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暗殺教室-業渚《Say Hi To Our Future》

*原作結局後衍生故事

*業渚快結婚

 

 

 

 

Say Hi To Our Future(業渚)

 

 

 

  即使已經到了HR的時間,佇立在負責班級課室門外的潮田渚,遲疑不伸出手拉開課室的門。

  理由很簡單。天生擁有暗殺的才能的他,靈敏的鼻子已經嗅到室內空氣蘊含的異樣味道。

  靜謐得太異常了──完全沒有人的氣息。可是,HR的時間又怎可能誰也不在呢?

  曠課?不可能。他的學生雖然大多是不良出身,但大部份本性並不壞,況且,在潮田渚這幾個月的教育底下,甚至沒有一位學生遲到,又何來突然無理由全員缺席?

  那麼剩下的便是潮田渚最不想去聯想的可能性,他的寶貝學生們、又抑或是潮田渚他本人被捲入了什麼麻煩事之中,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希望會是後者。

 

  不過在外面怎麼說也無法窺探裡面的情況,所以無論是哪一種可能性,還是得先打開貓箱才知曉。潮田渚闔眼,屏息靜氣地待了約五分鐘,眼瞳再次睜開便已經平靜如水。他耐著性子打開了門────

 

  果不其然,放眼望去便一目了然。

  課室四下無人。

 

  潮田渚往前邁出第一步,身體便察覺到一鼓突襲的殺氣而馬上作出反應,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蹲下,頓時便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擦過臉頰,其後它撞上後方的門板發出”啪”的一聲悶聲。

 

  蹲下身來的潮田渚屏息,用手背擦了一下臉頰,卻在看見手背時怔了一下。

 

  「……粉末?」

 

  ──不是血?

 

  潮田渚不由得看向後方的門板,沿著門板上留下的白色痕跡往下望向,總算明白剛才襲擊他的”真兇”是什麼。

 

  ……粉刷……?

 

  遲疑只有幾秒鐘的時間,卻足以讓他失去了主導權。當潮田渚察覺到背後有人的氣息接近他時,已經為時已晚。

 

  ──什麼時候?!

 

  脖子被襲擊者用手臂扣住讓他無法說話甚至是呼吸,動彈不能的他下意識地想要抬高雙手想使出他的拿手的必殺技時,卻被敵人早一步預測了他的行動,對方單手用力箝制住潮田渚的手腕使他無法動彈。

  唯一自由的雙腳掙扎踢動時,身後控制住他的人一個使力用膝蓋撞上他的關節位,使他無可避免地跪倒在地。

 

  暗殺的技倆在體格術之差下,就連平時一半的水平也不能發揮。

 

  當潮田渚快因窒息而出現休克先兆的頃刻,扣住脖子的力度倏地消失了。

 

  「咳、咳咳、……──」

 

  猛地吸入氧氣的肺部收縮,讓潮田渚咳得直不起腰來。正在狐疑對方為什麼突然放他一條活路時,身後便傳來一聲熟悉的嗤笑。

  潮田渚條件反射地抬頭一望,一頭赤髮便映入眼簾。

 

  「……業?」潮田渚試探似的開口輕喚著面前青年的名字,不可置信地瞠大水漾色的眼瞳。

  「抱歉渚,一個不小心就忘了留力呢。」

 

  赤髮青年──赤羽業蹲身拽起潮田渚的手臂,把渚從地上拉了起來。站起來的同時潮田渚已經調整好紊亂的氣息,一臉懵懂地且警戒地看向突然抱持著殺意現身的同班同學。

  無論與成長版的赤羽業見面多少次,潮田渚都可以自信滿滿的表示他不能習慣與業的25cm身高差。

  久別重逢,潮田渚和赤羽業兩人沒有發聲的對視了好一會兒。

  直至耐不住沉默的潮田渚率先開口──

 

  「業,把我的學生帶走的人是你嗎?」

 

