啊──那就擼一篇肉吧!所以標題才會成這樣ryyy 可是原本想說劇情是浮雲的,劇情的篇幅卻意外地佔了不少ryy

在後篇的結尾,及時地引用了昨天…不,准確一點是在日本時間踏進七號,官方黃戰士放出的猿美小說劇透,總算清楚了猴哥背叛的時候了……居然是在要迎來十七歲的生日前不久,官方……(。

好吧,對於這篇一直想不到H完之後要怎樣收尾,我還是要感謝官方的o<<

然後使勁地爆字數ryyy 太久沒擼完整的肉,不知道色氣什麼的表現得如何…希望猿比古和讀者都能一本滿足吧^q^

感謝閱至此!(滾回去修羅了


评论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