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暗殺教室-業渚《Say Good Morning To Our Daily》

*Say hi to our future短篇的後日談,但可單篇服用




Say Good Morning To Our Daily(業渚)




  在女高校生之間炒熱的話題,總是離不開戀愛、是非、潮流,甚至是學校的七大不可思議程度的怪談等。不過最近這些都被某一個人的傳聞而蔽過了。

  用粉筆在黑板上書寫著的潮田渚,全然不知自己成為了學生們的話題中心人物。


  ──“渚老師最近給人的感覺不同了。”

  ──“對呢!就算做了惹火他的事,還是仍然笑面迎人啊!”

  ──“不知道是不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呢。”

  ──“不過不過,最讓人在意的是…──”



  「今天的課堂到此為止。」一頭清爽的藍短髮青年──潮田渚把教學的課本疊好,抬起眸子對他的學生們溫和地漾起一抹笑:「有不明白的地方請隨時詢問。」


  「是!」坐在離講座最前方的女同學舉起了手。

  「請講。」

  「啊……」被潮田渚注目的女同學不由得緊張起來,潮田渚見狀沒有催促她,反而是為了減緩她的壓力而笑得更溫柔了,「那個老師,可以問你一個私人問題嗎?」

  「誒?什麼事?」

  「老師為什麼帶手套呢?」

  「啊……」潮田渚身體微微一震,面露難色。


  ──沒錯,這個便是現在最為女學生討論的課餘話題。會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嗎?人氣本身就相當高的老師添加一點的神秘感,讓學生們好奇得不得了


  女同學甫發問,班上便在四方八面傳來各種猜測的議論聲音,聲量雖然不大但潮田渚還是隱隱約約能聽見。在聽見”該不會是潔癖吧”的推論後終於忍不住苦笑起來。


  潮田渚拍了兩下掌,議論聲便驟然而止。


  「不,沒有什麼不得了的理由的。」潮田渚笑著、卻不失認真地回答:「這是潮流吧不是嗎?」

  ──這是哪門子的潮流?!


  然而,因為老師的語調實在太理直氣壯,所以沒一人人敢對他提出質疑,只能默默目送藍色的身影離開課室。




###




  向來都不會追趕潮流、更加沒有潔癖症的潮田渚,到底是為什麼會對自己的學生編了一個這麼蹩腳的理由呢,可是追溯到三個月前,某個人憑空介入了他的生活開始。

  潮田渚的日常可說是被突然闖進他生活的赤羽業弄得翻天覆地。可能這樣說多少有點誇大,但是赤髮青年的出現著實使潮田渚的心臟不太好。


  「起來了?」

  「早安,業。」潮田渚睜開一對惺忪的眼晴,赤羽業的模糊的身影便映入眼簾,濃烈的睡意讓他的視野不消一會又重返黑暗。

  「哈哈,渚真會睡呢。」

  坐在床沿把最愛的人喚起床,凝望著他睜開的瞳仁裡刻劃出他的臉容是赤羽業定必會達成的每日任務。他揉了揉小腦袋上的藍髮,然後撥開貼在前額上的瀏海,在上面輕輕的把唇印上去。

  連續三次,直至被窩裡的人兒有了清醒的跡象。

  「唔……」

  「早上了。」看上去已經梳洗完畢的赤羽業在潮田渚的耳際,忍著想直接往耳洞吹氣的衝動,壓低聲線地說道:「再不起來,就要遲到了喔,可以嗎渚.老.師?」

  「遲、遲到了?!」潮田渚嚇了一跳猛的掀開被單,赤住腳的往洗手間飛奔。

  「啊哈哈,不吐槽我的稱呼呢?」赤羽業笑著伸出舌,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唇邊:「這麼說今晚終於可以玩老師PLAY吧。」


  全然不知道在外面的赤羽業在盤算著什麼,潮田渚望著鏡子刷牙。縱使已經清醒了但大腦思考還是運轉不起來,一人的獨居生活多了一個同居人,起初還是不太習慣的現在,對於赤羽業的存在就在呼吸的空氣一樣自然了。

  然而,有一件事潮田渚仍然是不能習慣的。

  那便是業這種愛作弄人的性格──他的惡作劇從渚起床之前就已經完成了。


  從洗水間內傳來了不意外的驚呼聲,赤羽業淡定地在更換襯衫的時候便看見某個手裡還握著牙刷的藍色身影飛奔出來。


  「這這這這這是什麼啊?!」

  「喔?!形象轉換?顏色很襯你呢。」

  「把我的指甲塗成粉藍色的果然是業幹的好事啊!?怎怎怎麼辦已經沒有時間了啊?!」

  在上班前沒能來得及恢復原狀的潮田渚正在煩惱怎麼辦時,赤羽業已經親切的把先前預備好的手套遞給他。

  「拿去用吧。」

  「啊、謝謝。」收下手套,吁了口氣的潮田渚下意識道謝,又赫然想起始作俑者是面前笑盈盈的赤羽業:「不對我道謝個鬼這是誰的錯!」

  惡作劇成功的赤羽業像上癮似的每天為潮田渚塗上不同顏色的指甲油,看著每天早上都不厭煩地炸毛一次的潮田渚,他似乎很滿足。

  這樣的日常一而再再而三發現的時候,潮田渚都不小了,自然會有他的對應措施,他乾脆直接戴手套睡防止被”夜襲”。



###




  ──三日後。

  「今天的課堂到此為止,有不明白的地方請隨時詢問。」

  那位被稱為勇者的女學生,再次忍不住問了大部份女同學心底的疑問:「渚老師,現在是夏天對吧?為什麼要戴圍巾?」

  然後學生們頭一次看見班主任在他們面前這麼動搖。

  「因、因為我皮膚感敏!」笑。

  喔。

  不是潮流嗎?


 

 

 

 

-完-

 

後記:

業渚在一起之後的日常一定是甜到不能再甜吧www

專業的兩人就算談戀愛了也一定不會影響到工作 最多就是渚老師的神秘感又更上一層而已ww

業的老師PLAY就只好請大家腦補了wwww(喂

壞壞的業君塞高啊//// 每天都會被欺負的渚一定很幸福www(你

感謝閱至此m(_ _)m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