  他絕對不希望懷疑當年3年E班的任何一人,更何況是走得和他最近的業,可是業出現的時機使他不得不作出這樣的推測。

  業以微笑作為回答。不得不說,赤羽業帶著一份學生時期沒有的成熟,褪去當年的戾氣和不可一世的性格,擁有著可以迷到萬千少女的男性魅力氣場。他只是淡然一笑竟然能讓同性的潮田渚都禁不住臉頰一熱。

  赤髮青年沒理會潮田渚像能貫穿人的熾熱視線,他隨意地走到課室的後方,拉開了後排的一張椅子就一屁股的坐下去。

  潮田渚挑起眉,因為他還記得,那個位置是他們還在唸3年E班時,赤羽業的座位。即使課室不一樣,但同一個位置所帶來的既視感讓潮田渚頓時一陣目眩。

 

  「吶,渚老師──要什麼時候才開始上課?」赤羽業把雙腿交叉放在桌上,沖著潮田渚戲謔一笑。

  聽罷,潮田渚蹙起了眉,然後嘆了口氣。

  ──果然,業還是業啊,什麼也沒有改變。

  「別鬧了業。」潮田渚直直地看進那對讀不出思想的赤眸,說:「我的學生在哪裡?」 

  「哈啊?不知道呢。」

  「說。」潮田渚加重了語氣,重申了一遍。

  「哈哈哈真拿你沒辦法呢。」赤羽業臉上的笑容些許僵硬起來,但很快又隨即笑開了,他半開玩笑地說:「這麼好的暗殺才能白白浪費了啊,我是你的話絕對會兼職也好去當一下殺手體會呢。」

  「………」

  「好吧。我沒對你的寶貝學生做什麼,只是嚇唬了一下,讓他們乖乖回家待著而已。」

  雖然不知道業對他的學生做了什麼,不過從對業的了解渚知道,他不會沒事做加害別人的事,所以安心下來的渚收起了殺意。

 

  「……目的是?」

  「討厭啊渚,怎麼從剛才對我就像審犯的態度呢?」業驀地站起身來,繞過講台來到了渚的面前:「────我只不過是想要獨佔渚的一天時間而已。就是今天。」

  「……誒?」

  不予潮田渚思考的時間,赤羽業斬釘截鐵地說道。

 

  「吶,我們去約會吧。」

 

 

 

###

 

 

 

  自初中畢業的那一刻起,他們身處的世界便已截然不同。

  曾經站在的同一暗殺舞台上,曾經一起度過的青春歲月。然而,不明生物的消失的如今,那樣的舞台已經是流逝過去。

  高中時還偶爾會與E班的大家保持一定聯絡,但大學畢業、踏入社會後,一心專注在教肓工作上的潮田渚忙得不可開交。儘管並不算與大家斷絕來往,可是在那之後並沒有出席任何一次的班會活動。同樣地,赤羽業在畢業後考上經濟產業省,投身進公務員行業的業有時候更是忙得連睡覺的時間也沒有。不經不覺,他倆已經多年沒見面了。

  潮田渚之所以會答應業的邀請多多少少出於與同學們關係疏遠了的罪惡感,又或許是對既熟悉又陌生的赤羽業好奇心作祟。

  說是約會,其實也只不過是像學生時期似的,放學後到街上逛逛的程度而已。先不論理由,潮田渚答應了他的要求,讓赤羽業心情前所未有的愉快。

  手握著兩個剛在小食攤位買回來的草莓可麗餅,赤羽業回到理應潮田渚在等待他的地方,卻找不到人。

  ──怎麼又不見了?

  真是的,為什麼草食小動物總是喜歡到處亂跑?不過對於具備肉食性動物本能的赤羽業,要找到潮田渚的所在地並不困難。

 

  「所以說渚真的是長得太小,害我找人花了點時間趕過來都已經結束了啊?」

 

  聽見赤羽業玩味的笑聲響起時潮田渚已經把剛才圍著他的不良少年嚇跑。不巧錯失了英雄救美時機的赤羽業暗忖他家渚的笑容真的可以殺人。

 

  「是業你長得太高了。」

 

  面對調侃他身高的赤羽業,潮田渚用褪去殺意的爽朗的笑靨回應。僅僅是一個微笑便讓業按捺不住內心的鼓動,他毫不理會掉到地上的可麗餅,跨步走上前把潮田渚困在牆壁與他的胸膛之間。

