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雪降雨

這裡是星雪兒( ´ ▽ ` )ノ
繼鮮網後新的文章庫存地
低產星人^q^
目前以彈丸論破狛日狛/神狛|聲優onkm為主要創作
偶然會生產別的本命CP
留言感想感謝


噗浪本家:http://www.plurk.com/starssi865
微博:
http://www.weibo.com/1885769603/
天空:
http://blog.yam.com/starssi865

MHA-勝出《反抗聲明》

*與某動畫的ED曲沒有直接關係w

 

 

 

反抗聲明(勝出)

 

 

 

  就如同與All Might相遇前的綠谷出久無法想像擁有個性是什麼一回事,雄英一年級生的綠谷出久也未曾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出於自己的意識,反抗他那個脾氣暴躁的幼馴染。

  綠谷出久惴惴不安地抬起眸子,剛才衝動而脫口而出的話令他的幼馴染兼戀人擺出了一副臭臉,怒瞪著他的視線愈發銳利,彷彿下一個瞬間爆豪勝已的右手便會捂住他的臉放倒他。

 

  「……你剛才說了什麼?給老子再說一遍。」

 

  儘管現在爆豪的神情很沒有說服力,但是綠谷幾乎可以肯定今天爆豪的心情很不錯。不然在剛才綠谷出久作出違抗的瞬間他就已經被對方二話不說按倒在地,而不會給他”修正發言”的機會和讓步。

 

  既然爆豪都憐憫他給了他一個下台階他,這裡為了安全起見應該要識趣地接受爆豪的好意。綠谷是一個聰明人,就算爆豪不作出暗示他都能夠理解。

 

  可是、可是……

  ──這樣下去真的好嗎?真的可以嗎?作為一對幼馴染,不、作為一對戀人。完全不能提出主見,出於畏懼而對另一方完全的服從,這樣的關係持續下去真的是健康嗎?綠谷不禁對此抱持疑問。

 

  再說,因為那件事實在是佔用過多的私人和休息時間,無論他多疲憊還是會勤於每天更新的”面向未來的英雄分析”筆記本已經連續三天沒有更新了。他的忍耐也已經接近極限,今天他無論如何都要更新筆記!

 

  綠谷鼓起勇氣,立定決心要反抗,往前踏出一步──

 

 

  「我說,”不、要”。」

  「…臭書呆子你…──」

  搶著爆豪爆發之前,綠谷利用他平時自言自語訓練出來的語速優勢,喋喋不休地將他平時敢說和不敢說的一口氣表白出來:

  「因為啊小勝最近真的是有點太過了啊,我知道考不到臨時執照的牌照多多少少會讓你有點焦慮可是凡事都要適可而止啊過多無益小勝不會不知道吧?每天而且還起碼兩次以上我真的是吃不消啊小勝可不可以站在我的立場考慮一下就算不想還是被小勝半強逼地拖上床的我的心情啊。」

 

  對那個平時朝他說話總是吞吞吐吐大半天,很少會主動跟他表達意見的幼馴染的突變,錯愕過後的爆豪第一反應是他的廢久該不會是中了敵人的什麼奇怪個性的疑問。

  然而,爆豪的氣勢並沒有因此被綠谷蓋過,他的神色愈來愈深沉,然而嘴邊彎起的孤度驅使綠谷背脊發寒。

 

  「哈──?過多無益?吃不消?半強逼?」爆豪動不動就發怒使他們的交流有九成都是身體的接觸。今天的爆豪在動粗之前竟然會動口,他戲謔一笑地迎擊:「是誰被我拖上床在床上嗯嗯啊啊地叫個不停?」

  「……嗚、…──」爆豪調侃的情話令綠谷雙頰瞬間一熱,差點就跟著對方的節奏跑,他搖了搖頭,慌忙趕跑熱度:「更何況今天……做的話很糟糕吧。」

  爆豪狐疑地挑起眉,似乎一時三刻理解不了綠谷的意思:「為啥?」

  「……誒?」爆豪一副好整以暇的神色令綠谷不禁怔了怔懷疑自己記憶出錯:「明天你不是有臨時執照的考試嗎?」

  「啊。」爆豪頓了頓點頭。「好像是。」

  好歹是以職業英雄還是No.1英雄為目標的啊考試的日期好好記住啊!

  「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我說廢久。」把綠谷威迫到房間一角,爆豪的氣息接近得彷彿要與他同調:「你這個混蛋臭書呆子該不會敢懷疑我在床上的耐力?」

  ──完全誤會啊爆豪先生!方向完全錯了啊啊啊啊啊啊我就算懷疑也是懷疑自己哪敢懷疑你啊啊啊爆豪先生!

  「不不不不不不不──」綠谷徹底慌了,支吾了好一陣子差點找不回自己的聲音。

  「不然是?」

  綠谷知道說到這個份上怎樣說也說不清,他撇嘴不發一言,在心底裡已經做好被爆豪揍上床的覺悟了。

  然而,預想中的拳頭和疼痛都沒有來臨。有的僅是突如其來的沉默。綠谷悄悄地往上望,對上一雙火熱的赤瞳。

  爆豪怒意仍在,可是理性卻他情緒平伏下來,沉默著思忖著什麼。

 

  「不想要…──」

  「嗯?」

  「不想要開口說很難?」

 

  綠谷可以發誓,他是第一次從爆豪的憤怒表情上讀出了”悲傷”、”失望”的元素,他不可置信地瞳大眼睛。半晌後,爆豪斂去了臉上的表情,掉過頭就要走。

 

  「等、…小勝──!」

 

  要是現在讓爆豪離開的話,綠谷有種兩人的關係會因此破裂的感覺,無聲定的恐懼像毒一樣瞬間漫延全身,他往前踏出一步想要拉住爆豪的手臂,腳下的重心一傾,絆到腳眼見就要倒下。

 

  綠谷掉進一個溫厚的懷抱裡。

  那是趕在他碰到地面前接住他、戀人可靠的臂彎。

 

  「笨蛋廢久!有哪個英雄會在家絆腳跌倒啊?」

 

  真是可靠得讓人禁不住眼眶發熱。

 

  「抱歉……小勝……嗚對不起………」

  「……別哭了啊。再哭揍你啊?!」

  「嗚嗚嗚…──」

  「、…──啊啊可惡媽的!」就連被敵人拐走都冷靜不己的爆豪竟然會露出了慌亂的姿態,可是卻又不會安慰一個因為他欺負過了頭而哭個不停的戀人。

  糾結了大半天他的幼馴染的眼淚都差不多流光,最後得出的結論是總之先把人拐上床。

 

 

  那一夜,

  ──是綠谷出久達成了連續四天沒有更新英雄筆記成就的晚上。

 

 

 

 

 

-完-

 

後記:

 

我只是很喜歡看怎麼玩死自己的出久(ry

被親友說我最近喜歡上玩黃梗好黃什麼的,明明黃梗好玩www(你走

反抗起來的出久好棒喔喔喔喔卡醬起初一點都沒有急因為早知結果了吧ww

好像前後足足足有四個月沒提筆了,幸好感覺沒有跑掉好多^q^

如果可以的話想聽聽讀者的感想,一起交流幼馴染塞高!!!!(打call

评论

热度(24)