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彈丸論破-狛日《一字之差》狛枝凪斗2016生賀

*狛枝凪斗2016年4月28日生賀

*由於是未來機關設定,所以大概會有一定程度的私心和OOC

 

 

一字之差(狛日)

 

 

 

  10:00 a.m

  當狛枝凪斗頂著一副看起來鬆散得像是綿花糖的頭髮,手持剛沖好的意式咖啡返回工作岡位時,恰好聽見一道收到新訊息時會響起的電子音。

  他好整以暇地返回座位,他翹起二郎腿,邊抿了口咖啡,邊慢條斯理地點開了訊息。

  那是每天都會從本部發出的定時業務聯絡訊息。

  然而,當他點開訊息看到聯絡人的名字時,墨綠色的眼眸瞬間閃過一絲玩味的情感。

  「今天的定時業務聯絡人是日向君啊,真罕見。讓我看看內容是什麼呢?會不會意外有驚喜呢?」

 

  內部原意大概說是有一份急件要他親自由本部交給分部。什麼啊,就這樣的內容嗎?把感情和工作分開的日向君,工作上死板的態度教狛枝無語。

 

  ──至少都應該在短訊的最後加上一句我想見你啊?

 

  狛枝皺起了好看眉,決定稍微對認真正作的日向君施加一點小報復。回覆完便喝起咖啡來等著看對面海的日向創如何暴走。

  片刻後,對方傳來預料不到的回覆讓狛枝怔了怔,然後爆發出爽朗得讓人以為他又得到了絕望病的笑聲。


  「不愧是日向君,你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狛枝嘴角的笑意顯得更深。

 

 

 

###

 

 

  21:00 P.M

  堆積的工作比預想中要早一點完成,收拾好後狛枝便離開分部。基於組織的人手不足,很多時候,只會有一人負責分部的當值。在確定已經設定好密碼鎖後,便離開了本部。

  從稍微遠離市區的分部離去後,打算回去住所之際,放在外套袋的電話便震動起來。狛枝拿出來一看,上面顯示的是一串熟悉的號碼。

 

  甫接聽,日向君的罵聲猛的震撼四周的空氣。

 

  「喂狛枝!你在哪裡?分部誰也不在啊?」

  「我說日向君,你以為現在幾點了?已經是晚上九點半了喔,距離我下班的時間已經過了三小時多了?不在分部不是理所當然嗎?」

  「……所以你沒等我?你這傢伙……」即使隔著電話筒仍然清晰聽見在對面日向的咋舌聲,他的聲線變得急切:「你在哪我這就過來找你。」

 

  告訴了他所在地後,氣沖沖的日向不由分說切線了。

  以狛枝的性格看來,又怎可能會乖乖的在原地等他半小時呢?──洞悉了對方的日向已做好他趕來後狛枝又不知道跑到哪去的覺悟。

  然而──

  日向與他會合,在這之後約半小時,狛枝輕輕鬆鬆地把他的做的覺悟轉化為徙勞。

  「喲。」

  ──還真的在等我喔。既然如此幹麼不在分部休息一會等我來呢?笨蛋嗎這傢伙。

  所以當日向看見身穿純白襯衫,把黑西裝的衣領挽在肩,擺出這樣裝帥似的姿勢在等他的狛枝的臉時,真的有種衝動想要揍下去。

  另一邊廂,完全沒有體諒隱忍住想要出手的日向,白髮的青年還火上添油:

 

  「原來日向君這麼急不及待的想要見我呢。」

  「哈啊?你在說什麼啊?」狛枝能夠肯定日向吐槽的反應比以往慢了0.04秒:「要不是十神拜託我來送急件,誰會特意的…──」

  「……日向君抱歉。」狛枝硬是切入了對話:「區區這樣的我竟敢打斷原.超高校級的希望的話,可是我還是建議你再看多一遍我的訊息喔?」

  「……嗯?」

  日向不解的挑眉,可是對上的淡灰色的瞳仁並沒有告訴他答案,他只好在狛枝的淺笑注視下掏出手機,輸入密碼後打開了未來機關內部的電郵系統,翻看今天早上時的訊息記錄。

  一股不詳的預感其實早已從狛枝露出燦爛笑容的時候冒出,只不過是在日向閱讀完訊息之後才得以證實。

 

 

  ──狛枝,有份急件要盡快送到本部,可以嗎?

