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彈丸論破-狛日《長期規劃》

*未來機關狛日設定

*短篇《調派申請》系列文+前傳,可單獨服用w

*遲到的日向生賀(?



長期規劃(狛日)





  在非官方所舉行的投票活動中榮獲《最具潛力成為未來機關下任會長》第一名的日向創,與本人的意願無關,周圍的人似乎都對超高校級的未來的他抱有很大的期望。這樣的他今天的心情和外面放晴的天氣呈現反比。不但只是今日,消極的情況已經持續了好幾天了,讓原本會像蚊子一樣繞在身邊轉的女同事們都不敢輕易接近。日向創本人卻對自己做什麼都提不起勁的原因一頭霧水。


  分部的空氣悶熱,日向鬆了鬆領帶深呼吸一口氣,他正想帶著研究資料前往資料館的步伐卻在想起到已是午飯時間而折回來。

  「唔……是不是請假休息比較好呢?」缺失了一塊拼圖的失落令日向禁不住嘆息,明知不會得到回應還是禁不住嘀咕:「不過放假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想幹啊……倒不如工作還比較好。」


  沿途經過人潮擁擠的食堂門口時,日向意外地被一把熟悉的聲音叫住了。


  「喔?這不是日向嗎?在自言自語什麼啊?」身穿高質的絲質條紋西裝的,除了特別活動的日子外,鮮少會在分部露臉的九頭龍冬彥。

  「啊九頭龍!很久不見。」碰見昔日同伴讓日向緊繃的精神不由得放緩,他一掃先前的陰霾,笑著跟九頭龍打招呼。

  「噢!啊對了,今週末的活動,你能聯絡上狛枝嗎?他還沒答覆我們來不來呢。」

  九頭龍指的活動是早前七海千秋和兔美邀請大家到島上舉辦燒烤活動。

  「哦好啊。」

  「謝啦,畢竟你和他關係最好呢,之前拜託左右田,那傢伙還一臉嫌棄呢。」

  「啊哈哈……」儘管沒有親眼目睹,日向彷彿都能想像左右田的表情。

  「對了,要不要順路一起吃個飯?佩子也一起。」

  日向頓了頓,接著苦笑著婉拒:

  「謝謝邀請,不過今天我帶了飯盒,來不了。」

  畢竟今天實在沒有這個心情。

  「是喔?沒關係下次吧。」

  九頭龍似乎隱約察覺到什麼,他沒有再追問,僅是伸出手搭上日向的肩膀。對於九頭龍的體諒和支持,讓日向再次深感有同伴在是多麼幸福的事。


  「好,掰掰。」



###




  “吶狛枝,今個週末大家約好了在島嶼上燒烤,你好像還沒給答覆?”把最愛吃的草餅當成飯後甜品留到最後,日向邊把玩著叉子,邊與狛枝凪斗通電話。

  “抱歉,難得大家不計前嫌邀請我,真的是高興都來不及啊!…可是很可惜,那天要值班所以來不了。”

  “誒?可是那天不是週末嗎?況且你這星期都在加班吧?沒有休息嗎?”

  “嗯…嘛我們這邊的部長好熱血地說要拼什麼業積,真是服了他。”

  “你那邊的部長不是人。”

  “哈哈…嘛其實我都在打算申請調派部門了。”狛枝的聲音滲雜了些許的寂寞,“畢竟,和親愛的日向君不同部門,不能當面調侃你實在很沒趣呢──”

  “有種你就在調派申請書的理由上面這樣寫。”

  “哈哈,不錯呢。”


  短暫的沉默後,日向再次問道:


  “你真的來不了嗎?我、……我們很久沒見了吧。”語氣滲雜出想與戀人見面的渴求,誰會聽不出來?

  鼓起勇氣詢問,得到的卻是電話對面的人的輕笑聲。

  “……日向君這麼熱情,是想要誘惑…──」

  “我不是在跟你開玩笑!”被狛枝輕挑的態度惹火的日向打斷了狛枝的話,察覺到情緒波動過大的日向連忙想要解釋:「不…我…──」

  “抱歉,日向君。」結果這一次狛枝率先道歉,露出了日向看不見的苦笑,裝作不在意地接著說:「幫我跟大家打聲招呼吧。”


  道歉,是因為工作繁忙來不了活動,還是…──


  “……好吧。”


  還是實質是不想見我──?

  想要見面的,原來只有我嗎?


  掛線後,日向雙手交叉疊放在唇前,臉色一臉凝重,散發出令人不敢輕易靠近的氣息。 


  好、想、去、約會啊啊啊啊啊啊──!


