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彈丸論破-神狛《Nameless Of Hope》

*動畫彈丸論破3絕望篇08話衍生,劇透有慎

*完稿前已被官方09話打臉了YAAAA




Nameless Of Hope(神狛)




  在意識徹底和黑暗融合前,狛枝凪斗艱辛地朝前方伸出右手。在室內的光線的反射下使他的視野變得朦朧一片,可是他仍然能夠清晰地捕捉到剛才無表情地朝他扣下扳機的黑色身影。

  蹲在他身旁的七海千秋似乎在拼命地喊著什麼,聲音沒有傳入耳朵裡。因為現在此時此刻,他在意的僅有面前這個人。


  墨黑的長髮和西裝的映襯下的鮮紅得讓人戰慄的眼瞳,同樣地正在緊瞪著他。僅是一個眼神接觸便已經令到狛枝全身上下的細胞都在狂嘯,身體興奮得發燙。

  啊……啊啊………

  半啟的薄唇小幅度地開合,發出了無聲的低吟。剛才中彈的衝擊導致他陷入了一陣的恍惚。他再朝上伸出手了,就像是古代人想要觸碰太陽或者行星等崇拜的行為。就算本人知道這是毫無意義的事,卻阻止不了身體的反射性動作。

  ──剛剛是被槍擊倒了?擊中了心臟?……我……將要死去嗎?

  啊啊……若然這個世界真的有神明的存在,狛枝現在由衷的想感謝神。在生命即將邁向終結之前,讓他與絕對的希望相遇。

  人類真的是一種永不會滿足現狀的生物。即使現在他能夠與”希望”見上一面,還是被希望卻仍然好想和他多說點話。



  好想………問問他的名字………

  ──他“真正的名字”。


  「真是幸運。」



  被人體實驗的研究員命名為初代的希望之峰學園的校長──神座出流,看見理應直接刺穿狛枝心臟的子彈陷進了學生手冊上時,那毫無感情起伏的感想,狛枝來不及聽見便昏迷過去。



###




  「吶──神座前輩──為什麼不殺他了?前輩的話就算對方是超高校級的幸運也好,也並非是一件難事對吧?」

  「只是一時興起。」

  「……是嗎?不過不過,真想讓他嘗嘗洗腦的技術呢──」江之島盾子意味深長地頓了頓:「畢竟,那傢伙知道得太多了。」

  「………」

  「嘛算了!前輩們還在外面等著我呢───那兩人就交給你了喔。」

  就好像切換電台一樣的速度,江之島盾子換了一個人格,用甜美得可以溺斃人的聲線,嬌聲哀求著:

  「所、以、可以拜託你嗎?神座前輩?」





###




  從昏厥中睜開眼睛的狛枝凪斗,率先理解到的事實有兩個。一,他不愧為超高校級的幸運,多虧這個與生俱來的能力再次在危急關頭底下逃過了一劫;二,他被人奪去了身體的自由,包括手、腳、以及雙目。

  僅依靠聽覺和觸覺獲取身在地的情報實在是相當有限。而且對於他們沒有在昏迷期間被他滅口,狛枝便已經可以判斷暫且沒有性命威脅。

  然而,沒有感覺到有其他人的氣息。所以同班同學七海的安危還是未知數。


  事實上,這樣的捆綁並沒有任何的意義。

  只要狛枝凪斗在腦海裡強烈地思念想要離開這裡的話,他的幸運能力自然而然便會發動,所以他基本上可以說是隨時可以離開,只是相對而來的不幸會是怎樣降臨就難以控制了。


  「───!」


  下一刻,在沒有任何預警之下,狛枝的身體重重一震。身體本能地對他發出了危險的訊號,完全和那個時候感受到背部的寒意一樣。不同的,是這一次他並沒有以猜疑的心情面對,而是陶然一笑。



  「喲,希望大人。」

  「………」

  「吶?為什麼不說話?希望大人竟然為了我這種人專程來到這種地方啊。啊啊我知道一定正在做拷問的準備?沒想到有生之年我竟然可以接受希望大人的…唔──」

  神座出流解下了領帶,然後隨手揉成一團後再把它強行擠進了張合不停的嘴巴裡,全個過程不到二秒。

  「閉嘴。」

  「唔唔唔唔唔──!」”你已經強行令我住口了不是嗎?”──狛枝吐槽的話全數被遮掩住,神座卻能猜到他的大意。


  過了一會,神座猛然想到這樣做雖然能夠讓煩人的傢伙住口,卻會是無言的時間一味地延伸,他輕輕挑起了眉頭,決定還是把狛枝口中的異物取出來。


  「咳、咳咳……誒?不是要開始拷問嗎?好過份啊竟然要放置我了?」


  被捆綁雙手和雙腳,緊貼在牆壁前的白髮少年似乎是真的打從心底期待著被拷問,要是有感情的其他人可能早已經反了一個白眼。然而把一切的感情付諸東流的希望集成體,對此看起來沒有任何的感覺。神座就算是看見他的領帶佈滿了狛枝的唾液時也沒有表示出任何厭惡,他只是隨手便把領帶給甩掉了。