  ──真沒辦法呢,見是超高校級的未來?的份上,明天你過來吧。

 

  ………

  ……………

  誒不對等一下喔……

  ──“明天”?!

 

  「唔、呃────」

  「噗……」

  日向君瞠目結舌的樣子自從加入了未來機關後,狛枝幾乎已經鮮少目見,所以趁這個機會自己就要多看幾眼。

  「別笑啊!!我只不過是看錯了一個字而已!一字!」日向羞得簡直想要在旁邊鑽個洞把自己埋了算。

  「噢?是嗎?可是這一字之差不就代表你很想見我嗎?」狛枝戲謔地說,一副笑盈盈的笑臉要是讓其他夥伴看見的話,絕對會馬上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狛枝!別得意忘形了!要不是你這傢伙偏偏是在今天生日,我為了什麼用一個早上的時間把工作完成然後下午跑去坐了大半天船晚上趕過來見你啊!」

  「………誒?」

  狛枝一臉”今天我生日嗎?”的茫然神情,猛盯著紅暈漫延到耳根的日向看。

  「這都已經是第幾次了!好歹記住自己的生日啊!」戀人惱羞成怒的展開是家常便飯。

  「為了我……嗎?好開心啊這是本月感受到的最強烈的希望啊──!啊啊不行啊這麼幸福真的可以嗎?我好像都要聽見不幸的腳步聲正在悄悄接近了啊──!」

 

  因為日向的舉動而百感交雜的狛枝,從外表上看來已經分不出他到底是愉悅還是痛苦的扭曲著一張臉在笑。日向打從心底自問到底是為什麼會喜歡上這樣的傢伙。

 

  「煩死了啊!既然你這麼害怕未知的不幸會降臨,我現在就走成為你的不幸吧!」說罷,日向作勢要轉身就走。

  「不不不不,開玩笑而已啊日向君別走──!」

  為什麼啊──?!我到底是為什麼會跟這希望笨蛋在一起啊?!以前的我腦袋一定是腦袋長草了。不,現在也是吧!

 

  「日向君。」

  狛枝拽住他的手臂,把才轉身欲離開的日向拉進了厚實的臂彎中。

  「怎…、唔──」

  然後,就被吻了。

  狛枝的吻相較他們帶著開玩笑的心態的初吻不同,經過無數次的實習訓練後純熟得多了。他霸道地侵入炙熱的口腔中,主導的把舌頭盡可能的往最深處游走。跟不上狛枝突如其來攻擊的節奏,日向腦袋”唰”一聲的變得一片空白,任由對方採摘口腔中的那份獨特的甘甜芳香。

  在結束深吻之前,狛枝深吮了數下唇瓣後,才放開了臉頰一片嫣紅不肯直視他雙瞳的日向。

 

  「好了,都餓了吧?我們去吃晚飯吧?」

  「等等、狛枝你思考也跳躍得太快了吧!?」

  「怎麼了?日向君不餓嗎?那麼就先回我們的愛巢──」

  「笨、…誰要跟你…──」嘴唇再次被堵上。

 

 

 

 

###

 

 

  後日談,或者應該說是四月二十九日來臨之前────

 

 

  「吶,日向君,生日禮物我可以要你家的黑白熊獎杯嗎?」

  「哈啊?可以是可以啦……但你要那種東西要幹什麼?」

  「那麼,就請日向君從中選一隻,抱著睡一星期後再送給我吧。」結果,狛枝完全答非所問。

  「……哈啊──?!誰要抱住那種冷冰冰的東西睡上一星期啊?!」

  「是嗎?那麼抱著我睡上一星期吧…嗚噗───」

 

 

 

-完-

後記:

狛枝生日快樂!!!!賀文提早趕起了真的無壓力ww

這篇梗個人很喜歡w 套在狛日身上也是挺可愛的啊///////

恭喜二代出絕望篇動畫化!!!七月就可以和希望篇一起看會動的狛枝和日向君了啊啊啊啊還是在意得不得了的二代前傳!\^q^/

最近剛剛擼完彈丸的舞台劇流星醬的日向君超可愛啊啊啊啊我的心都要被勾走了prprprprpr

現在開始就期待七月的來臨了啊!!

感謝閱至此w

 

<2016.04.02   12:10 星>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