 

  「業,你在做什麼?」渚的笑容轉為疑惑。

  「我只是想看渚困惑的表情而已。」

  「哈哈這算什麼啦。」

  「我喜歡你。」

  「───?!」

 

  藍眸猛地一陣大幅度的晃動,潮田渚怔住了。然而,動搖不到數秒便被一貫的苦笑所取代。

 

  「哈、哈哈哈,真的是鬥不過業啊,你就這麼想看我困惑嗎?」

  「不對,渚。你明明知道我是什麼意思。」

  「…………」

  「我知道你想專注工作,無暇兼顧其他,這一點我和你一樣。可是,最近發現這樣下去不行的,就算埋頭苦幹還是無法制止想你的事。渚我…──」

  「抱歉,業。」

  「我不想聽你道歉!」

  被踩底線的赤羽業忍不住朝他大吼,潮田渚條件反射地閉上了眼睛。就連初中兩人之間出現隔閡的時期,業也一次沒有朝過渚大吼。然而,就算嚇了一驚,七年的成長還是讓潮田渚沒有下意識逃避,而是選擇正面面對業。

  他再次張開眼睛時,哪裡都看不見疑惑。

  「你成熟點好嗎?」

  「現在是誰不成熟?!」赤羽業失去了他一固冷靜的風格:「為什麼只是承認或是拒絕這麼簡單的事你都做不到?對我也好,對茅野也好!」

  「唔──」

  「真的是糟透了……喜歡你的我。」

  「不是的…業!」潮田渚伸出手攔住想要轉身就走的人,努力解釋:「剛才我說的抱歉,指的是其實我也最喜歡看業困惑的表情──的意思。」

  「……誒?」

  赤羽業一副完全不懂你在說什麼的神情,蠢蠢地發出了一個單音。這樣的反應與那個不可一世的人相較反差實在太大,導致潮田渚禁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對對就是這個表情。」

 

 

  「──我也很喜歡業。」

 

 

  「……哈啊?!」赤羽業還是處於狀況外,自己被反過來戲弄這一點倒是可以確信的。可是,他並不覺得潮田渚會懂得這樣做,所以一定是……

  「……是……那隻章魚嗎?」

  「誒業君為什麼會知道是殺老師?」

  「哼,反正一定是那章魚在那本厚到可能一天都看不完的建議書上亂寫了一通什麼了吧。

  「嗯,的確在我看到【被赤羽業告白時的應對方法】時也忍不住笑出了聲。」

  即是,連我也是最近才搞清楚的情感,殺老師他一早就已經看穿了?雖然已經不是第一次的事,被看透的感覺還是不太好。赤羽業在心或暗罵了一句髒話。

 

  他可能還是太嫩了──在牽涉及潮田渚的事上。

 

  「那麼渚,當我專屬的老師吧。」

  「當、當然不行啊笨蛋!」

  「誒──小氣。」

 

  在走出暗巷時牽起的手,無論將來會發生什麼事也好,也絕對不會放開。

  赤羽業在心底默默地發誓。

 

 

  此時的赤羽業還不知道,在殺老師留給他的那本建議書上某一頁的標題,寫上了【被潮田渚拒絕告白時的應對方法】,翻看下去的話會發現被字和插圖所填滿的頁面甚至長達十頁。

  ────嘛,不過現在已經不適用了。

 

 

 

 

-完-

 

後記:

今年渚的生日賀文趕不及實在心存歉意,再加上最近三次完算是沒之前那麼忙,所以便提筆寫下了這一篇短篇

這也是在我看完暗殺教室結局後妄想的業渚未來www 感謝作者大人在最後的最後留有這麼好的想像空間給我們自由配對wwww

殺老師的結局哭慘了,真的很久沒有看動漫作品哭得那麼慘ry

感謝為我們創作了一部這麼棒的作品

雖然暗殺教室結束了,但在我的心底裡業渚和大家是永不會完結的

謝謝閱至此w

 

<2016.07.23   12:06 星>

评论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