  縱使江之島盾子想借助神座來這裡令狛枝渲染上絕望,但神座的行動全都是出於他的自我意識。來到這裡來也不過是他認為這樣做比較不會無聊罷了,若竟然覺得無聊,他決不會在這裡逗留多一秒鐘。

  神座斜眼瞄了狛枝,

  「為什麼不逃跑?」

  「……誒?」沒想到長髮少年會主動跟他搭話,狛枝因驚訝而微瞪大眼眸。

  「只要依靠你的幸運,隨時可以離開吧。」

  「噗、噗哈哈哈哈哈──該不會你就是為了問這個而來的吧?」狛枝笑得上氣不接下氣,「那麼,神座出流君,你可以告訴我為什麼要從超高校級的希望身邊逃走呢?」

  「……我……」神座的嘴角微微囁嚅,卻把話吞了回去。

  「吶?為什麼身為超高校級的希望的你,要幫助絕望勢力?絕望頂多僅是崇高希望的踏腳石而已啊?真是可悲啊……不…──」就算因為被蒙住眼而看不見狛枝的眼神,神座仍然能夠感受到狛枝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驚人的執拗。

  「──可悲的人是你吧,神座君。」

  「………」聽罷,神座微微瞇起眼睛,然而這一瞬稱不上感情波動的變化。

  神座不答反問:「您就這麼喜歡希望嗎?」

  「為了希望,我做什麼也可以。」

  「希望並非是您想像中這麼美好的事物。」

  「哈啊?我竟然從超高校級的希望口中聽到這樣貶低希望的說話……真讓人絕望啊哈哈哈──……?」


  蒙眼的布條沒有預料之下被解下,重新奪回視覺的狛枝第一時間對上一對近在咫尺的血色眼瞳。

  距離近得只要狛枝有這個意思,便可以抬起下顎親上那片嘴唇。

  他直勾勾地撞上神座的瞳仁,卻無論怎樣看也讀不出對方的思考。兩人無言地對望,彷彿只有他倆的時間被凍結了般。



  「那麼,可以證明給我看嗎?您所說”希望”的強大。」


  狛枝眨了眨眼睛,彷彿聽見了轟動一時的新聞似的愣住了。面對神座提出彷彿是挑戰的邀請,他玩味地一笑,卻包涵著罕見的真誠。




  「可以喔。」



  狛枝下意識的想和對方握手以示友好,卻在動彈不能的時候想起了現在的立場,不由得苦笑起來。

  然後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吻了上去。


  啊啊。

  ──果然還是這副撲克臉啊。

  真沒趣。




  「初次見面,我是狛枝凪斗。」

  「同作為”絕望勢的希望方”,請多指教。」



  無視對方的自我介紹,亦不顧狛枝溢出嘴邊的嘲笑聲,神座轉身離去。關門後卻沒有即時離去現場。



  「……真無聊。」



  希望也好,絕望也罷。

  ──其實哪邊也沒所謂。

  只要能夠在無止境的無聊時光中稍為找到一絲的樂趣,便是他唯一的生存意義。

  神座用手拭擦了唇角,卻怎樣也擦不走上面殘留下來的溫度。




###




  被遺留在密室裡的狛枝凪斗,在神座的幫助下連幸運也不用使用、便輕易解開了身上的全數繩子。他蹲下身把被主人拋棄掉的領帶撿起來,毫不在意領帶上的唾液,把鼻子湊近然後深呼吸。



  啊啊。

  這是希望的味道啊────







-完-

 

後記:

還記得第一篇的彈丸同人便是寫神狛w 然後近兩年多竟然沒有再寫神狛真的是太意外了^q^

都是絕望勢力卻在表面上沒有聯手的神座和狛枝

不就代表了絕望時期的腦洞可以大開了嗎www

儘管在第0章船上的兩人說是初次見面 但現在絕望篇有初遇的話 除了在遊戲進行前被洗掉記憶 不然神狛的合作是絕對有可能的不是嗎/////(私心大開

雖然第9話的動畫劇情多少有點失望 可是只是第8話也足夠prprpr///還是要感謝官方制作彈丸3m(_ _)m

說一下這篇腦洞w 狛枝最後把神座棄掉的領帶擅自當成定情信物了ww


评论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