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聲優-野神《最有效的散瘀方法》

*生腐有,慎入

*神谷浩史2017生日賀

*一如既往的甜,小品,十四松上身的D有www

 

 

 

最有效的散瘀方法(onkm)

 

 

  感同身受──他,神谷浩史知道這只不過是漂亮話。

  無論親身的經歷和過去有多相似,人是無法完全感受別人的痛楚。就算透過想像與別人的疼痛共鳴,亦無法完全設身處地了解他人所感受的、所需要的。

  所以”我理解你的痛苦”什麼的漂亮話,他說不出口。

  當他目睹他的同居兼戀人的聲優後輩,脫下了褲子露出圓滾滾的臀部,在上面那刺眼的一塊瘀青讓神谷心情複雜地皺起了眉來。

  「唔……」小野大輔以一個莫名搞笑的姿勢轉過身,手裡似乎拿著藥膏,想要塗藥,卻因為看不見瘀青的位置而在摸索中。

  視線在回過頭的瞬間對上了。

 

  「啊……神、神谷桑?!」今天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小野驚呼一聲,連忙拉起褲子想要遮掩臀部,因為太焦急的關係差點在床上踩了個空。那個慌忙的模樣像極了和小三偷食被撞破的樣子,讓神谷哭笑不得。

  既然如此,神谷也用捉姦在床的冷冽口吻問道。

  「可以說明一下這是什麼回事嗎?小野大輔桑?」

  「呃……」

  小野知道每每神谷把他的稱呼由”君”改成”桑”的時候,總是打著壞主意的時候。

  趁小野拼命思考藉口而遲疑,神谷跨出一步”咚”一聲地趴下了小野的褲子和胖次。

  「咿啊──浩史真熱情。」

  「拜託可以別發出被人非禮的少女聲嗎?很噁心啊──」神谷揮開小野遮住屁眼的手,緊瞪著上面那青一塊,紫一塊的疼傷,問:「怎樣弄到的?」

  聽罷,小野挪開了視線:「嘛上次大大大大感謝祭的時候,我在後台不是想要炒熱氣氛又在地上滾了圈嗎?大概是那個時候弄到了吧。」

  「那個時候我也在場啊?不見你有撞到可以疼青這麼大一塊的東西啊?」

  「誒?不,可能是神谷桑沒看到…──」

 

  神谷嘆了口氣,不想再和小野拉鋸,朝他伸出手,打斷了他的話。

 

  「──散瘀藥膏,給我吧。在那個位置很難塗吧?我幫你塗藥。」

 

 

###

 

 

  「……你疼青的地方是臀部吧?為什麼連上衣都脫了啊?」

  看著那個一副興致勃勃的脫至全裸的人,神谷還是反射性地吐槽了。

 

  「嗯?這樣塗藥比較方便吧?」

  ──明明就是你喜歡脫光而已吧?

 

  小野背脊朝天地躺在床上,一副任人魚的樣子,側臉還能瞥見他嘴角那愉悅的笑容,神谷看著就覺得特別火大。不過提出要幫忙塗藥的是他,總不能臨時退縮吧?

 

  「吶吶浩史不是要塗藥嗎?快點──快點──」開始得意忘形起來的小野君邊扭動著屁股,邊催促著神谷。

  「………」火冒三丈的人差點就想要朝那個結實的臀部踹上一腳。不斷在心裡默唸著”冷靜”才把這個衝動壓抑下去。

  就像是要藉以報復,神谷二話不說的把食指沾上了藥膏,然後用力地往疼青的位置上揉搓。

 

  果不其然聽見某個人氣聲優的狼狽不堪的聲音。

  「痛痛痛痛痛──!輕力一點!拜託輕力一點神谷桑!」

 

  「吶,是不是要減輕次數了?」神谷把話說得極輕,像是氣音的話仍然能夠傳進了小野的耳裡。

  「……嗯?」

  「這疼青是我造成的吧?為了達到舞台演出目的……不,多半也有滲雜自我衝動?而對你起飛踢吧,我沒有好好控制力度所以才…──」

  小野拽住了神谷幫他塗藥的手,一面凝重地對上他的眼睛,說:

  「神谷桑。」

  「誒?」

  「請不要減少次數!盡情放馬過來吧!」

  「……哈啊。你覺得可以的話就……這樣吧。」神谷搔了搔臉,帶點羞恥的低聲說道:「…下次我會嘗試控制一下力度……」

  「謝謝,浩史!最喜歡你了!」

  「笨、笨蛋嗎你!」……不,是抖M吧?

  「我是!」

  「笨…唔──等等你不要撲過來啊!給我穿上衣服!」感覺下身碰到了什麼熱熱的、硬硬的東西,神谷紅著臉地使勁推開突然發情的大型犬。

 

 

  被說是笨蛋也好,變態也罷。

  就算無法理解你的痛楚,但我可以為你分擔苦痛。

 

  因為我只不過是想一直佔據那個位置──

  你心目中的那個、特別的存在。

 

 

 

 

-完-

後記:

神谷浩史誕生日おめてどうございます!昨晚睡死了結果賀文沒有踩點發@@

為什麼基友看完會不斷說這是神野呢?明明就是野神啊^q^

一向精神是抖M的D桑的通常運轉不是嗎www

玩太大最後有點強行HE的感覺應該是錯覺?(喂

我其實只想寫脫光光的小野君!(握拳(太太你醒醒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