  日向拼命在心底吶喊,表面上仍舊絲毫看不出他內心澎湃的情緒波動。壓抑已久的情緒在下一秒便要不受控爆發似的,但被本人壓抑了下來。

  正確一點不是本人,而是在既是日向創,亦非日向創的,在他體內的另一個存在的人格,天生所擁有的冷靜和理性維繫著那快將要斷裂的理智線。

  腦內響起了一把讓他聽起來多少會產生違和感的聲音,畢竟是自己的聲音,卻說出非自己想想的話。


  ───真無聊。真搞不懂你為什麼就為了那個約會什麼的,在自尋煩惱。


  「是……呢。到底為什麼呢?」


  為什麼會這麼想見他。


  ──要見那個變態的話,隨時都可以吧。


  的確,又不是遠距離戀愛。可是──


  「不……要是我硬是要去見他的話,不就是為他製造麻煩嗎。只有這個我不想發生啊。」


  ──………


  「誒?出流等等你想要做…────」




###




  因為受不了日向每天像是見不到戀人的少女的吶喊,逼使了一直坐視不理的神座出流行動了。坐長途車來到狛枝工作的分部。因為身份特殊的原因他使用了能力,非法入侵了分部,能夠在轉角處遇見狛枝之前毫髮無傷。


  「日、唔…──」

  在狛枝發出驚呼引來其他的守衛之前,佔據了日向大部份的意識的神座二話不說便把狛枝的嘴巴掩住,把他拽往辦工室去。


  「誒?為什麼日向君…不……您是神座君吧?」

  儘管日向的外表完全沒有改變,狛枝還是能夠一下子便認知到內裡的人並不是他熟悉的日向創。

  「請別對我用敬語,請別跟我說話,請別令我分心。」

  「等等?神座君到底…──」

  「──請您出去。」


  被神座趕出門外的狛枝呆立了一分鐘不到,便聽見裡面傳來了”可以進來了”的呼喚聲。狛枝彷如處於五里雲霧的境況中,打開門。


  沒想到甫打開門便被神座瞪出了一身汗,狛枝在腦內飛快地想自己剛才做了什麼惹得對方不開心的事,卻沒有絲毫的頭緒。


  「……那個神座君?」

  「所謂的工作只是這些嗎?」

  「誒?是啊……咦?神座君你該不會把我的工作全都已經……──」

  「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所以,是你欺騙了創嗎?」

  察覺到狛枝的工作並沒有日向想像的堆積如山,認為狛枝騙了日向感情,神座長髮都倒豎起來了 揪起了狛枝的衣領。

  「停停!停!抱歉神座君我可以跟日向君解釋的!請給我機會讓日向君解釋好嗎?!」狛枝氣急敗壞地說道。

  「我說過了不要對我用敬語。」

  所以到底是誰說超高校級的希望是以所有的情緒換來的人工希望?!告訴我這不是在生氣嗎?!怎樣看都是在生我氣吧?


  「……誒?這裡是………?狛、狛枝?!」

  「日向君你聽我說!」不給予日向有回過神來的時間,狛枝兩手按住日向的肩膀,因為激動而控制不了力度,捂得日向隱隱作痛。

  「哈啊?怎、怎麼了啊突然一本正經的…──」因為意識深潛的緣故,日向並不知道狛枝與神座的互動,更加不知道狛枝的性命受到威脅,他皺著眉不解地問。

  「我昨天熬夜把大部份的工作完成了,為了明天可以參加島上大家的燒烤聚會,可以……見日向君,所以日向君是我今星期在絕望底下加班中,唯一的希望啊!」

  「……狛枝……」

  原來想要見面的,並非只有自己一人,狛枝為了他,也在孤軍作戰。

  在這種時候要說什麼才好呢。

  不,要說的話很簡單吧──


  「謝謝。」

  日向輕輕的把他的唇瓣貼上狛枝的,讓人眷戀得不想離開的觸感使單方面被吻的狛枝燃起了情慾的苗頭,拽住日向的手臂逕自把輕吻變為激動的法式舌吻。


  「日向君,臉好紅呢。」

  「唔…───!」


  日向熾熱得緋紅的臉頰在剎那間轉淡下來,水漾的眼眸也黯然下來的瞬間,狛枝便暗自叫糟了。

  因為他知道這是日向因情緒波動過大,下意識地縮回了深沉的意識裡,而主意識會與神座交替的先兆……


  「等等日向君別逃啊別讓我和神座君單獨共處啊痛痛──神座君你是沒聽見我剛才的解釋嗎?多虧你我和日向君才總算和好如親交換了希望的親、痛痛痛…──」


  愛情較於工作,是更需要長期規劃。


  ────無聊。







-完-

後記:


所以神座的生氣原因是因為硬是吃了狛日兩人的閃光彈吧(笑)

話說這篇在希望篇播之前就已經在寫了,可是寫到希望篇都播完了才完稿

真的是差點就要卡稿卡到砍掉重鍊了(。

話說希望篇真的可以讓一切都變得可以原諒了!!彈丸3說失望的絕對可以寫上一大段文字但希望篇HE的福利真的可以讓我的狛日魂活下去了!!

下篇狛日好想寫希望篇衍生的狛日啊prprpr 雖然沒有加入未來機關,不過那種機關不入也是好的^q^(望未來篇

那麼感謝閱至此w 希望能在下一篇狛日再見面//

评论(7)

热度(47)

  1. 艾丽丝飄雪降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
    飄雪降雨:
  2. 艾丽丝飄雪降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禁血红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